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巧……關巧!」

  「啊啊?」

  我馬上從成堆的文件夾探出頭!還好,叫我起床的不是經理,而是我的至交好友——劉怡芳。

  「妳昨天在幹麻啊?又再打瞌睡!等等經理來巡視的話怎麼辦?妳欠我一次喔!」

  「喔……那我還真要感謝妳囉?」

  「當然,午餐妳請!」怡芳奸詐的笑了一下,轉過頭,繼續埋首於電腦桌前。

  看看時鐘——我睡了半個小時?糟!這份報告再過一個小時就要交了!

  雙手熟練得在鍵盤上滑動,為了薪水,我不得不加緊腳部完成這個月的商品報告!

  我叫做關巧,兩個字的名字算是少有的吧?今年二十三歲,現在在這家A公司任職,擔任其中一名小會計﹔雖然薪資不多,但就一個人生活的我來說,已是足夠的。

  未婚,但有一個運動員的男朋友,梁偉望!這個月他在前往非洲參加馬拉松比賽,最快下個星期就回來了!他還承諾一定要抱回第一名……真的算是天真派的陽光男孩!

  最近在尋找新屋!嘿嘿,沒錯,等到梁偉望回來時,我們就要結婚嚕!現在在尋找我們永久的家!

  「關小姐,請問這個月的報告完成了嗎?」

  經理以狐疑的眼神瞪著我,竟然打斷本大小姐的白日夢?要不是看他的頭上又更加光亮--本大小姐才不和這禿子計較的!於是我——

  「抱歉,經理,麻煩您再等個十分鍾吧……」

  ……於是我就低聲下氣。

  「關大小姐,我也麻煩您等等要多補充十分鐘的內容,就等妳的好消息!」特別加重了尾音,馬上揚長而去……趕快衝啊!

  還不忘對禿驢的背影吐個舌頭,馬上將雙手的速度調升至時速一百二公里!

  「趕喔——趕喔——冒失鬼衝衝衝——!」

  「別鬧我了好嗎?我現在忙得很!」對於怡芳興災樂禍的態度感到憤慨!

  不對!要保持冷靜!

  今天要維持一整天的好心情,等等下班有件大事呢!

  說是十分鐘,最後我還是遲了兩分,免不了又要挨經理的一頓責罵。

  忙碌了一整天,終於讓我盼到了下班時間!

  昨天晚上,在網路上終於看到了一間理想的地方——公寓,共五層,靠近捷運站和公車站牌,還附上八成新的傢俱!

  招了部計程車,原本想叫怡芳陪我去的;後來想想,這種事情應該是自己確認比較好吧?況且這小妮子今天竟然找機會勒索我!火大!

  到了現場,在灰色的建築群中,我馬上就認出我心中的那一棟——純白的公寓!

  我在人行道上四處張望,原本這棟公寓的房東是在下午五點要和我見面,是還沒到嗎?

  就先等等吧!

  不過,總覺得這棟公寓的位置不太好……

  公寓前面是一條斜向上的馬路,而在公寓門口左右也橫差一條馬路——丁字路口。

  公寓剛好在其要衝下,過世的阿嬤曾告訴過我,丁字路口的交會處最容易聚集不乾淨的東西,也較長出現車禍,常常告誡我一定要遠離那。

  然而,隨著年紀的增長,我已經對於童年時的回憶感到嗤之以鼻,因為我從來沒有遇到過!

  但媽媽卻聽了阿嬤的話,學道去了,做和阿嬤當年一樣的事情——仙姑。

  上次和媽媽聊天時,我只不過是不小心把高領毛衣穿反了,就把我罵到臭頭;理由是:反穿衣服容易引來孤魂野鬼。

  「請問,關小姐對不對?」

  我轉頭看看,詢問我的人是一名駝背的老翁,稀疏的銀髮,深削的皺紋,老翁瘦到就算穿著衣服也能依稀看出骨架;如果他在半夜走出來的話,我可能會認為我看到了一隻骷髏精!

  「嗯,趙先生嗎?」

  「叫我老趙就行了。」老趙給我一個和藹的微笑,對於他的第一印象還算不錯。

  「跟我來吧,昨天也和妳說過了吧?」

  「嗯,只有三樓是空的吧?沒關係,樓層不是問題。」

  「那就好。」老趙又笑了一次。

  打開大門,公寓裡面也是一塵不染!雖然沒有電梯,但是三樓對我來說並不高。

  「其他樓層都住著哪些人啊?」我好奇的問道,想要事先了解一下,鄰居可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呢!

  「一樓是我住的,二樓住著一對夫妻,陳先生和陳張太太,他們有一個五歲大的兒子喔!叫他小成就行了;四樓住的是何老太太,上個月才剛過八十大壽呢!而至於五樓……住著一個很奇怪的年輕人,欠我兩個月的房租,每次他都不在,聽說他還在重考大學……」

  接下來的幾分鐘,我都聽著老趙在那邊對素未謀面的五樓房客碎碎唸……

  「到啦!」

  鐵門敞開,裡頭是以木造地板舖成,客廳一看就看的出來有二十坪大!傢俱擺放整齊,雖然罩上白單、佈滿灰塵……但還是可以猜出擺在客廳的是三人沙發,矮櫃上的是大約三十吋的電視!

  「這……東西還真不少呢。」我輕輕拉起滿是灰塵的白單……真是沙發!而且就和全新的差不多!即使它還殘留點蜘蛛網!

  「……趙先生,這裡以前究竟住了誰啊?」

  「我兒子,這一層其實是他幫我裝潢的……不過只剩下我這老頭,一個人住簡單點還比較實在。」

  我揭下一片掛在牆上的白布,在布後頭的是一面橢圓鏡!木頭雕花圍在鏡旁,看起來樸素卻高貴……好想據為己有啊!

  大概的晃了一下,一廳三房二浴,也就是一間客廳,三間房間,和兩間廁所的意思;其中一間廁所甚至還有按摩浴缸!床鋪只有一張雙人床,但還擺有幾張榻榻米以備不時之需。

  「喜歡嗎?」

  老趙突然出現在我身後,讓我嚇了一下!沒想到我被這房子給吸引到渾然忘我的地步!

  「嗯,還可以,只不過……我要等我男朋友回來才能做決定呢。」說著說著,我的臉不禁紅了起來。

  「是嗎……妳要不要先試住一段時間?當然,不收房租的。」

  「真的可以嗎?」對於能夠住在這麼豪華的地方,可是我夢寐以求的呢!

  「這樣子,房子有問題也可以早點知道吧?我這個房東處理起來也比較方便。」

  老趙笑著,不知為何,他的笑容讓我想起阿嬤……老人吧!那帶著皺紋的笑不都是差不多的嗎?

  「那我明天就把一些家當拿過來……這樣會麻煩嗎?」

  「不會、不會,怎麼會呢?」

  「感謝大恩!」

  「哪裡……」

  老趙送我出門口,招了計程車後,就離開這未來的住處。

  唰……唰……

  一陣寒風吹過,在房間內旋轉,時而向上,時而向下,就像是在彼此追逐著。

  覆蓋在傢俱上的白布緩緩飄蕩,偶而,突然彈起!

  一切發生的這麼突然!就在關巧與老趙關上門的剎那,房間就變得和剛剛截然不同!

  關巧讚許得那面鏡,微微抖動著……

  數張扭曲的臉孔突現!

  接著又消失,鏡子又恢復原樣。

  喀嚓!

  大門打開,亂象卻沒有停止得跡象。

  「安分點!」老趙大吼一聲,蒼音微顫,卻撼動整間房!又恢復原本平靜的狀態!

  「我比你們還著急……」

  大門再度關上,風又吹起,但不像剛剛那樣猛亂,而是輕輕的,猶豫似的飄動。

◆            ◆

  「怡——芳!」

  「喔啊!妳謀殺啊?」

  因為高興所以一巴掌拍在怡芳的背上,沒想到力量過猛!

  「嘿嘿,抱歉啦;我昨天去看過房子了喔!」我抱著頭傻笑。

  「那幹麻高興成這樣?」

  「因為那地方棒透了!」

  在我說了整整十分鐘房子的好,怡芳露出有如聽到天方夜談的表情。

  「……妳在作夢啊?」怡芳給我露出一付不可置信的表情,深怕我燒壞頭一樣!

  「沒蓋妳啦!」

  「照妳這個說法,價錢不可能這麼低……難道是新型的詐騙手法?」

  「我能被一個老頭騙到什麼?」我質問道。

  「大概是肉體。」怡芳慢條斯理的說著。

  「肉妳個大西瓜啦!不信的話今天和我去看看吧!」

  「這……好吧,反正我也閒著。」

  「妳們兩這麼閒,也算是公司沒有虧待妳們了……」

  一個令人厭惡的聲音穿插在我們的對話之中……又是經理!

  「對不起!」我和怡芳異口同聲,深怕這老狐狸又會以什麼方法刁難我們!

  「不用道歉,既然妳們這麼閒,這幾份資料也麻煩妳們處理一下吧!」

  ……看吧。

  「下班前半個小時我要看到。」說完,搖著屁股離開。

  「……加油吧。」怡芳嘆道,我們兩人各拿了一半,趕工去。

  傍晚,我先回原來的租屋處收拾了點東西,和怡芳兩人來到公寓處;下了計程車,怡芳第一個反應……

  「……有點陰森耶。」

  「我今天已經很累了,不想和妳爭辯。」

  「我聽別人說,丁字路口的房子風水都不太好,妳不怕嗎?」怡方也注意到了這個情況,但我還是一句話。

  「怕什麼?胡說的啦!」

  對啊,胡說的,我從小到大聽說了這鬼神之說,雖然寧可信其有,但從沒遇上怪事的我,很難再去聽信這種說法。

  「啊,是關小姐啊。」從鐵門的欄杆後面,傳出老趙蒼老的聲音。

  「嗯,我今天打算來這裡整理整理。」

  「我等等就要休息……鑰匙就先擺妳那吧?只要出門記得鎖門即可。」

  「謝謝喔!」

  「哪裡,擺妳那也省得我麻煩,妳就幫我保管到妳男朋友回來吧。」

  「嗯。」我應和著,難得遇到這麼好的房東呢!

  與老趙簡單的道別之後,我與怡芳開了門,進了屋……裡面就像當時一樣,不過,好像有人簡單的打掃了一下。

  「哇喔……好像真有一回事呢!」

  「看吧!」

  怡芳露出讚嘆得表情,我則是一臉得意!

  「欸欸!我也可以住在這邊嗎?」怡芳苦苦哀求得模樣,看了心裡格外爽快!

  「不知道剛剛是誰說這裡詭異的厚……」

  順便討回昨天付出的代價!

  「晚上的時候哪裡都看起來詭異咩——」

  轉得真硬!不過,我也不是個心胸狹隘的人啦……

  「好吧,雖然這裡比昨天乾淨多了……妳還是幫我打掃一下吧!」

  「當然!」

  除去罩單,做個簡單的打掃;我發現這裡並沒有想像中的髒亂!好像有人會定期打掃這裡似的……

  也不管這麼多,很好打掃倒是事實。

  「真的很難相信這裡有一段時間沒有人住了呢。」怡芳一邊擦拭餐桌上的花瓶,一邊說著。

  「可能是那老趙會上來打掃吧,畢竟老人家都會找些事情來打發時間……妳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我有帶一些零食喔!」

  「妳說的正是時候!」

  她一蹦一跳的來到我坐的沙發,我順手打開電視機,在一陣黑白線條交錯之後,就跳出了新聞。

  「這電視還能用耶!而且還有第四台!」我脫口而出,這老趙也還真有錢,空屋的第四台還繼續接。

  「這樣不是很好嗎?」怡芳拿了根魷魚絲咀嚼,並搶走我手中的遙控器,轉到她最喜歡看的娛樂新聞。

  電視上藝人們的喧鬧聲,以及幕後工作人員所配置的特殊音效;我們隨著電視節目而歡笑,甚至直接在沙發上就睡著了。

  嗡……

  沒有發現,在天花板上,冒出密密麻麻的小細痕。

  啪……啪!啪!啪!啪!啪!

  突然張開!

  一隻隻的眼睛就在天花板上張望!

  它們在看什麼?起先只是隨便得游移它們的視點,接著,它們看到了……

  沙發上躺著的兩位小姐。

  她們熟睡著,渾然不知天花板上傳來的數百道視線。

  接著……

  叩……

  大門傳來的輕敲聲,讓眼睛們驚得閉上眼!

  小條小條的細痕慢慢消失,回到原本潔白無瑕的天花板。

  「不是說過要安分點嗎……?」

  老趙站在門外,嗓音細小,粗蒼,但卻能夠使空盪樓梯間的空氣分子,產生微微的震動……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