目前日期文章:201301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吳純箴,會渴嗎?還是妳會餓?」

  「吳純箴,妳放學要去哪裡?我知道有一個不錯的地方喔!」

  「吳純箴,需不需要我來幫妳提東西?」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說你接下來就不見了?」王南翟驚呼,引起班上其他同學斜眼看了一段時間。

  「先冷靜下來,一定要惹人注意你才甘心嗎?」冷常暉從容說著,但王南翟無法遵照冷常輝的指示。

  事情是這樣的:書展當天,冷常暉與王南翟分開後,直接返家,壓根沒有之前口頭上保證過的「跟監行動」,任王南翟獨自與吳純箴相處了好一段時間。現在王南翟只要一想到自己在書展當天的所作所為,不由得想將去年的年夜飯給吐了出來。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也該約她出去了吧?」冷常暉一臉認真,王南翟險些被口中的魚丸噎死。

  午餐時間,王南翟還是習慣一個人在合作社的餐廳角落吃飯,冷常暉索性與他同行,反正在哪吃飯冷常暉都不會在意,只要那個地方看起來不會實不下嚥就好。

  「咳、咳咳……你……能不能……咳!再說一次……?」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拳擊手回到自己的角落,渾身慘白即是戰鬥的結果。或許過程中流汗、流血、甚至是流淚,就連對手的資料也不知道摸了幾百遍了吧?然而結果就是結果,這東西在某些因素下,並不會與過程中的努力畫下等號。

  害怕所引發的頭暈症狀,路面都在搖晃似的,想走都無法走好。可能是血液衝到腦袋的緣故吧,視野所見的景物處處有著內旋的螺旋,整個世界有如天旋地轉那般。

  有人說,頭昏眼花時最容易錯把異性當成一見鍾情。然而,王南翟的狀況只是因為心理壓力過大所導致。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啊啊……」王南翟又是一個長嘆。

  通常王南翟都是在第一節課與老師一起進教室,即使是上暑期輔導也不例外。但今天王南翟卻很反常的起了個大早,成了今天第一個進教室的人。這種舉動雖讓班上一些同學感到驚訝,不過稍後又恢復到原本的樣子了。

  王南翟今天第二個反常的地方,就是他沒有拿起小說就看。非但沒有看小說,王南翟時而嘆氣、時而雙手捎著頭髮;他兩眼呆滯、空洞無神的看著前方——跟吸毒沒有兩樣。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就在王南翟跌倒的某日,他戀愛了。

  基本上來說,台灣的夏天是很熱的。這是為什麼呢?這是因為台灣包含了熱帶、亞熱帶等兩種氣候特性。這部分屬於國小地理。再加上人類們每日所造成的各種空氣污染,連帶的溫室效應讓台灣的熱度每年直線上升,濃厚的濕氣更是讓這股熱流惹人煩躁。這部分更屬於國小常識。

  總之,台灣的熱,真的是熱到受夠了。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專門替人實現……願望?」

  「嗯,是啊。」史利答道。看那張毫無表情的臉孔,亞曼根本猜不出那是否為玩笑話。不過,對於這句話,亞曼自有一番見解。

  「……史利……」亞曼神情嚴肅的盯著史利,良久後,才一字一句慢慢說出、沉重無比。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像從頭到尾都在講哈特的糗事呢。」史利提醒道。畢竟,哈特已經因為這樣而窩在角落數分鐘有了。

  「因為哈特總是少根筋呀!」亞曼哈哈大笑。被一名十歲小孩如此笑話,哈特在一旁自暴自棄的如此高喊:

  「對啦!反正我就是少根筋啦!」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男孩來說,那或許是除了奶媽凱兒,與保鑣哈特之外,第三位可以談心的好朋友。

  與平常所見的醫生不同,他從來不穿白袍、從來不曾散發消毒水的氣味、從來不曾開藥、從來不曾拿出冰涼的聽診器輕貼男孩的胸前,傾聽那微弱且無規律的心跳。從任何角度來看,他都不像男孩認知中的醫生。不過,男孩覺得這樣很好。

  男孩不怎麼喜歡白色,畢竟上面什麼都沒有,只有無聊。男孩不怎麼喜歡消毒水的氣味,那會讓他想打噴嚏。跟其他小男孩一樣,男孩當然不喜歡吃藥。還有——聽診器冰涼感,總是令他寒毛直豎。所以,男孩很喜歡他,雖然父親稱他為醫生,但卻不會令男孩產生對普通醫生的隔閡感。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不容易救下了凱兒,芙萊可真是累得筋疲力盡,但她不能就此退縮,還有校長與康門這兩道關卡。

  「進去吧!」

  康門推開門,一把就將芙萊給推了進去,使她不禁踉蹌了幾步,險些跌個狗吃屎。為了不讓康門再度抓住自己,芙萊穩住腳步後便飛快的往前走去,不留給康門任何抓住自己的機會。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烹飪教室外飄著一股香味。

  每天都是如此,只要站在烹飪教室外的走廊上,你就一定可以嗅到一股香味。無論是現烤的麵包、餅乾,甚至是各類排餐、熱炒,倘若是特別假日,例如情人節,你還可以聞到一股濃濃的巧克力香。

  但奇怪的是,現在不會有任何香味從裡頭飄出來才對,因為現在這個時段並沒有任何烹飪課。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放在第三格上……對,就是那裡。」

  「放在最後面嗎?」

  「不,幫我放在藍色和黃色的中間吧,我習慣它擺在那邊。沒辦法,老年癡呆了,永遠只記得老位子。」哈斯彼德哈哈大笑。芙萊與凱兒也陪他笑了幾聲,直接把手中的檔案夾塞到指定的位子中。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片朦朦朧朧,黑與白相互交錯,灰則是在那之間緩緩流動、游走、交織出一個個明與暗的漩渦。芙萊覺得頭昏腦脹,她想起身,手腳卻不聽使喚的發著抖。

  試著出聲,但她聽不到自己原有的活潑嗓音,而是斷斷續續的輕微呻吟。隨後一陣強烈得暈眩感襲來,一時間芙萊覺得天旋地轉。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看樣子,自己似乎傷得不輕。

  過一陣子後,芙萊的雙眼終於能看清面前的東西了。一排排整齊的白色方格在遠處,正中央還有一條發光物……那應該是天花板吧?醫護室的天花板。每次一遇上討厭的課,芙萊就會睡在這,她對此一清二楚。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真的,凱兒,要不是妳有提醒我的話——我還真不知道那傢伙還再穿著冬季制服呢!」芙萊如是道。

  「妳說就說,別那麼大聲啦……要是被聽見的話……哇啊!妳在摸哪裡?」

  「抱歉,誰叫這裡有點窄呢……」芙萊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太陽慢慢的落入西方,在最後的掙扎中,綻放最為紅艷的晚霞,替世界撫上一層金紅色的光芒。街道上悉悉落落,放學下班的人並沒有多少活力,他們就像自己被拉長的影子一樣,拖著沉重的步伐,緩慢的順著歸途前進。

  然而在這種時候,依然有人能精神百倍,為了自己的信念,不顧嚴面的在路上高談闊論。芙萊.旺特。

  「翼人,他一定是翼人啦!」芙萊肯定的大喊著。當然,凱兒依然是同樣的表情與回答: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芙萊的手抓得很緊,就像母獸保護著幼獸般努力抓緊,並且全力奔跑。夫雷克雖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個正著,但還不至於到達驚慌的地步,因為現在的他雖緊追在後,呼吸卻異常平穩,彼此奔跑的節奏也配合得上,簡直像是知道芙萊早有這個打算一樣。

  兩人手拉著手,穿梭在下課後的走廊。一路上,芙萊一邊揮舞她空著的左手一邊高聲吶喊,只希望盡可能的驅趕擋路的人群。而她也真的成功了,沿路沒有半個人膽敢擋在她的面前,全都紛紛驚慌失措的往旁閃去,然後彼此跌個東倒西歪。

  這就像一齣鬧劇,劇中的角色們幹著荒腔走板的事情,再配上稍嫌雜亂的熱鬧音樂,雖然不明白劇中人物到底為了什麼目的,但依然能讓人看得興趣十足、拍手叫好。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世界和你所認識的差不多。

  早上會因為鬧鐘的準時咆哮而被迫醒來,你會在一陣迷茫中將鬧鐘按下,亦或是直接將其甩至牆上,弄個稀爛以求安寧。

  抓抓散亂的頭髮,你帶著依然半閉著的雙眼進入浴室,你會上個廁所,或者是洗把臉、刷刷牙。總之,你會在浴室中把自己做一日中最初的打理。沒有人會喜歡一個人毫無精神且散漫髒亂的樣子。無論你我。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雙翼延展 顫抖 瑟縮

  花莖攀附 蔓延 帶刺

  這是道禁令 懲罰 古老的詛咒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傳奇消失了……嘛,這也是早已註定的事情。

  南翟站在唬尾夜市的走道上。之前,他為了能交到女朋友,而在這裡尋找傳奇的身影。當時的他,孤身一人,不僅莫名其妙的碰上傳奇,更莫名其妙的因為傳奇的計策而遭來一頓追打。

  雖說那時是逃掉了,但沒想到幾個星期後,還是怎麼也避不掉。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希望,我能一輩子守護妳,這是我唯一的願望。

  純甄,妳是我的開始,亦是我的結束。當初,我因妳而死,現在,我亦因妳而生。

文章標籤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