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踩影子」這個遊戲呢?

  在我國小開始,便喜歡上了這個遊戲。就在放學時間、夕陽餘暉的時候,自己與夥伴們互相踩著、閃避著彼此細長的影子,只要誰的影子被鬼踩到了,就得接受懲罰、並成為下一輪遊戲的鬼。

  然而,你知道嗎?有些人的影子,還是不要亂踩得好……

 

 ◆            ◆

 

  那是我國二時後的事了。

  即使脫離了國小生的身分,那頑劣的孩子氣並不會因為到了國中就有所改變。踩影子的遊戲自然也是。

  就算到了國二,每回放學依然會跟死黨們在回家的路上、相互踩著彼此的影子,並樂此不疲。

  「哈哈!我踩到你的頭了!你當鬼!」

  「嘿!你的手可被我踩到囉!別耍賴!」

  諸如此類的話回盪在彼此的耳朵、以及街道上。雖然這樣的舉動難免都會影響到旁人、甚至於惹來不必要的注視,但正處於玩樂年紀的我們,自然是不會在意這點小事的。

  不過,這種事總有疲乏的時候,特別是參與的人員減少時更能體會出來。隨著放學回家的路線越走越長,分開返家的夥伴自然也會越來越多。直到最後,只剩下我跟另一名綽號「小白」的朋友。

  想當然爾,踩影子這種相互追逐的遊戲一定要人多才好玩。而當玩的人僅剩下我跟小白時,那無聊的程度真是不在話下。

  ——不過,這並不會阻止我們愛玩的心態。

  「小白,我突然有個好點子!」靈機一動得我馬上便對身旁的好友建議到:

  「我們這次別互相踩對方的影子了,我們來狩獵別人的影子!」

  「狩獵?」小白一臉疑惑,而我則是一臉興奮的點點頭。

  「你看前面那位大叔。」我指著前方一名像是剛下班的中年大叔說明道:

  「只要我去踩了前面那個大叔的影子,這樣就代表我獵到了那個大叔的影子了!」

  「……這樣有什麼好玩?路人又不會閃……」

  「你很呆耶!我又不是要路人當鬼,而是要跟你比賽,看誰能在回家前、踩到最多路人的影子!」

  「喔?聽起來好像還不錯……」

  「不錯吧?不錯吧?」我難以壓抑心中澎湃的情緒。能發明這個遊戲,就連我都不得不佩服自己有多天才!

  「不過,光是踩到影子好像有點太容易了。要多加點規則。」

  「喔?你說說看。」

  「我們只能踩頭,而且重複的影子不能算!」

  沒想到這還真是個好主意!小白看起來平常呆呆的,有時候也能提供不錯的想法嘛?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那麼……準備好囉?」

  就這樣,我跟小白在倒數完畢的瞬間,兩人便迫不及待的衝了出去!

  「第一個!我先領先啦!」

  「哼,我馬上就踩到第二個了!」

  「前面那個人是我的!別跟我搶啦!」

  「啊……都你啦!害我撞到別人了!」

  像這樣的叫喊聲頓時充滿了整條街道,且不時有路人因為我們的關係發出尖叫或是咒罵……不過,我們哪會在乎呢?當時的我們只是個愛玩的孩子,以一句話來形容,那便是「不知天高地厚」。

  ……當然,你也可以用「死小孩」來簡單帶過。

  就這樣不知道玩了多久,我們繞進了一條陌生的小巷子中。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街上以經有不耐煩的大人出聲說要教訓我們。雖然,他被我們很輕易的給甩掉了。

  「你有看到剛剛那個人的表情嗎?」

  「有!超白癡的哩!」

  我跟小白一直笑、一直笑,笑到肚子痛也很難停下來。因為這個遊戲實在太過好玩、太過刺激了!

  「對了,你剛剛踩了幾個?」我問。小白他停下笑聲,想了一會兒才對我回道:

  「十二個人。你呢?」

  「我也是十二個。」

  「……沒有唬爛?」

  「我幹嘛唬爛你呀?真的有十二個!」

  「所以……」小白聳了聳肩:

  「我們這樣算是平手?」

  「我不想跟你平手……你認輸如何?因為遊戲創始者可以先加十分,所以我是二十二個!」就這樣,我打算開始耍賴。再怎麼說,第一次就在自己創造的遊戲上輸給別人,實在是非常丟臉。

  就在小白準備出口反駁時,巷子對面忽然走來了一個人。

  對方是個男的,戴著眼鏡、高高瘦瘦、還有著一頭亂髮。他駝著背向我們走了過來,搭著那張尖細的長臉,簡直就像隻不懷好意的狡詐老鼠。

  正當我還在心裡笑著這名男子有多滑稽時,小白忽然頂了頂我的肩膀耳語道:

  「嘿,不如我們就用他分一個勝負吧?」

  「好啊。不過,決勝負還得加上一個條件!」

  「條件?」

  「那就是除了要踩到他影子的頭,還要打他的屁股!」我拼命憋著笑說道,而且小白這傢伙還真給我答應了。

  「那麼,準備好就開始啦?不准賴皮喔!」

  我點點頭。於是,小白便開始倒數——但,我萬萬沒有想到,說不要賴皮的人竟然一開始就給我犯規?明明才剛數到二,小白就先一步衝出去了!

  「嘿!你耍詐!」我在後頭大罵著,然而小白卻回了一句:「這叫做兵不厭詐!」,並直往那個男的衝了過去。

  於是,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白在我面前,將最後決勝負的獵物給狠狠奪走……呃?

  「……小白?」

  ——眼前突然發生的事情,逼得我不得不停下腳步。

  原本按照計畫,小白應該能順利踩到影子並取得優勝。哪知道就在他踏下腳步的一瞬間,他整個人……竟然跌入了影子裡?是影子下面剛好有個大洞嗎?還是這一切都只是我的錯覺?

  我傻愣在原地,完全不敢向前一探究竟。而那名男子卻依然神態自若,彷彿剛剛在他面前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似的……可是,我確實看到小白跌下去啦?

  而就在男子走到我的面前時,我更是嚇到立刻閃至一旁!而且,我更瞥見了令人驚愕的事實!

  在這個時間點以我來說,影子即使黑,也不至於黑到看不見地面有什麼東西。不過,那名男子的影子卻不是這樣。那是比墨汁更加深邃的漆黑,彷彿那道影子就像是一個人型的大洞,直通往什麼也看不見的深淵!而且我敢發誓,在他影子經過我的身旁時,我甚至能從中感覺到一陣陣冷冽的寒風……難不成,小白當真跌進去了?

  可是,我無法求證。

  那時的我,只能避免自己接觸到男人的影子、並目送他的背影緩緩消失。對於小白的下落,我根本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而且,隔天老師傳來的消息,更加讓我確信真有這一段事情、而非我自身妄想——小白完全失蹤、下落不明。

  「如果你們有誰知道什麼的話,要盡快跟老師說喔!」

  望著台上的老師,台下的我是一臉茫然。因為,我不知道該不該跟老師說那名男子的事。但事後想想,我還是決定把這個祕密藏在心中。

  ——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要是我說出去了……下一個掉進影子的人,是我。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