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或許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單純。

  每一分、每一秒,世界都在瞬息萬變。然而,並非科技的日新月異、並非政治的權力轉移、亦並非經濟的漲跌增減。我所透露的改變,是那隱藏於眼皮底下、卻從來無法查覺的改變。

  你知道嗎?

  自己身上的東西從來不會屬於自己,它每天都被人偷偷替換著,外型相似,只是本質卻截然不同——總會有些人,想觀察你什麼時候會發覺這種變化。

  你知道嗎?

  看似忠厚老實的好人,私底下往往不同於表面上所展現——黑暗且無法公開的交易,往往都是透過這些擁有老實人臉孔的傢伙親自帶入門。   

  你知道嗎?

  在你身邊,每一天都會消失一個似曾相似的臉孔——數以萬計的人往往就在一個月間、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人間蒸發。

  你知道嗎?

  你所熟識的那個人,突然有一天變得陌生時,只代表一件事情——他成了前面三項提問所造就的最終結果。

  ……只不過,你卻永遠不知道有這回事。

 

 ◆            ◆

 

  牠潛藏於暗處,對著目標伺機而動。舔了舔自己的尖牙,利爪在月光下閃著駭人光芒——在以往,對於怪物的描述總是如此。

  不過,那樣的怪物只存在於百年之前的故事,現在則是無人對此再提。科技的發達,讓夜晚也能如同白晝一般大放光明,人人不再害怕杜撰出來的怪物,反而開始害怕著彼此、人皮外表下面可能潛藏的醜陋之心。

  陰謀、算計、甚至於滿足渴求的氾濫殺戮。這樣的人與怪物相比,後者儼然如同小狗一般讓人倍感窩心。因為怪物就如同牠醜惡的外表,不但知其面貌、亦能知其心靈。

  「這個世界真是複雜得很討人厭哪……」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被人類排除於規則之外的怪物,也得開始跟著人類訂定的規則行動。怪物不能再只是單純的怪物,貫徹老舊思想的怪物已被拔去了利牙、剪去了利爪、並被踢進下水道過著只能抓老鼠吃的可悲生活……簡直比一條狗還不如。

  或許就因為這樣,才能讓我甘願花光畢生累積的寶藏、換得一張可以在光明之下自由行動的俊美人皮。

  ——對,我是貨真價實的怪物。披著人類偽裝、藉以獵食人類的卑鄙怪物。

  一開始,我的朋友都對這決定感到不齒。他們有著怪物的榮耀與驕傲,認為比起偽裝自己潛入人群,還是以前伏藏於黑暗的行為較適合自己。但到了現在,當初說那些話的朋友們,早已一個接一個消失於時光的洪流中、不留痕跡。就像前面所提到,他們是「舊時代」的怪物。

  平心而論,我為他們不值錢……或許,該說是不值「命」的傲氣感到惋惜。確實,看著獵物面對黑影而產生的驚駭神情,無論幾次都讓人欲罷不能。不過,就算現在披著一張人皮,那種狩獵的快感也從來沒有消失過半分——反而有增無減。

  我的人皮,是一位俊美的男子。成熟穩重的嗓音、再加上自身呵護至極的心意,往往讓那些軟嫩的雌性獵物自行靠近。而當她們對我掏心掏肺之際,再看到我的真面目時……呵呵……那錯愕與驚恐交雜的表情,著實會令人對此上癮。

  ——截至目前為止,我都是如此認為。

 

 ◆            ◆

 

  那是在一天晚上。一個沒有食欲的夜晚。

  雖然是怪物,但對於進食這一動作,我卻思考得相當嚴謹。這並不是為了不讓體態走樣,而是為了能夠在一座城市中、長久的生活下去。另外,也是為了避免吃人一事受到注目。

  再者,挑食也是我的優點。我不隨便吃任何東西,壞的東西只會帶來壞的感受,吃多也不會改變如此結果;相反的,好的東西儘管吃的再少,小小一口也是如同天堂般讓人狂喜。

  ——而就在那晚,我碰上了此生不曾遇到的稀奇感受。

  那是在深夜的大街,路上不見任何人車,遠處亦僅有野狗偶而的吠叫。我踏著輕鬆的步伐,盡情享受晚風的吹拂與皎潔月光。那是個適合帶著女孩子在街上散步的夜晚,因為像這樣無人打擾的廣大世界、無疑充斥著專屬兩人的錯覺。當然,也更容易激發彼此體內的賀爾蒙。

  然而,就在我沉浸於如此羅曼蒂克的氛圍中,一聲尖叫劃破了寧靜——那是女性驚慌的求救聲。

  是變態吧?也有可能是殺人魔。人類是一種非常奇怪的生物,比起實際存在的怪物,他們更喜歡在自己內心的黑暗中圈養怪物。那種人深信,手中的小刀與他人的鮮血可以賜與自己力量,能讓自身的價值得到昇華。於是,藉由內心的怪物,人類開始模仿起怪物、進而去獵食人類。也當然,有些人只是想獲得所謂的快感。

  原本,我並不想參和在這件事裡頭,不過久未進食的後果,便是徒增我情緒上的不穩。再加上,我原本就對那群模仿我的人類沒什麼好感。無論他們殺人與否、強姦與否、暴露與否、搶奪與否,他們「狩獵」的行為就是讓我感到作噁。

  於是乎,我動怒了。

  「你敢擋路的話,我連你也一起殺掉!」

  這樣像是叫囂一樣的台詞聽進沒有五秒,我便將那名彪形大漢的存在從人身中剔除。那是種折磨、無法言語的痛楚。即使只有短短三秒、連叫都叫不得半聲,卻會讓他從此後悔。雖然我事後想想,他之所以叫不出聲,很有可能是我一開始便挖去喉嚨的關係。

  就在一條死巷內,壯漢就這麼陳屍於此。

  幸好,現在是深夜,目擊者又只有那麼一位,事後處理起來就會比較「便宜」些。想當然爾,雖然我是怪物,依然能夠在這個世界以人類的貨幣、換取一些特殊的服務。雖然絕大多數都是索價不斐,但對我這個特殊的居民而言,已是極限。

  原本,我想就這麼請人把屍體處理掉,並讓那位「原」被害者接受一些洗腦之類的服務。不過,當我一看到她的面貌時,當場就傻在原地。

  ——驚為天人,我只能這麼形容。

  她是一名年輕的女性,外表跟我所披的人皮外貌差不多年紀,烏溜的長直髮雖然因為逃亡而一片凌亂,卻也不減女子本身所散發而出的驚人美貌,彷彿整個世界都會被那雙眨動著的泛淚大眼給吸進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以往,我吃過當地的美女、某國的公主、甚至現今的藝人、國際模特兒,但無論是哪一名女性,都未曾讓我如此動搖!那衝擊已非食慾這麼簡單,而是……而是……我竟然為之動情?

  「……怎麼可能……」

  身為怪物的我,竟然愛上了一名雌性人類?

  換作是以前,我一定會把這件事當作笑話看待;但一當真正碰上時,我卻突然像個受到驚嚇的小娃兒般、驚慌失措……但,這不可能啊?我可是一頭怪物、不是人類!

  ……話雖這麼說,但平常的習慣卻在此時有所動作:

  「小姐,您沒有事情吧?」

  擔憂的語氣、關心的神情,這一切的一切原本只是用作狩獵一途,但現在做這些事情的我、真有那進食的食慾?我不知道,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切,我除了困惑還是困惑。

  ——下一秒,我更是跌入了問號的深淵之中。

  「啊——啊,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

  從那泫然欲泣的雙眼之中,我看見了無辜與驚恐;然而,從她鮮嫩欲滴的櫻桃小嘴裡,卻只聽見這麼一句冷冷的責怪。

  擦去眼淚,方才那惹人憐愛的表情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冰冷的撲克牌臉。這也使得我瞠目結舌。

  「那種力量……你應該也不是人類吧?」

  我沒有立即回答,但就在下一秒,女子便展現了自己的「真身」——可愛的瓜子臉應聲裂開,分化成數條帶有尖刺的觸手。而在脖子的位置,則能看到一張滿是銳利細牙的口腔!她就像一隻海葵,不過卻比海葵更讓人覺得怵目驚心!

  ——擬態。與我披著人皮的方式不同,女子本身可以變化為人類的外型。而且如此看來,我無疑是干擾了她享用宵夜的美好時光。再看看剛剛所發生的事情,女子很明顯是故意示弱,直到最後關頭才反咬對方一口的類型。

  從種種跡象顯示,她跟我不同,並非來自遠古之前的怪物,而是陌生的外來者,不過……

  ……我發現,自己並沒有因為她露出真身的緣故有所厭惡,反而更加欣喜了起來?

  「請問妳願意以種族延續為前提與我交往嗎?」

  當我驚覺自己說出這句話、而非「妳在我的地盤上做什麼?」時,自己早已滿面通紅、單膝跪地。

  ——我戀愛了。

  在這座表裡不一的城市之中,我瘋狂愛上了一位既非人類、亦非怪物的女子。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eewbox
  • 這篇文章不知道為了什麼 讓我有一種女人都是擬態動物,男人都是披著人皮的狼的錯覺..
  • 深沉的文學意涵(咦?

    鐘鳴.貉 於 2012/12/17 14: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