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身軀、紅色大衣、白色鬍子、再加上一旁紅鼻子的馴鹿。若是能再給些禮物的話……

  ……那,就是聖誕老人了吧?

 

 ◆            ◆

 

  「魯道夫,吃慢一點、吃慢一點……」

  我輕輕撫摸著魯道夫的毛皮,希望如此動作能令牠吃得緩些。再怎麼說,魯道夫是我一手養起的馴鹿。要把平常野生的馴鹿當成家畜來飼養,我本身的確花下了不少功夫。更何況,像魯道夫如此特別的馴鹿,其馴養過程又是更為吃力的一件事。

  ——牠,是嗜食生肉的馴鹿。

  「吃慢一點,魯道夫……」

  看著牠利爪一般的粗大鹿角,我親暱的喊著牠的名字,且像平常一樣一手挽著牠的脖子、另一手則撫摸牠的下巴。溫熱的黏液不斷從口中流淌,直到我的左手滿是如此,但我一點也不覺得厭惡。因為我很清楚,魯道夫吃得相當開心,所以才會如此猴急。

  「慢一點,別噎著了,喔?」

  啪嚓、啪嚓、啪嚓……嚼食的聲音,迴盪在這片白銀雪地之中,隨著薄雪緩緩下降的沙沙聲,彼此交織而成某種靜謐的小調。一首十分適合聖誕節的小調。

  ——一首十分適合眼前這名賤人的小調。

  「或許,搭配鈴聲也是相當悅耳的存在呢?」

  望著眼前那名賤人,我輕輕微笑著……話說回來,魯道夫的動作還真快。明明只過了半個小時而已,那賤人的下半身幾乎只剩下斑斑血跡的白骨……不過,這樣對魯道夫而言,會不會太過油膩了呢?畢竟在生前,這名賤人真可說是油腔滑調。要不是我及早發覺,自己很可能還會就這樣被矇在鼓裡吧?

  「賤人,如果魯道夫因為這樣生了什麼病,我可不會輕易饒過妳的……」對著賤人那張猙獰的嘴臉,我冷冷的吐了一口口水。當然,這樣還算便宜她的了,畢竟只要一回想起我與她之間的各種過往,我就不自覺得想吐!

  啊,對了,還有……

  「魯道夫,慢慢吃,我都差點忘了呢……」

  我緩緩轉過頭,看向一旁被我綁在樹上的年輕小夥子,悠悠笑道:

  「抱歉,差點忘了你呢,小公狗!都怪我剛才似乎太衝動了些,砍得我都把你給忘了……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那名年輕人沒有說話。當然,因為我不准他說出任何話。在我當家做主的時候,理應是不能有任何人插上半句話的。為了讓那年輕人理解,早在一開始,我便把他的舌頭、當成了給魯道夫的開胃菜。

  不過,年輕人就是年輕人,生命力完全和那名賤人不同。即使拔掉了舌頭,到現在依然還有精神在那邊呼吸……還是說,這是我臨時起意而塞入雪球的功勞?因為冰冷而讓血管收縮、導致出血量大大減低……有時候,我還真不得不佩服自己!

  我回過頭來,魯道夫已經開始在啃咬賤人的左胸,就連鹽水袋都被牠給狠狠咬了開來……喝下那些東西,會對身體造成任何影響嗎?還是單純可以為賤人的屍塊加點味道?看樣子等這一切都結束之後,我還得帶魯道夫去看看醫生才可以。

  「……啊,不行,現在應該只能專心處理一件事而已。」我將視線再度放回年輕人的身上。雖然他已是近乎崩潰邊緣,但一看見我卻仍保有恐懼的活力。這樣非常好。

  ——這樣,才有動手的價值。

  「在這大冬天的,你能顫抖多久呢?小公狗……」

  我一邊微笑、一邊緩緩舉起小刀——登時,鮮紅四灑!

 

 ◆            ◆

 

  那天,女孩看見了聖誕老人。

  「妳,是乖小孩嗎?」

  在此之前的十一年,女孩都不曾相信過聖誕老人的存在。在她殘破的小屋之中,除了嗜酒父親的打罵之外,她連半點溫暖都感受不到。而在聖誕節這樣如此的節慶中,自身的不幸感更是愈發強烈。如此沉痛的不幸,不僅打擊著女孩瘦弱的身軀、更擊碎了她希冀奇蹟的心靈。就在這一天,她決定從橋上往下一躍、讓自己橫臥於河床的浮冰。

  不過,就在她打算跳下去的瞬間,聖誕老人卻出面阻止了她。

  「妳,是乖小孩嗎?」

  就像是故事中說的一樣。身穿紅衣的肥胖身軀、一大把的白鬍子、還有那猶如太陽一般的溫和微笑。而在聖誕老人身後,是那隻紅鼻子的馴鹿!而馴鹿身上所駝的小布袋,不就是準備送給好孩子的禮物嗎?眼前的一切,全都和故事所說的無一不像。

  「那是……魯道夫嗎?」

  女孩怯生生的問道,聖誕老人只是回頭望了紅鼻子馴鹿一眼、並且點了點頭:

  「是啊,孩子,牠就是魯道夫。那麼,妳會是個乖孩子嗎?」

  「……我不知道,聖誕老人……」女孩默默的低下了頭:

  「以前,我一定是個壞小孩,因為我一直沒有看過您,更沒有收過您的禮物……而且,我甚至還差點不相信您真的存在過……」

  「噢,孩子……」聖誕老人輕輕笑了幾聲,接著道:

  「我想,我一定是不小心忘記妳了……這樣吧,做為補償,妳想要什麼禮物呢?」

  「真的?」

  女孩不敢置信得瞪大了雙眼,而聖誕老人則是點了點頭。

  「任何禮物,孩子。」聖誕老人又說了一次。

  對女孩而言,這簡直就是天賜的恩惠。對於禮物,她想要過很多東西,例如上學讀書、甚至於王宮一樣的房子。但比起這些妄想似的願望,女孩從以前就很渴求一樣平日相當尋常、卻又難以取得的東西。

  「……肉。」

  「肉?」

  「肉。」女孩點了點頭:

  「聖誕老人,我家非常得窮,我長這麼大也從來沒有吃過肉……聽說,那很好吃,是真的嗎?」

  「……嗯,是啊。」聖誕老人再度笑了笑。他從紅鼻子馴鹿的身上取下了小布袋、並將之交到了女孩的手中。

  女孩接過了手,那只布袋雖小,但所裝的東西倒也輕不了多少。女孩茫然的看了看手中的布袋、又看了看聖誕老人。當她正想問些什麼東西時,聖誕老人突然伸出一根手指頭、擋住了她的櫻桃小嘴:

  「乖,禮物這種東西,一定要回家才能打開來看喔?」

  在聖誕老人的告誡下,女孩點了點頭,但高興的眼淚卻也同時掉了下來。

  因為,這是女孩第一次收到聖誕禮物。而且,還是聖誕老人親手交給她的禮物。

 

 ◆            ◆

 

  「叮叮噹、叮叮噹,鈴聲多響亮……」

  我輕輕哼著歌,心情出乎意料的愉悅——即使之前,才剛和賤人與小公狗做了訣別。

  我可以很肯定,自己一定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被打入地獄。不過,這種為善的感覺卻又讓我如同至身於天堂一般、高興無比。

  「魯道夫,沒想到你還真成了紅鼻子馴鹿呢?」

  我笑著摸了摸魯道夫的頭,牠鼻前的血跡仍未乾涸,自己也不願意先行舔去,好像是很享受著血腥味滿溢鼻腔的感覺一般。

  不過,對於這種感覺,我也是一樣的。

  「明明出來之前,是穿著白睡衣呢……這樣應該不會感冒吧?」

  看著自己被染紅一身的濕黏睡衣,我不禁如此自嘲。

  吶,孩子,妳可以繼續當個好孩子喔?不然……

  「魯道夫,你明天想吃什麼呢?約翰肉舖的牛小排如何?」

  ——壞孩子,可就只是單純的賤人而已喔?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