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冒出欸死人頭可不要亂踩嘿!那可是地縛靈喔!」

  又來了。

  三個月前,阿媽因為中風而住院,起初還好端端的,但就在兩週前,就變成這樣─提醒我們關於地縛靈的事情。

  我不敢說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因為如果這麼說,媽媽一定會幫阿嬤幫腔。

  雖然可笑,但聽我媽說,阿嬤從十五歲就開始學道,二十五歲成了仙姑,專門幫人驅魔、祈福、算算命什麼的……而兩週前,她就開始變成這副德行。

  「小巧啊……阿嬤自己欸大限之日就快到了,不能告訴妳蝦密該注意欸……不過妳啊,要特別小心地縛靈喔!」

  就是這樣。

  當然,我也會以溫柔的口氣,公式化的回答:

  「阿嬤,你想太多了啦!醫生說過,只要妳再做一個更精密的檢查就可以了!」

  也就是到另一家更大的醫院,這是爸媽的意思,想讓阿嬤早點康復。

  「唉……真有這麼簡單就好囉!」

  阿嬤大嘆一口氣,接著又轉頭繼續說道:

  「阿嬤沒有騙妳!地縛靈真的很危險喔!別看那一顆死人頭卡在那裡,他甚至會用言語誘惑妳啊!真的看到的話,可別去理會吶!」

  「好、好,阿嬤妳要先休息一下嗎?」

  「也好,老了,累的也快。」

  我將她老人家扶住,慢慢的讓她在床上躺好。

  「阿嬤,妳會好起來的。」

  就像往常一樣,我在她的額頭親吻一下,她則是咧開嘴對我笑,又進入了夢鄉。

  我相信,這只是一個過渡期而已,只要病好了,阿嬤又會恢復以往的活力!

  然而,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罷了。

  在轉院的當天,阿嬤所搭乘的那輛救護車,在某一個丁字路口出了車禍,除了醫護人員,只有阿嬤在那場車禍中歸西。

  葬禮那天,爸和媽從白天哭到晚上,而我只有感覺一點鼻酸而已。

  並不是因為我討厭阿嬤,我在十歲以前都是由阿嬤帶大的,怎麼可能會討厭她?

  只是因為,阿嬤從小就告誡我一些道理。

  『生死有命,逃過一次只會讓下一次死的更難受』

  『死掉的人們並不希望在世的親人傷心難過,他們看到我們這麼傷心,也會心痛的』

  所以,我盡量掩飾心中的悲傷。

  那年,我十四歲。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