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現在,我依然無法確定那到底是惡作劇、還是某種不可思議的力量。看著眼前的報紙,心中除了感慨之外,還有更多莫名的罪惡感——即使一切事情根本與我無關。

  對……根本與我無關。

 

 ◆            ◆

 

  「先生,請參考一下喔!」

  洪亮的聲音、爽朗的微笑,身為一名發傳單的工作者,這儼然已成為一種必要條件。當然,還得再加上……

  「我不需要。」

  隨著冷漠的拒絕,我手中的傳單就這麼被扔在地上。為了不造成他人困擾,我也只能心甘情願的將之撿起、好繼續我的工作。沒錯,任勞任怨的豁達態度,這更是基本中的基本。

  那是在一個初夏的午後,雖然已不見早晨艷陽高照的炙熱,但濃重濕氣所產生的悶熱依然讓人汗流浹背。即使很想立刻衝進有冷氣的店面好好休息一番,但為了工錢,我只能繼續忍受襯衫極為服貼的濕黏感、發著傳單。

  「等等應該不會下雨吧?」

  抬頭望了天空一眼,遠處似乎暗了下來,就連空氣也都能依稀嗅聞到雨天特有的氣味。對於沒有帶傘的我而言,台北這樣的天氣徵兆無疑是在判我死刑。

  沒有多久,天氣正如同我所預料的一樣有了變化——以戲劇性的方式,大雨從遠方席捲而來!

  「靠!」

  緊抱著手中那疊傳單,我連忙閃進了一旁的騎樓下。要不是我身手矯健,後果肯定不是只有那幾滴雨水,而是瞬間成為一隻名副其實的落湯雞!

  「……這雨會下多久啊?」

  望著眼前駭人的傾盆大雨,我不禁如此嘆聲自問。眼前車水馬龍依舊,來來往往的路人也不過是在頭頂多了一朵蘑菇。而且還五顏六色的。

  我又嘆了一口氣。發傳單本來就不能奢望人人都會拿走一張,再加上最近的社會風氣,使得這種工作更加飽受他人的冷眼與拒絕。現在下起了大雨,每個人為了拿傘都少了一隻手,怎麼可能還會讓另一隻手來接過傳單呢?比起這個連衛生紙都不如的東西,他們還寧可讓手指在智慧手機上來回游移。

  「還是偷偷找個地方把這些東西給丟掉好了……」

  我看了看兩旁,一同發傳單的前輩早已失去蹤影、不知跑哪涼快去了——不多說,這正是個好機會!

  「傻子才在這種天氣發什麼鬼傳單哩!」

  一邊笑著,我一邊捧起手中的傳單開始尋找起垃圾桶。沿著騎樓往前走著,我也時不時會將傳單塞入機車、甚至於每一戶的郵筒。簡而言之,只要傳單越快消失,對我而言越是減少了負擔。即使這份工作並非以張數計價而是以時薪,但我依然對於難能可貴的休息倍感期待。

  ——事情,也是在這個時候赫然發生!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令人頭皮發麻的尖叫聲猛然傳出!嚇得我往旁踉蹌一步、就連手中的傳單也跟著散落一地!

  待回過神來,我才發現尖叫聲的來源、出自於眼前裝置於牆上的對講機……這是某種惡作劇嗎?我憤恨不平的咒罵幾聲,先行將地上濕透的傳單全數拾起後,馬上來到了對講機前準備破口大罵。

  這是一座公寓,即使只有僅僅五層樓,它依然是一座外觀新穎的公寓,就連對講機的按鈕也只有一個,顯示出住在此處的人絕對身價非凡,不然怎麼可能獨自擁有一整座公寓呢?我是不清楚有錢人平常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但這種惡作劇實在是非常惡質。

  二話不說,我馬上大力按了下去!

  制式化的鈴聲開始響起,直到有人接起前,我的手指頭都未曾離開過。終於在經過了數分鐘之久,鈴聲中斷,對講機的另一頭也響起了一段極為不悅的中年女聲:

  「我們家不會買任何東西!」

  接著,應聲掛斷。

  瞪著眼前的對講機,我可說是火冒三丈!現在是做賊的喊抓賊嗎?無論如何,要我就這樣認賠離開是不可能的!大姆指立刻施加壓力、鈴聲響起。比起方才,這一次回應的速度明顯快上許多。

  「我不是說我們不會買任何東西了嗎?」

  「太太,妳是不是搞錯什麼事了?」

  「啊?」

  「能不能請妳管好自己的小孩?剛剛他們用對講機做了一個十分不禮貌的惡作劇,搞得我的工作全都泡湯了!我不要求賠償,但我不希望還會有下一個人跟我一樣!」

  應該是知道錯了吧?當我話一說完,另一頭傳來的不是辯解,而是一段沉默。仔細想想,對一個連面都還沒見到的人就說如此重話似乎也有些不妥,於是我馬上又將語氣轉為柔和、好聲好氣的繼續說道:

  「當然,我也不希望太太妳過於責備自己的小孩,只要提醒他們這樣做是不對的就夠了。再怎麼說,這也只是個惡作劇,雖然會讓人感到困擾,但至少我沒受什麼傷……」

  「先生,你是不是搞錯什麼事了?」

  「嗯?」

  「我家才沒有什麼小孩!」

  尖聲吼完,對講機又立刻傳來清脆的掛斷聲,留下我一臉的錯愕。即使依然感到憤怒,但我沒有打算按下第三次。再怎麼說,對講機這種東西並不會有所謂的記錄,就算要對他們有所指責,我也真拿不出任何實質的證據。面對自己的無力,我也只好低聲嘆一口氣,並暗自咒罵那名婦人一定會讓小指踢到衣櫃。而且是至少三次!

  所幸,我並不是如此心眼狹隘的人。隨著時間的過去,我也逐漸淡忘了曾經有這一回事。

  而當我又一次想起時,已是一個星期之後。

  「這是……」

  並不是重遊舊地所造成的回憶,之所以會記起,只因為那天早上的蘋果日報所導致。頭版上大大的紅字標題,彷彿就像是一位名為記憶的不速之客、狠狠進到了我的腦海之中。

  「地下賭場組頭慘遭滅門」——誠如標題所言,一名北部屬一屬二大型的地下賭場組頭,被人發現慘死於家中。死亡者除了組頭自身,還包含了他年邁的父母、與其有孕在身的妻子、以及一名無辜的幫傭,實可謂五屍六命,亦全遭到了即不人道的對待。就算是以膽大為風格的蘋果日報,所刊載出來的照片也處處打滿了馬賽克,彷彿是在悄悄訴說現場到底是什麼樣的人間煉獄。

  然而,引起我注意的並非那張慘不忍睹的照片,而是刊在角落那張、死者陳屍住宅的照片。五層樓的公寓、外觀新穎……那不就是先前有人惡整我的那戶人家嗎?

  被惡作劇的時間是在一個星期之前,而警方研判屍體的死亡時間則至少有半個月……這……這個……

  尖叫聲……還有之後的對罵……到底是?

  我癱坐在桌前,有好一陣子無法言語。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