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呼……到底還要多久啊……?」望著持續綿延下去的道路,我問。

  偉望沒有回答;在這半個小時,我問了不下二十次,他也回答了不下二十次「應該就快到了。」只是,到了現在,我們還是沒看到盡頭。

  我很累,也很擔心這裡面會有什麼東西出現!就像是在廁所遇到的怪嘴、樓梯間一堆的死人頭……可是我更擔心偉望!

  他受了嚴重的傷,原本拿來當作繃帶用的袖口,已經是整條染成紅色,且滴著血……我覺得他的臉變得更加慘白,而且喘氣喘得比我還要嚴重!

  「……阿望,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擔心的問著,很怕他會因為失血過多,早一步離開。

  「嗯……」

  兩人靠牆而坐,偉望撕下衣角,要我綁住他的右手腕,好讓失血速度慢些……偉望臉色越來越趨進死灰,喘氣仍然沒有停止,直冒著汗……

  「對不起……」我哭著說,要不是我傻傻的站在那邊,偉望也不會以他的手來幫我擋住……都是我害的!

  「哈……什麼話,我自願的。」偉望撫摸我的臉頰……雖然他嘴巴上這麼說,可是他的手,是顫抖的……

  走廊上的燈不但昏暗,且時而閃爍,隨時都要熄掉似的……

  一樣,看不見走廊的盡頭,從哪邊走來的,似乎已經不重要了……怎麼辦?

  「阿望……我們是不是出不去了?」我問,眼淚不自主的再度落下。

  「出的去的……出的去的……」

  偉望的聲音越來越無力,我好怕他就像那些老舊的燈泡一樣,下一秒就沒了光芒……

  又是一陣風,我對這種陰風已經麻痺了……這次還帶了禮物?一張紙就這麼飛到我面前,撿起一看……日文?

  「……阿望,這海報是日文的耶……」

  「是嗎?真是個不錯的消息……」偉望站了起來,示意自己已經休息夠了。

  我也才剛起身,老天又對我們開了個玩笑……

  『嗚……』

  一聲低鳴,從黑暗的彼方傳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一定和牆上的嘴巴、樓梯裡的人頭什麼得,相差不遠!

  「巧!」偉望大吼一聲,他似乎也警覺到了;拉著我的手,就是狂奔!

  『噫……嗚……』

  「是在前面嗎……往這邊!」剛剛搞錯了?轉頭就是往反方向跑!

  『嘰……』

  我們愣住了。

  這次,聲音也是很明顯的在前面……兩邊都有?

  原本從遠處傳來的鳴叫聲,越來越清楚……這聲音就像野獸悲淒的低鳴!讓人聽了渾身都不對勁!而且……

  聲音不只一個!

  「阿望,怎麼辦?怎麼辦?」我緊咬著嘴唇,根本不敢想像黑暗中究竟有著什麼樣的生物!

  『哞……嗚……』

  唰——唰——

  不僅僅是聲音聽得非常清楚……就連腳步聲能聽得見!

  它們,距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逃嗎?怎麼逃?根本沒有路;反抗?怎麼反抗?它們就究竟是什麼東西?不知道!

  無數的想法幾乎就要破腦而出!那些似獸的鳴聲、拖拉的腳步聲更使我緊張!發狂!

  「巧……不要太緊張……」偉望按住我的頭,想要安撫激動的我;嚇!我已經沒辦法在偉望的臉上看到血色了!

  「偉望,你……」

  「我還撐得住……!」偉望勉強撐住我的肩膀……他的喘氣更加的嚴重!

  但在這節骨眼上,我們根本不能休息!

  『嘰——吼——!』一聲長鳴,一個沒有臉的人就這麼撲了過來!

  幸好,它的動作很慢;我拉著偉望,向後一閃……

  碰!

  後面不是路嗎?怎麼有了牆……

  『嘎──』

  後方成群的生物,十幾雙手就這麼緊抓著我們……

  當我看到它們只有裂痕的臉時,就是一片黑……

◆            ◆

  「關巧、關巧!」

  「嗯……?誰……?」

  在朦朧中,我看到一個人影,我揉了一下眼睛……偉望!

  我馬上起身抱住他,淚水馬上沾濕了他的肩膀;幸好,剛剛一切都只是個惡夢而已……

  「阿望,還好你沒事!還好剛剛一切都只是個惡夢……」

  「……巧,我想妳可能誤會了……看看周圍吧……」偉望的聲音有氣無力,並且透露出一點失意……

  ……難道不是個夢而已嗎……?

  周圍並不像原來的房間一樣明亮寬廣,而是像牢籠一樣,佔地約五坪,昏暗且冰冷;四周的牆壁就像剛剛待著的長廊一樣斑白、滿是水泥漆剝落的破痕,就是沒有破舊海報或是紙屑……

  霉味充滿整間房,地上甚至有一灘灘的臭水!

  唯一的出口,就是一鐵鏽生了大片的鐵門,在上方開了一個圓型的小窗,透進來的不止是微光,還有陣陣寒氣……

  「阿望……我們……我們到底在哪裡……?」我驚恐的問著,我只依稀記得被一堆怪物包圍……然後就被送到了這?

  「我不知道……」

  看來他也和我一樣什麼都不清楚……對了,偉望的傷……

  「阿望,你的手沒事吧?」

  「好像沒事了……不知道為什麼,有人處理過的樣子,我也沒有想睡的感覺……」偉望抬起右手,原本纏在上面的布條,換成了繃帶……綁的還很好!

  叩噹!

  沉重的金屬撞擊聲從遠方傳來,不一會而,就聽到有人咆哮的聲音。

  「放開我,混蛋!放開我——!」

  這聲音極為耳熟,難不成……

  「……阿望,好像是正豪的聲音!」我和偉望馬上靠近鐵門的小窗,想要一探究竟……

  真是正豪!他滿身是傷,被三個穿著軍服的人在地上拖著……那些軍人就像剛剛遇到的怪物一樣,沒有臉!

  「正豪!正豪!」我大喊,想引起正豪的注意。

  「……關巧?是妳嗎?妳也在這?」正豪注意到我,馬上死命攀住門邊!

  「不止是我,偉望也在這!正豪,這裡到底是哪裡啊?」

  「我比妳還想知道!」正豪大吼,可以感覺出受了怨氣已久。

  但是,重逢沒有多久,又得要分離……

  一名無臉軍人直接往正豪的右腕,就是一踩!正豪還沒叫出聲,又被另一名軍人在左臉補了一拳,當場昏死過去。

  「你們在幹什麼?到底要把他帶到哪裡?」偉望破口大罵,對於這群無臉人不人道的行為感到極為憤怒!

  沒有人理睬偉望。

  兩名軍人把正豪架起,拖著他離開;剩下的一名重重的往鐵門踹了一腳,口中罵著聽不懂的話……應該說臉上的破洞傳出聽不懂的話,人就這麼離開……

  他到底在說什麼?聽起來……好像是日文……

  「他在說『還沒輪到你們』。」

  蒼老的嗓音,解答了我的疑惑……這不是老趙的聲音嗎?

  老趙,就站在我們背後,笑嘻嘻的站在我們背後……他剛剛有在站在這嗎?

  「巧,這個老頭是誰?」偉望倒是很機警,他也注意到了這個老頭不對勁的行為。

  「老趙,是這公寓的房東」我答到。

  「那你一定知道怎麼離開這了對不對?趙先生?」偉望態度很客氣,但我看到他緊握拳頭,好像沒有聽到滿意的答案就要打過去似的。

  「……這裡是公寓的正下方,原本是用當初用來躲避日本軍的防空洞,沒想到最後還是被發現,並且變成了他們的另一個管理所……」老趙娓娓道來,好像不想回答偉望的問題。

  咻!

  偉望一拳揮去……撲空?

  「那些爭戰過後的靈魂只會一直重複死前所做的事……這可以說是最可悲的了……嘿……」

  最後一個笑聲,慢慢消失在冷冽的空氣中……

  「這個老頭一定也是一夥的……」偉望回想起剛剛的感覺,明明就打在老趙的臉上卻揮了空;重點是,並不是什麼也沒有,而像是打在一團冷空氣上……是一種莫名的寒冷……

  碰——……

  一聲槍響,悄悄的來,也悄悄的走……

  正豪會怎麼樣?我不去想,因為我根本不敢想……

  「關巧……」像是在擔心什麼一樣,偉望同情的看著我。

  「我沒事……」語畢,我又哭了……

  「不要害怕,我們可以逃出去的。」偉望緊抱著我,發下這幾乎不可能的承諾……

  「阿望……我真的好怕……我不想死……也不想你死……更不希望大家都……」

  「我知道。」

  但,仍舊是愛莫能助……

  叩噹!

  鐵門打開,外頭站了五名穿著軍服的無臉人,他們話都沒說,就直接走過來,架住我們;我原本想要掙扎,但是偉望向我眨眼,要我別動……他有什麼方法嗎?

  外面就和之前走的長廊一模一樣……一樣的地方吧?走了大約五分鐘的路程,才到了一個較為寬廣的房間。

  大約是十五間剛剛那個小房間的大小;走到路口時,一名持槍的無臉人望著我……嚇!原本只有裂痕的臉,裂出一個凹口向上、新月型的洞……他是在笑嗎?

  然而,更駭人的還在後頭……

  原本在路口還沒有這麼明顯,但才剛踏進室內一步,一股血腥味和屍臭味撲鼻而來!我差點就吐了!

  室內除了站在路口的那一名無臉人,裡面僅有兩名持槍的,和一名大概是發號箷令的吧……?

  另一個東西吸引了我的注意……那就是那濃厚味道的來源……

  牆壁一角,堆疊著數具無臉屍體,就像之前在長廊遇到的一樣,可是,最上面的……

  正豪,就躺在最上頭……

  在眉心的一個小洞,那流出黑紅液體的小洞,就是他斃命的原因吧……?

  只是,他的模樣……如果我還能活著,我這輩子大概都忘不了……

  那面目猙獰的正豪,大概死前還在破口大罵吧?甚至,從眼角流出了血痕……很不甘心吧?

  我也是。

  想到這,我的淚水根本停不了……偉望撞了我一下,到底是……

  在角落,有一扇半開的門?

  「……等等我會給暗號,然後就一起往那邊跑……」偉望附我耳旁小聲說著,隨即就被無臉人給拉開。

  沒過多久,我們就被迫站在指定的位置上……一個地上,牆上都有血斑的位置上……

  沒有拿槍的無臉人說了一串聽不懂的話之後,兩名持槍的無臉人擺好架式,預備……

  「跑──!」偉望大吼,並拉著我往門方向跑去!

  兩聲槍響之後,很幸運的沒有打到我們;只見他們慌張的把槍放下,塞入一些粉壯物,又拿了長棍往槍管裡面攪和……我們已經跑到門邊了!

  但還是不夠快……

  其中一名已經裝填好,瞄準我這……

  碰——!

  槍聲將一切聲音蓋過,我的尖叫亦是如此……

  「巧,沒事吧?」偉望用爽朗的笑容看著我,讓我感覺到……

  ……罪惡感。

  「阿望、阿望──!」我哭喊著,因為等我回過神時……

  偉望直接把我向後拉,並且代替我,在胸膛上開一個孔……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傻?這是第二次了……第二次!

  「阿望……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巧,過來一點……」聲音虛弱,虛弱到我就快要聽不見一般……

  我靠了過去,他沒有說話,就像往常一樣,靜靜的看著我……呃?

  ……我整個人突然向後飛走!

  「阿望……」

  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要推開我?

  我疑惑得看著他,他在對我說話,可是我聽不見……那唇型似乎在說……

  「活下去。」

  「阿望──!」

  我撞到門,很快的就一個翻滾……我馬上爬了起來,不行!我要回去!我……

  門呢?

  眼前只剩下一個大衣櫃……我是從衣櫃滾出來的嗎?偉望呢?

  衣櫃裡面的東西原本就凌亂的,我發了瘋似的將裡頭的東西通通挖出來……沒有……沒有!

  怎麼會……?

  我癱在地上,怎麼可能會這樣?偉望呢?偉望怎麼辦?

  一連串的事情,讓我幾近崩潰!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妳是誰?」

  一個富有磁性的聲音問著……這裡有人?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