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牠們口中吐出的熊熊烈火,能熔掉世上最為堅固的盾;而身上的麟甲,亦足以抵擋世上最為銳利的刃。

  傳說,牠們身上擁有古老且純粹的庇護,世上任何魔法都將失去一切作用;而牠們聰慧的頭腦,也能施下極為複雜且具有力量的法術。

  傳說,牠們背上的兩翼一張,其下之陰影足以覆蓋住一個國家。

  也當然,傳說,牠們保有充沛且難以衰退的強壯肉體。

  而傳說之所以稱為傳說,正是因為傳說本身早已不復存,只是一個加油添醋的謠言、只是一個茶餘飯後的話題、也只是一個嚇唬小孩的故事——傳說之所以為傳說,正是該如此,但……

  ——這天,傳說卻成為了超乎想像的現實,清晰到難以置信、清晰到以為自己仍身處夢境。

  「吶,大叔,還要繼續嗎?」

  望著少年的笑容,我卻像具雕像一般、難以動彈。少年的笑容太過於稚嫩,稚嫩到會讓人輕忽大意、進而失去自己應有的實力……最後招致破敗!

  「你——已經沒有武器了喔?」

  這裡,是一年一度的王前鬥技大會。

  以王之名,招募大陸上的一切強者,不分族群、不分國家,進而行一場不爭性命、只奪榮耀的武鬥競賽。

  歷年來的大會,前前後後我已連續參加了四年。

  在這四年之間,我與許多人戰鬥過。高大的巨人、狡詐的精靈、靈活的矮人……當然,裡頭有能力低下者、亦有戰力高強的能人,自然也不乏口耳相傳的英雄:「最速之刃的吉倫」、「遠古咆嘯的霍爾」、「咒之棘的夙」、「死爪的米索雷」……在形形色色的稱號中,有徒具虛名者、自然也有貨真價實之人。在這勝與敗的交替中,我應是屬於群體中的前者——雖然,我從未拿過第一。

  只不過,即使未曾得到過王的賞賜,卻不乏台下觀眾的掌聲。魔劍士「花刃的佩蘭特」。雖然對於三十二歲的男人而言,花刃這個稱號有些不妥,但對於自身利用木屬魔法為輔的我而言,卻也無其他更為恰當的稱號了。

  利用樹根纏住對手、利用麻痺性花粉限制行動,再以劍術給予必勝的一擊。這,便是我行之有年的戰鬥方式,但——就在這當下,一切都已成過去、無法追回。而之所以如此,全是因為眼前的少年。

  「吶,大叔?」

  蒼翠頭髮如同古木上的青苔,皮膚卻又像北方白雪一般、近乎透明的白皙。少年身穿高級絲綢製成的輕便禮服、手持嵌滿寶石的細長彎刀。揚起的微笑好似漫不經心,打從一開始便衝擊著我的怒氣——十來歲的小夥子,自以為能有多少實力?少輕視這場以王為名的大會了!

  但,當戰局正式開始,我卻發現真正在輕視比賽的人,唯有我自己……從開始到結束都是如此!

  有好幾次,我的雙手因為兩劍相擊而感到痛楚麻痺;有好幾次,就在樹根要纏住對手之際,卻又因不知明的原因失去效用;而在速度上,即使我竭盡全力,卻怎麼也追不上對方靈活如風的步伐。

  而且,無論我怎麼進攻,少年的微笑始終沒有變過——彷彿這一切就像一場遊戲!

  就在最後,隨著清脆的一聲撞擊,手中的長劍就這麼被少年擊飛、刺入地面。

  這瞬間的一擊,絲毫沒有半點拖泥帶水;這瞬間的一擊,亦如同一個巴掌、將我狠狠打醒!我站在原地,帶著驚訝、帶著錯愕——甚至於更多的妄想。

  我想起了久遠的謠言、久遠的故事、還有那更為久遠的傳說。關於龍的傳說。

  試想,一個絕對君臨於所有生物的霸者,為何會突然消失無蹤?有人說,是因為天氣異變;有人說,是因為彼此相爭。但,無論多少人說了多少話,總是缺乏更為重要的憑證。絕對的存在會消失,一定有著絕對的理由,而非後人隨便一句話便能妄加定論。雖然,現在的我也一樣只能私自揣測。

  少年的力量,如同傳說中的龍那樣、強大嚇人。

  少年的速度,就像傳說中遨翔天際的龍那般、靈活無比。

  而施與少年身上的魔法,更像是在對龍身上的加護有所畏懼似的、全都沒了效用。

  雖然少年沒有張開翅膀、更沒有吐出熊熊烈炎。當然,龍特有的麟甲,少年身上更看不見半片——不過,這並不代表我的妄想從不存在。

  現在,一切擁有文化的種族,全都具有「人」的外型,無論是多麼低下的文化皆是如此。然而根據傳說,曾立於頂點的龍,為何只呈現蜥蜴一樣的外貌?

  這是一個謎,且隨著龍的消失、進而深深埋藏的謎,無人去思考、無人去破解,只留下一個又一個毫無根據的猜疑。而現在的我,是否正碰著這無解之謎的核心?

  「吶,大叔,你打算投降、還是想要繼續站在原地?」

  少年輕聲問道,將我拉回了現實。我不知道自己呆立在原地已有多久,但從現場的騷動聲聽來,已經久到足夠被全場觀眾厭惡。在一片噓聲之中,我緩緩舉起了右手、訴說自己投降的事實。

  「謝了,大叔,你還滿明事理的嘛!」

  我緩緩步下臺階,在拾回長劍的同時、接受全數觀眾的喝倒彩。相較於從前雖敗猶榮的景像,今日如此,本應是讓人備受屈辱與憤怒才是,但不知為何,心中深處卻湧起了一股莫名得平靜……這是為什麼?

  「……喂,你!」

  「嗯?」

  在離開前,我向著少年喊了一聲:

  「……你相信,世界上有龍嗎?」

  「啊?」

  「龍……」我吞了吞口水,正聲說道:

  「上古的傳說、絕對強大的存在……你相信牠們會為了適應時代,進而轉變成人型嗎?」

  「吶,大叔,你在說什麼傻話啊?」就像理所當然似的,少年出聲揶揄道:

  「而且,如果真變成人,那也不算是龍了吧?」

  「那麼,應該算什麼?」

  「龍——人?」

  說完,少年呵呵笑了幾聲,接著便轉身離開……乍看之下,我就像是一個被幻想沖昏頭的中年人,悽慘的落得他人嘲笑。可是……那是故意的嗎?

  ——就在少年轉身離開的瞬間,嘴角似乎冒出了紅艷的火苗、嘲謔性的。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