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小姐,沒看過你喔!剛搬來嗎?」

  「痾……是、是啊,最近才租下這裡的房子。」

  今天,怡芳並沒有陪我回家,而是陪她的男朋友,曾正豪,兩人一起參加同學會去了。

  曾正豪是位做保險業務的,總是帶著一付金絲眼鏡,中分頭;看似忠厚老實的他,其實根本就是一本活的笑話全集!

  而就在今天回家時,一名面帶微笑的矮肥大嬸,靠過來向我問候一番。

  「您好,我是這個社區的婦女會的主席,姓邱,歡迎妳加入我們這個社區!」大嬸有善的伸出手來,我頗為尷尬的和她握手。

  婦女會啊……將來應該會有用吧?先打個關係應該也很重要!

  「對了,小姐,妳住哪?以後有麻煩我們婦女會的同仁會義不容辭,直接到府上幫忙!」

  豪邁!這位大嬸簡直熱心到不行!

  「我就住在這一棟公寓的三樓……」我指了指那被夕陽染紅的白色公寓。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這位邱大嬸好像被嚇到了一樣……

  「妳就住在這啊……那我知道了,祝妳今天愉快喔。」話一說完,這位邱大嬸馬上離開。

  我目送她遠去,那口氣就像故坐鎮定一樣……是我看錯了嗎?她好像不時朝我這方向偷看呢,怪人一個。

  「夭壽,那種地方也能住人喔……」邱大嬸在轉進一個巷子之後,朝無語的空氣,抱怨著……

  「哇啊——今天累弊了!」馬上撲倒在三人沙發上!

  回想今天又是在那聽老狐狸的碎碎唸,就覺得莫名的不爽!

  自己根本就是和他犯衝嘛!就再我這麼分析著時,突然聽到樓下傳上來得垃圾車聲音。

  對喔!我也該倒垃圾了!

  看著那已經被零食包裝給塞爆的垃圾桶,趕緊將它從垃圾桶中倒到垃圾袋中,綁好,衝下去!

  在我離開後,我並沒有發覺,那傾倒得垃圾桶,被一陣旋風給扶正……

  「等——等——!」奮力一拋!以漂亮的拋物線落進才剛駛離得垃圾車!

  「漂亮!」帥氣的對著垃圾車,比出一個勝利手勢!

  ……剛剛衝下樓時,我都沒有感覺到……原來樓梯間黑成這樣!

  雖然我有著一點點的怪力,但我畢竟還是女的啊!我、怕、黑!

  漆黑的樓梯間,我沿著把手慢慢走;我也想走快一點!只是我腳上的高跟鞋不准我這麼做……
  樓梯間的黑影蠢蠢欲動,它並不對這位小姐懷著好意,反倒是充滿著興趣……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讓它可以曝露它的原型!

  咻咻……

  細小到聽不見的聲響,隨即從牆壁浮現出一個個的扭曲臉孔……爬了出來!

  一個個的人頭!在牆壁上蠕動著!他們沒有說話,只有乾冷皮膚間的摩擦所產生的戲微聲響!

  嚓……嚓嚓……

  嗅嗅……

  他們在聞著,一個個爭先恐後得在牆壁上鑽動!他們究竟想做什麼?一個個濃厚的鼻息……似乎只想聞一聞眼前這位小姐究竟是什麼味道?

  「什麼聲音啊……?」

  我慢慢的轉頭,臉上的汗珠一顆顆的滾落臉頰,並不是因為頭髮披肩感受到熱的關係……而是背後那不安分的騷動!

  什麼,也沒有……?

  「嚇我一跳!」我拍拍自己的胸脯,安慰自己,沒事的,只是自己太愛怕的關係而已。

  但真是這樣嗎?

  就在關巧慢慢轉頭得同時,那些人頭瞬間向上推擠!擠到了關巧的頭上!

  這真是個奇怪的畫面!下有一人,上有一堆頭!只見他們臉孔扭曲,自己似乎也被關巧的舉動給驚嚇到了!

  奇怪,真奇怪,不是什麼也沒有嗎?

  我納悶著……那離奇的騷動感還是在!

  加快自己的腳步,只想趕快離開這黑黑的樓梯間,轉過一個轉角……

  突然一個削瘦枯槁的臉孔出現在我的眼前!

  「呀啊——!」

  「怎、怎麼了?」

  「……咦?」我擋住那刺眼的亮光,站在後面的是……

  老趙!他穿著花襯衫,右手提了個老舊的手電筒,站在關巧面前。

  「關小姐,怎麼了嗎?」老趙在光線後方詢問著,語氣有點擔心的樣子。

  「老趙!我差點被你嚇死!」

  「真抱歉啊……樓梯間的電燈沒有亮,我正想要去一樓檢查電表而已。」

  老趙苦笑著,將手電筒的亮度調弱;而我也不免尷尬……突然在別人面前大叫,似乎不太好吧?

  「那就這樣啦,我去一樓檢查一下……剛剛嚇到妳真不好意思。」

  「我才不好意思呢……突然大叫的,真丟臉……」我臉紅著,這還是第一次在別人面前顯露自己害怕的表情……

  「妳好好休息吧!老趙我今天就把電燈搞好!」

  「辛苦你囉!」

  老趙目送關巧進門,自己走下樓梯,看看四周……吐了一口口水在牆壁上,並且踢了幾腳,小聲咒罵著:

  「再給我出亂子,小心我打死你們!」

  牆壁又浮現出以淡灰色組成的扭曲臉孔,在散開聚攏一段時間後,又慢慢消失……
  老趙沒有走到一樓,只見他喃喃自語幾秒,樓梯間的燈一閃一爍,亮了起來……

  「終於好了啊……老趙速度真快。」從口袋裡掏出一串鑰匙,細數著大門鑰匙究竟是哪一把……

  「姊姊,能幫我撿一下妳腳邊的卡片嗎?」

  我驚了一下!轉頭一看,一名年約四、五歲的小男孩站在上層樓梯,對關巧露出天真的微笑。
  低頭看,有一張卡通圖案的卡片,靜靜的躺在關巧的腳邊;彎下腰,將卡片撿起,遞給小男孩。

  他應該就是小誠吧?

  「嘻嘻……姊姊,我們來玩個遊戲好不好?」

  「遊戲啊……」

  小誠露出苦苦哀求的模樣,實在惹人憐愛。

  看看左腕上的手錶,才八點多而已,晚餐晚點吃好了。

  「那要玩什麼呢?」

  「妳當鬼,來抓我!」小誠綻放出一個天真的微笑。

  噠、噠、噠、噠……

  話一說完,接下來只聽到奔走得腳步聲,小誠一下子就不見了影。

  「往上跑啊……」看看腳上穿的高跟鞋,既然已經說出來了……就追吧!

  轉過了幾個樓梯間,來到公寓的頂樓……廣大的空間裡除了通風管,就什麼也沒有。

  「姊姊!」

  還沒跑過去追,小誠就自己送上門來!

  「怎麼?不是我要當鬼抓你嗎?」我看小誠面有難色,又問一次:

  「怎麼了?」

  「……我的卡片又飛走了,我撿不到。」哭紅雙眼,小誠似乎很寶貝那張卡片……就好人做到底吧!

  「別哭了,姊姊幫你撿,掉在哪邊呢?」

  小誠指著屋頂邊緣處,我湊上前去觀察——原來就在扶手外!

  那張小小的紙片卡在扶手外頭栽種的小樹上;這距離……如果一個不小心,搞不好就整個人摔了出去!

  「有些危險呢,交給大姊姊吧!」我露出自信的笑容,但心裡緊張的要命!

  「姊姊,小心點喔!」小誠擔心的說著,我的確得小心點啊!

  左手抓著護欄,我根本就是掛在扶手上……天啊,這怎麼這麼高啊?不行!專心,我只是要撿卡片而已!

  在關巧手忙腳亂的同時,她完全沒有想到,背後那看似天真的小孩,準備要對毫無防備的她……

  ……下手!

  「……對不起,姊姊……」提起自己瘦小的雙手,準備對眼前笨拙的女人,就是一推……

  如果沒有記錯,我的名字應該是黃維游,記得最清楚的,就是爸媽們總是會以小游稱呼我;為什麼會這麼說,因為時間太長的關係,讓我有時甚至想不起我的名字……

  小誠,只是一個替代的名字而已,為什麼要替代……這我不能說……很可怕……

  我現在只要執行眼前的工作即可……對,沒錯,不要想太多……

  ……她真的和姊姊好像……

  真的得要這麼做嗎?可是爺爺很可怕……該怎麼辦?

  小游遲疑了,手還是舉著,呆呆的站在那邊……

  「吶,給你!」

  「啊……?」錯失機會?

  看著關巧傻傻的微笑,小游心中出現了些許的罪惡感。

  接過卡片,上頭的燙金字體還亮著呢……原本只是個下手的道具,還是沒有發揮它的功用……

  「好啦,那姊姊要來抓你囉?」關巧似乎還想繼續遊戲的樣子,活力十足。

  真是個毫無危機意識的女人……

  「不要了,我不想玩了,謝謝姊姊陪我。」我拒絕了,因為已經沒了機會,再玩多久也是一樣……

  「是嗎?那大姊姊先回去囉?」

  「嗯,謝謝。」

  短暫的道別,關巧轉身離開,走回樓梯間。

  那天真的個性,真的和姊姊好像……

  好想念姊姊……

  不知道是多久以前了,我只記得我在巷口騎著三輪車,接著,只覺得劇烈的衝擊,以及依稀的尖叫聲……醒來我就在這了。

  第一個看見的人就是爺爺,他和我說只要弄死一個人,我就可以回去爸爸、媽媽、還有姊姊身邊……可是,我一直待在這座公寓裡……

  這樣真的對嗎?

  ……不能讓那姊姊也這樣子!

  對,要告訴她,這裡有可怕的東西!

  急忙跑進樓梯間,關巧就在下一層而已。

  「姐……!」

  啪……

  一雙佈滿黑色血管,慘白的手,從地面伸出……抓住小游的雙腳!

  「噫……」

  嗖——!

  雙手向下一拉,腳下的地板就像變成水面一樣……整個人被輕易的拉下去!

  只留下,一張卡片,慢慢飄落在樓梯間的一角……

◆            ◆

  「怎麼這麼不乖呢,乖乖聽話不就好了嗎?」

  在某一個小房間裡,這房間只有五坪大小,除了一盞昏暗的吊燈,就只剩下三面斑剝的牆壁,以及一扇生了鏽的鐵門——活像是一小間個人監獄。

  老趙輕撫那水泥漆剝落大半的牆壁;那上頭的裂痕,就和自己的臉上的皺紋一樣,深刻而清楚。

  房間裡,較為黑暗的角落,瑟縮著一個人影;小小的,微微的發著抖,好像在害怕什麼……

  「幹麻這麼害怕呢?爺爺什麼時候打罵過你了?」

  即使老趙的聲音如此溫和,但是其中所隱藏得憤怒,可以從老趙最後一個音節的顫抖聽出。

  「請……請原諒我……好不好?」

  小游。

  小小的身軀卻怎麼也止不住顫抖,因為,他很清楚老趙那歇斯底里的個性!

  「小誠啊……」

  「……我是小游。」

  小游雖然害怕,但還是希望別人能夠以自己的名字稱呼自己。

  「對、對,小游……我說小游,你剛剛為什麼不下手呢?」

  「我……」

  「我知道,你還只是個小朋友,對吧?就算過了八年,你當初死的時候也不過五歲而已……」老趙挨進鐵門邊,從旁抽出一根鐵製柺杖。

  「不要……」

  小游紅腫的雙眼噴出淚來,頻頻搖頭,就連哭的聲音也很細小、斷斷續續;原本瑟縮的身體,縮的更加裡面,就像是要把自己給塞進牆角一樣。

  「不……嗚啊啊啊啊——!」

  老趙一棍往小游身上打去!

  「這是處罰,不成功就是這樣……」提起柺杖,接著……

  咚!咚!咚!咚!咚!

  柺杖無情的敲打在小游身上!老趙就像是要置人於死地,一陣陣的亂打!

  小游先是悽慘的叫聲,一直到叫不出聲音,只能發出無聲的尖叫……奇怪的是,柺杖打在小游身上只會留下疤痕,卻不見任何一滴血。

  這慘無人道的虐待持續了將近十分鐘之九,柺杖停下來時,已經是歪向反方向四十五度,並帶著大大小小的凹坑;而小游則是躺在地上,身上出現了大大小小的瘀青……但他還是醒著的!

  一般的小孩應該沒有幾下就昏死過去,然而小游就像是被開了個大玩笑一樣,只能神志清醒的,接受這場虐待!

  微弱的喘息聲,在這狹小的房間裡一開一闔得迴盪著;老趙將柺杖扔到一旁……他似乎相當從容,剛剛在毆打的時候,老趙可是卯足了全力在打,現在卻還是臉不紅,氣不喘。

  「留你也沒有什麼用了吧?你就和那些失敗的人一樣的下場!」老趙憤怒的吼著。

  「不……」

  小游舉起骨折變形的細小手臂,像是在哀求什麼一樣……地板變成了巨大的嘴巴,將小游一口吞下!
  老趙眼睛也不眨一下,就這樣默默看著小游,被這嘴唇乾裂的大嘴吃掉……

  澎……

  嘴唇沉入地面,地面上的灰塵被這個小動作給震上了天……

  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老趙撿起柺杖,走出房間……鐵門重重關上;那未熄的吊燈,也在幾秒後遺失了光芒,整個房間歸於黑暗……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