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跑,是我搬到了新住處的新習慣。

  與先前住在熱鬧的市區不同,為了調養身心,新的住所我選擇了一個距離市區約莫半小時路程的郊外住宅區。這裡沒有交錯的大小馬路、沒有擁擠的車陣、更沒有濃烈的廢氣臭味。有的,只是一片不可思議的寧靜,以及難以置信的新鮮空氣。即便只是站在外頭發呆,整個人也會明顯感覺自己健康了不少——無庸置疑,這是一個適合運動的好環境。

  不過,考慮到上下班時間,如果要能夠好好擁抱溫暖的陽光與啁啾鳥鳴,我就得在清晨起床……伴隨著霧氣與每一天第一道陽光?聽起來真是挺不錯的。

  「呼啊——」

  ……話雖如此,要讓自己一下適應如此早起,還真得花些時間才行。第一天起床,我便先在床上滾了約莫半個小時。習慣這種東西的累積,確實不大容易。

  然而「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這句話還真是所言不假。

  「哇……」

  說實在話,自從國小畢業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六點以前起床過了。迷濛的霧氣、自雲層中緩緩透出的微微光亮;閉上雙眼,遠方似乎傳來了一陣陣輕快的鳥鳴;深吸一口氣——呼!冰涼暢快!對於慢跑習慣養成的第一天而言,這算是個不錯的日子!

  「……唔?」

  原本以為,這樣一大清早就只有我才會傻呼呼得爬起來慢跑,沒有想到此時還能看到其他人!那是個有些駝背的老爺爺,就在我隔壁的門口前掃著地……是鄰居吧?果然老人家都比較早起。

  「早安啊!」

  ——冷不防的,老爺爺突然笑著對我打了個招呼。

  剛搬到這邊,對於左右鄰居我並不大熟稔……不,住慣市區生活的我,本來就不會有這種習慣。在一棟又一棟灰色的水泥叢林之間,就連人與人彼此的交流都因此顯得死灰冰冷……看樣子,在習慣慢跑的同時,我也得試著去習慣人情間的溫暖才是。

  只不過,我不是開口回應,反而只是對之點頭微笑……果然,還是會感覺有些尷尬吧?

  就這樣,新的生活展開了。每天除了工作與通勤之外,我也盡力將慢跑一事加入例行事項當中。從最初的賴床開始經過兩個星期之後,我已經能在鬧鐘響起前迅速起身、並精神飽滿的去慢跑……啊啊,這就是變健康的感覺嗎?

  另外,隔壁的老爺爺也是如此。就像全年無休的便利商店一樣,每當我一出門準備慢跑時,他就已經在門口掃起了地,而且無論我起得多早,老爺爺總有辦法先我一步站在門口、並面帶微笑看著我說一句——「早安啊!」

  雖說是親切的微笑,但看在不斷努力早起的我眼裡,老爺爺的存在就像是對手。而我們之間的對決,就是比賽誰比較早起!

  當然,直到現在,我都未曾贏過半回……雖然有些沮喪,但老實說,這也算是相當愉快的一段經歷。透過每天的一句招呼,我也漸漸習慣笑著與之應答。

  ——時間,就這麼過了一個月。

  某天早晨,我起了一個大早。當時天還未亮,遠處的山頭後隱隱泛著微光。我穿起運動服,哼著小調便來到門口。

  「早……咦?」

  正當我習慣性的向隔壁打招呼時,忽然驚覺到一件事——老爺爺呢?

  跟平常不同,總是先我一步在門口打掃的老爺爺並沒有出現。我稍微張望了一下,從門口堆積的落葉看來,他應該是還沒開始打掃才對……難道說……

  「……我贏了?」

  ——真沒有想到!

  這是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在努力了這麼久之後,我終於有機會在他老人家面前耀武揚威!雖然這可能顯得有些幼稚,但從這日常生活中所獲得的小小成就,不也算是一種人生的樂趣之一?

  為了能夠在老爺爺面前得意洋洋的跟他道聲早,我沒有先行慢跑,反而特別在原地等了好一會兒。過沒幾分鐘,老爺爺就會像往常一樣、提著掃把從屋內走出來,而當他見到我時,一定也會稍微愣一下吧?即使老爺爺並不知道我跟他之間有這種比賽,但這種情況任誰看到了,肯定都會小小吃驚一下——就這樣,我等了快一個小時。

  「今天還真是慢哪……」

  太陽已高掛天空,清晨特有的迷濛霧氣也就這麼煙消雲散,附近更開始出現了幾個準備出門上學、以及上班的人們。不過,老爺爺就是沒有出來。

  是睡過頭嗎?還是出門旅行去了?反過來想,假如我像他那把歲數肯定不會乖乖待在家門前掃地吧?老早就拿退休金環遊世界去了!

  我搖了搖頭。或許,只是臨時有事而已吧?但面對這第一次的勝利卻無法告訴任何人,心情難免會有些落寞。我摸了摸下巴,只能暗自嘆氣、準備出門上班。

  接下來一連幾天都一樣,完全不見老爺爺的蹤影,只見門口的落葉越來越多,就像是期待能夠有誰去清掃似的。其中有一天,我甚至親自拿起掃把去他家門口幫忙掃了起來。雖然我不能保證自己能掃得盡善盡美,但至少也希望他老人家回來時、不會被這跟小山一般高的落葉給嚇到。

  這樣的日子,一過又是一個星期。

  無奈的七天過去,老爺爺依然不見蹤影。我無奈嘆了一口氣,但這已經不是為了自身所妄想的勝利,而是無人能道早的孤寂。真沒有想到,只不過是一句早安而已,竟然可以如此左右他人的心情?果然,人情這玩意兒還是相當厲害的呀……

  「喂,你在幹嘛呀?」

  一個聲音正聲問道。我回過頭來,發現一名男子正打開門望著我。對方看上去約莫二、三十歲……會是老爺爺的兒子嗎?可是這樣好像有點太過於年輕了些;就算是孫子,年紀又好像太大了……

  「你到底在我家門口幹嘛?」

  對方又加重語氣問了一次,驚得我有些手忙腳亂:

  「沒、沒什麼,掃地而已……」

  「掃地?掃地幹嘛在我家門口掃?你再不說出原因我就要報警囉!」

  什、什麼?報警?我得承認,突然去掃別人家的門口的確相當可疑,但也用不著報警吧!

  「我……我就住在隔壁而已!上個月搬來的!因為最進……最近沒看到您的父親……還是爺爺呢?總之,我是因為最近沒看到府上的老爺爺在這邊掃地,才想說順道幫個忙!真的!」

  原本,我認為只要實話實說,對方應該就會諒解我才對。然而,哪知道這話一說出口,卻馬上惹得對方臉紅脖子粗的、對我破口大罵:

  「什麼父親?什麼爺爺啊!老子在這邊住了整整兩年,全家就我一個人而已!滾!我真的要報警啦——!」

  一邊咆哮著、男子一邊作勢要撲向我,逼得我只能拿著掃把落荒而逃。在鎖上家門之後,我依然能清楚聽見門後永不間斷的怒罵聲。整起鬧劇一直持續了數分鐘之久,叫罵聲才漸漸遠去。

  我大呼一口氣。雖然一切都結束了,但難免餘悸猶存,心臟仍像是快爆炸般狂跳不已。好一會兒之後,我這才終於恢復了冷靜。忽然間,我想到了一個問題——剛剛那男的說了什麼?

  他……在那邊住了整整兩年,一直只有自己一個人?

  一開始,我還以為這一切搞不好是老爺爺對我開的玩笑。故意在不認識的人家門口掃地,害我認為他就住在那。可是再仔細想想,真會有人如此無聊嗎?

  我眨了眨眼,心臟也於此重重跳了一下——只因我又得到了另一個答案。

  ……一個回想起來、仍會讓背脊發寒的答案……

  慢跑,是我搬到了新住處的新習慣。
  與先前住在熱鬧的市區不同,為了調養身心,新的住所我選擇了一個距離市區約莫半小時路程的郊外住宅區。這裡沒有交錯的大小馬路、沒有擁擠的車陣、更沒有濃烈的廢氣臭味。有的,只是一片不可思議的寧靜,以及難以置信的新鮮空氣。即便只是站在外頭發呆,整個人也會明顯感覺自己健康了不少——無庸置疑,這是一個適合運動的好環境。
  不過,考慮到上下班時間,如果要能夠好好擁抱溫暖的陽光與啁啾鳥鳴,我就得在清晨起床……伴隨著霧氣與每一天第一道陽光?聽起來真是挺不錯的。
  「呼啊——」
  ……話雖如此,要讓自己一下適應如此早起,還真得花些時間才行。第一天起床,我便先在床上滾了約莫半個小時。習慣這種東西的累積,確實不大容易。
  然而「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這句話還真是所言不假。
  「哇……」
  說實在話,自從國小畢業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六點以前起床過了。迷濛的霧氣、自雲層中緩緩透出的微微光亮;閉上雙眼,遠方似乎傳來了一陣陣輕快的鳥鳴;深吸一口氣——呼!冰涼暢快!對於慢跑習慣養成的第一天而言,這算是個不錯的日子!
  「……唔?」
  原本以為,這樣一大清早就只有我才會傻呼呼得爬起來慢跑,沒有想到此時還能看到其他人!那是個有些駝背的老爺爺,就在我隔壁的門口前掃著地……是鄰居吧?果然老人家都比較早起。
  「早安啊!」
  ——冷不防的,老爺爺突然笑著對我打了個招呼。
  剛搬到這邊,對於左右鄰居我並不大熟稔……不,住慣市區生活的我,本來就不會有這種習慣。在一棟又一棟灰色的水泥叢林之間,就連人與人彼此的交流都因此顯得死灰冰冷……看樣子,在習慣慢跑的同時,我也得試著去習慣人情間的溫暖才是。
  只不過,我不是開口回應,反而只是對之點頭微笑……果然,還是會感覺有些尷尬吧?
  就這樣,新的生活展開了。每天除了工作與通勤之外,我也盡力將慢跑一事加入例行事項當中。從最初的賴床開始經過兩個星期之後,我已經能在鬧鐘響起前迅速起身、並精神飽滿的去慢跑……啊啊,這就是變健康的感覺嗎?
  另外,隔壁的老爺爺也是如此。就像全年無休的便利商店一樣,每當我一出門準備慢跑時,他就已經在門口掃起了地,而且無論我起得多早,老爺爺總有辦法先我一步站在門口、並面帶微笑看著我說一句——「早安啊!」
  雖說是親切的微笑,但看在不斷努力早起的我眼裡,老爺爺的存在就像是對手。而我們之間的對決,就是比賽誰比較早起!
  當然,直到現在,我都未曾贏過半回……雖然有些沮喪,但老實說,這也算是相當愉快的一段經歷。透過每天的一句招呼,我也漸漸習慣笑著與之應答。
  ——時間,就這麼過了一個月。
  某天早晨,我起了一個大早。當時天還未亮,遠處的山頭後隱隱泛著微光。我穿起運動服,哼著小調便來到門口。
  「早……咦?」
  正當我習慣性的向隔壁打招呼時,忽然驚覺到一件事——老爺爺呢?
  跟平常不同,總是先我一步在門口打掃的老爺爺並沒有出現。我稍微張望了一下,從門口堆積的落葉看來,他應該是還沒開始打掃才對……難道說……
  「……我贏了?」
  ——真沒有想到!
  這是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在努力了這麼久之後,我終於有機會在他老人家面前耀武揚威!雖然這可能顯得有些幼稚,但從這日常生活中所獲得的小小成就,不也算是一種人生的樂趣之一?
  為了能夠在老爺爺面前得意洋洋的跟他道聲早,我沒有先行慢跑,反而特別在原地等了好一會兒。過沒幾分鐘,老爺爺就會像往常一樣、提著掃把從屋內走出來,而當他見到我時,一定也會稍微愣一下吧?即使老爺爺並不知道我跟他之間有這種比賽,但這種情況任誰看到了,肯定都會小小吃驚一下——就這樣,我等了快一個小時。
  「今天還真是慢哪……」
  太陽已高掛天空,清晨特有的迷濛霧氣也就這麼煙消雲散,附近更開始出現了幾個準備出門上學、以及上班的人們。不過,老爺爺就是沒有出來。
  是睡過頭嗎?還是出門旅行去了?反過來想,假如我像他那把歲數肯定不會乖乖待在家門前掃地吧?老早就拿退休金環遊世界去了!
  我搖了搖頭。或許,只是臨時有事而已吧?但面對這第一次的勝利卻無法告訴任何人,心情難免會有些落寞。我摸了摸下巴,只能暗自嘆氣、準備出門上班。
  接下來一連幾天都一樣,完全不見老爺爺的蹤影,只見門口的落葉越來越多,就像是期待能夠有誰去清掃似的。其中有一天,我甚至親自拿起掃把去他家門口幫忙掃了起來。雖然我不能保證自己能掃得盡善盡美,但至少也希望他老人家回來時、不會被這跟小山一般高的落葉給嚇到。
  這樣的日子,一過又是一個星期。
  無奈的七天過去,老爺爺依然不見蹤影。我無奈嘆了一口氣,但這已經不是為了自身所妄想的勝利,而是無人能道早的孤寂。真沒有想到,只不過是一句早安而已,竟然可以如此左右他人的心情?果然,人情這玩意兒還是相當厲害的呀……
  「喂,你在幹嘛呀?」
  一個聲音正聲問道。我回過頭來,發現一名男子正打開門望著我。對方看上去約莫二、三十歲……會是老爺爺的兒子嗎?可是這樣好像有點太過於年輕了些;就算是孫子,年紀又好像太大了……
  「你到底在我家門口幹嘛?」
  對方又加重語氣問了一次,驚得我有些手忙腳亂:
  「沒、沒什麼,掃地而已……」
  「掃地?掃地幹嘛在我家門口掃?你再不說出原因我就要報警囉!」
  什、什麼?報警?我得承認,突然去掃別人家的門口的確相當可疑,但也用不著報警吧!
  「我……我就住在隔壁而已!上個月搬來的!因為最進……最近沒看到您的父親……還是爺爺呢?總之,我是因為最近沒看到府上的老爺爺在這邊掃地,才想說順道幫個忙!真的!」
  原本,我認為只要實話實說,對方應該就會諒解我才對。然而,哪知道這話一說出口,卻馬上惹得對方臉紅脖子粗的、對我破口大罵:
  「什麼父親?什麼爺爺啊!老子在這邊住了整整兩年,全家就我一個人而已!滾!我真的要報警啦——!」
  一邊咆哮著、男子一邊作勢要撲向我,逼得我只能拿著掃把落荒而逃。在鎖上家門之後,我依然能清楚聽見門後永不間斷的怒罵聲。整起鬧劇一直持續了數分鐘之久,叫罵聲才漸漸遠去。
  我大呼一口氣。雖然一切都結束了,但難免餘悸猶存,心臟仍像是快爆炸般狂跳不已。好一會兒之後,我這才終於恢復了冷靜。忽然間,我想到了一個問題——剛剛那男的說了什麼?
  他……在那邊住了整整兩年,一直只有自己一個人?
  一開始,我還以為這一切搞不好是老爺爺對我開的玩笑。故意在不認識的人家門口掃地,害我認為他就住在那。可是再仔細想想,真會有人如此無聊嗎?
  我眨了眨眼,心臟也於此重重跳了一下——只因我又得到了另一個答案。
  ……一個回想起來、仍會讓背脊發寒的答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