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門前有一條小河。然而,那不是像某首歌謠裡頭裡頭如此美麗的存在——它,是條生在都市裡頭的河。

  ……或許它也不能算是河,因為它的寬度根本談不上是一條河。說是小溪也也略嫌談不上……好吧,真要說的話,它應該只能稱之為「水溝」吧?

  水泥砌成的兩岸雜草叢生,那條像水溝一樣的小河便在底邊緩緩流著,即使是暴風雨般的惡劣天氣中,這裡也未曾暴漲過,是條再安穩平凡不過的河流。而在這上方,有著一座石橋。

  橋本身有著名字,但因為風吹雨淋再加上人為破壞等因素,石碑上的橋名早已被磨去了數十年之久。然而,當地人並不會因此想要對之有所整修,畢竟這座橋本身也沒什麼特別,就像底下的河一樣,安穩平凡的在此待了數十年依然如一。「那座橋」儼然成了橋本身的代名詞。

  但說也奇怪的是,我鮮少會看到有人利用那座橋。即便是我自己。

  雖然年久失修,但橋本身並沒有明顯受歲月摧殘的痕跡。即使多長了些青苔、即使掉了些石雕裝飾。就算橋本身最大的傷口、是一旁護欄破開的一個大洞,但那仍舊不會對橋本身的堅固造成多少傷害。因為那個洞完全不會讓人產生「自己會不會因此掉到河裡?」的疑慮。

  只不過,任何人經過那條路附近時,都不會選擇走這條小橋,而是反常得繞遠路、去走附近的大橋加以通行。我曾問過家人為什麼,但他們也都一個個搔了搔頭、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就……很討厭吧?」

  這,大概是我目前得到最中肯的答案。因為就連我自己也是如此。

  不知道什麼原因,每次一靠近那座橋附近時總是會心生抗拒。只要一看到那座橋映入眼簾,心裡便會本能性的對之產生排斥……只不過,並非「討厭」兩個字如此簡單而已。

  似乎有些什麼……有些什麼東西躲在橋的附近?我能感覺得出來,不管是暗中傳來的窺視感、甚至於愈發鼓噪的危險氣息……總讓人覺得,只要一靠近那,肯定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而在沒有多久之後,我更加肯定了這樣的感覺。出自於自身的親眼目睹。

  那是陰雨綿綿的夜晚,冷咧到吐息都彷彿會當場凝固住一樣。那晚我順著河邊返家,一路上除了一盞又一盞的路燈在旁相伴之外,並沒有看見任何人。但,再怎麼說也是自己家附近,所以我並不會因此感到有所害怕,反倒是因為太過於寒冷的關係、想要早點返家取暖。

  雨輕輕的下,河也緩緩的流。我看著下方,白晝之下清澈的潺潺流水,一到夜晚就如同墨汁一般濃稠不已、令人對此無奈惋惜。然而就在我來到橋邊時,原本一派輕鬆的我、不得不開始緊張了起來。

  「那是……」

  我之所以緊張,並非來自於橋的本身,而是發生於橋之上的情況……這時候,竟然有人站在上頭?

  對方是一位約莫十七、八歲的年輕女孩。撐著一把白色的摺疊傘,她沉著雙眼、若有所思的盯著橋的下方……我在這住了十幾年,這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膽敢站在橋上。難道,她並不住在這附近嗎?倘若是的話,一般是不會有人敢站在上頭的。

  只不過,當下的我不清楚該不該出聲提醒,畢竟就我所知,這橋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意外,而底下那條河的深度就連要溺死一個孩童都嫌難。就算她當真想不開跳了下去,最多也是扭傷腳而已,而且……說實在話,那種怪力亂神的事情真要說出來,也只會惹來對方的反感吧?

  可是……現在已是晚上十點多。都這麼晚了,她一個女孩子又站在那裡做什麼呢?那張臉面無表情的……難不成,是跟男朋友吵架了嗎?

  「太雞婆似乎不太好,可是就這樣離開又怕會出什麼事情……」

  ……沒辦法,我這人就是無法對一位孤身一人的女子太過放心。想來想去,最後我只能想到一個法子,那就是提醒她這附近有流氓出沒,最好快快……咦?

  啪……輕輕一聲。當我注意到時,那把白傘已在地上慢慢滾動著。而方才撐傘的女主人確已經蒸發般的、失去蹤影。

  「這……」

  左顧右盼,我完全看不見剛剛那名女孩的身影。不過,只是眨眼之間罷了,人真能消失得如此迅速嗎?還是說,她真的跳下去了?我急急忙忙跑了過去,立刻攀在橋邊往下搜尋——但,什麼都沒有!

  雨照樣下、河照樣流,它們完全不為方才發生的任何事有所影響……話又說回來了,她真的有跳下去嗎?仔細想想,除了雨傘掉落的聲音之外,我似乎沒有聽見半點落水聲呀……

  「——喂?」

  詢問聲,自下方傳出。然而,我依然什麼也沒看見,直到那冰冷的觸感滑上腳踝時,我這才驚覺一切早已大事不妙。

  「你……在擔心我嗎?」

  我想要尖叫,但聲音卻在此時梗住了喉嚨。渾身顫抖著,我試圖往後退幾步,但卻被一股力量牽制住雙腳、迫使我向後倒下。接著,我便看見了……

  ——一只慘白而纖細的手,正緊抓著我的右腳!

  「喂……」

  女孩就藏在護欄的破洞裡頭!她歪著腦袋,濕濡的長髮半蓋著鐵青的臉,瞪大著雙眼灰白而滿布紫紅色的血絲!女孩就這樣詭譎的瞪著我、咧開大嘴微笑道:

  「你,在擔心我嗎?」

  黃褐色的尖牙巨大銳利,瘋狂扭動的舌頭更飛散著濁白色的黏液!一股惡臭撲面而來,而源頭便是女孩黑洞似的喉嚨深處!

  正當我想要放聲大叫時,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一股怪力拖住我的右腳、就這樣把我往女孩那張駭人的大嘴拉去——

  ——啪喀!

 

 ◆            ◆

 

  「喔?醒來了嗎?」

  當我醒來之後,人已經躺在了醫院的病床上。

  根據醫生的說法,似乎有人發現了倒在地上的我,旋即便叫了救護車來處理。而經過粗略的估算,我足足在醫院昏睡了至少十個小時,然而身體上並沒有任何較為嚴重的外傷,所受得都只是些皮肉傷而已。

  「總之,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如果您覺得可以的話,隨時都能辦理出院手續離開……啊,您的東西我們都擺在旁邊了,可以確認一下有沒有少什麼。」

  我微微往旁一瞥,整個人僵了一下——那把雨傘!女孩當時撐得白色摺疊傘就在旁邊!也就是說……那個,全都是真的囉?

  「怎麼會……太扯了吧……」

  「嗯?是有少什麼東西嗎?」

  醫生關切的問道,他似乎覺得我剛剛那一抖並非因為害怕,而是單純發現身上物品的短少。我搖搖頭,並表明自己應該還需要休息一會兒……對,我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為了那不明所以的遭遇。

  當醫生離開病房之後,我一直在思考自己是否該透露這件事,但又想到會有多少人相信這種無稽之談?原本,我只單純覺得這個世界「搞不好」會有些難以理解的事物、或者是生物。像是鬼怪、外星人、甚至於怪物什麼的……但其存在應該就跟奇蹟一樣、千萬分之一的機率般稀少……可我萬萬沒有想到,這種事情竟然會發生在我身上?甚至就在我家附近而已!

  「……這裡可是住宅區呀?又不是熱帶雨林……」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也許在這種時候思考是否要公諸於世,我還是先喝杯水冷靜下來還比較實在些。搞不好,那把白傘只是偶然遺失在現場,而我所看見的不過是場噩夢罷了……貧血吧?我猜。

  但就在我要下床之際,眼前的現實很快便打破了妄想。在我的右腿,牛仔褲褲管從膝蓋以下的部份全部不見了。而從那粗糙的斷開面來看——彷彿,是被什麼東西給扯走了一樣……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