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傳奇。」那個人又說了一次,但南翟半句話也答不上來。沒辦法,這無法怪他。

  當南翟轉過頭去時,並沒有看到阿泰形容如聖人般的人物,沒有光鮮亮麗的衣服、引人注目的造型、甚至連阿泰當初所見得「氛圍」都不見半分。映入眼廉的,夜市三件九十九的短袖上衣、海灘褲、以及夾腳拖。鴨舌帽下面不見任何英俊帥氣的五官,因為一張某某戰隊的面具正掛在臉上。

  如果他不是遇到傳奇,肯定是碰上了神經病!不然這一定又是阿泰整人的手段之一!

  「……你跟我想像的……有點不太一樣耶?」

  「我知道,你一定認為像我這一號人物一定得穿件風衣、圍個圍巾、西裝褲、還有皮鞋和墨鏡什麼的吧?最好還擦些古龍水。但請你仔細想想,這裡是哪裡?」

  「……唬尾夜市?」

  「對,唬尾夜市。告訴你吧,今天就算是小馬哥來逛夜市,他也不會穿成那樣,懂嗎?」

  「不過這樣也太……」南翟看了看自己,只因為他也穿得差不多隨便,與之唯一的不同就是沒有鴨舌帽和莫名其妙的面具。

  「當你一個人逛夜市時,穿怎樣都無所謂,戴上一個面具除了在夜市應景,更可以免除碰上熟人的尷尬。隨時思考自己身處何地、身邊有何人、為了何種目的去搭配適當穿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你得花功夫學學才行。」

  被這麼一個怪人數落雖然很不是滋味,偏偏南翟又不知道該如何回嘴……難不成對方是一個比自己還嘴砲的高手?

  「這不是嘴砲,只是很簡單的分析說明而已。」傳奇再度開口,令南翟為之一顫,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在思考我是如何讀心之前,先去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吧?」傳奇指指背後人來往的人潮,就算快收攤了,夜市中的人還是不少。

  「我這人行事低調,一次只接一件案子,每一件案子的平均成功率是百分之百,事後客訴率則是零……嗯,因為完成後也沒有人能找得到我了。當然,你也有拒絕的權力,但容我奉勸你一聲──我接案子都是隨機尋找,假使你拒絕,以後再也找不到同樣的機會了。」傳奇緩緩伸出右手,正聲問道:

  「……你的答覆呢?」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抉擇,南翟猶豫不決。但他可不是被動的角色,隨隨便便就被人逼著下決定,那還像話嗎?

  「你又知道我要做什麼了嗎?自己先跑過來抓住我,又跟我說了一堆奇怪的東西……莫名其妙!根本就是莫名其妙!」

  傳奇沒有因此動怒,在面具後的他輕笑幾聲,老神在在緩道:

  「一個人會面臨什麼樣的選擇,決定於他之前有什麼樣的行動。方才觀察你雖然是偶然,但現在找上你則是必然,你的言行舉止讓我不得不選上你……還是,你要我說得再明白一點?」

  「什、什麼啊?」

  「呵,你這個不老實的阿宅……」面具後發出一聲竊笑,嘲諷與詭譎齊發。

  「……你不就是想找個女朋友,才跑來這的嗎?」

 

◆            ◆

 

  停車場的深處沒有什麼人,這裡唯一光源就是臨近碰碰車攤位所傳來的燈光,遠處喧鬧似乎也被裡頭的寧靜排除在外。這裡十分靜謐,隨著陣陣腳步聲,南翟似乎連彼此的呼吸都聽得一清二楚。

  ……兩個大男人來到這鬼地方做什麼?雖然對方事先有提想找個安靜的地方談,但也不用特別找個太過偏僻的地方吧?就算離夜市還不算遠,但這種被周圍漆黑逐漸吞噬的感覺可一點都不好受。另外,南翟根本無法確認他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傳奇,如果真是阿泰別出心裁的惡作劇,等等被肛了也是很有可能的。

  數種可怕的畫面自腦海一一浮現,例如突然被人蓋布袋、搶劫、甚至是全身剝光被扔在這……現在可只有南翟自己一個人,然而他卻連對方的底細都沒摸清楚半分,要說有多危險就有多危險。

  糟糕,他該逃走嗎?夜市的燈光就在背後數十公尺外,現在轉身跑掉還來得及。只不過,要是對方是真的傳奇又該怎麼辦呢?他也說過,這可是僅此唯一的機會,現在拒絕了,除非人生砍掉重練,不然就再也遇不上啦!簡直比魔物獵人二的黑狼鳥還要麻煩!

  「你想跑掉的話沒關係,我不會怪你。」走在前頭的傳奇忽地開口,又是這種幾乎看透內心的話。

  「誰、誰說我要逃啦!」

  「……那很好,因為這點距也差不多了,這裡離夜市不遠,希望能讓你安心些。」知道自己的不安完全被對方看穿後,南翟頓時面紅耳赤。

  「好了,讓我們言歸正傳吧。」他轉過身來,稍微扶正臉上的面具。

  「──你的目標是誰?」

  「呃……目標?」突然被這麼一問,南翟感到一頭霧水。

  「對,你打算把誰?不用害羞,直接說出來,因為這裡不會有第三人存在。」

  「這……」

  要把誰?即使是問句,配上那副自信也成了毫無疑問的肯定句,肯定有他出手,任何妹都不是對手。只不過,說要把誰?南翟也不清楚自己想把誰啊!他很確定自己要改變,但卻連個想得手的目標都沒有……好吧,老實說,南翟壓根沒有想過這回事,因為這念頭只要在心裡冒出一點點,南翟就害羞的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另外,他到現在還是不確定對方是否真有其人,若這一整齣奇遇都是演戲,那他可真會給別人笑到畢業,而且接下來每一年的同學會還是會被拿出來,一笑再笑。南翟得想個辦法,一個可以驗證他是否真是傳奇的方法。

  ……好吧,又該用什麼方法?南翟根本沒見過傳奇本人,更不用提了解他什麼了。

  「兩個大男人談論女人有必要三緘其口嗎?真的不用害羞,你不說,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幫你。」傳奇再度開口,似乎在催促南翟不要再耗下去了。

  別人可是傳奇,每秒幾十萬上下的傳奇啊!但南翟又不想被耍……等等,有了!南翟咧嘴一笑,這麼簡單的方法竟然得花三分鐘才能想到,最近真是宅過頭了他。

  「……行,要我說可以。」

  「嗯?那就說吧。」

  「好,不過呢──你能證明你真的是傳奇嗎?」南翟提高語氣問道,他斜眼看著眼前的面具男,心裡不斷拍手叫好。

  「我知道了。」傳奇不加思索的微笑道:

  「你在懷疑我。」

  「不、不、不,別說得那麼難聽,我只是想看一看真正的傳奇是不是真有網路上說得那麼厲害而已。網路世界眾說紛紜,情報之廣可謂無限大,不過在這裡頭又有著真真假假的疑慮。我最近還看到有人說,傳奇這人只是個騙徒,要大家千萬別上當呢……所以,你不認為應該替自己澄清一下嗎?以免日後又有人閒話。」

  「雖然說得冠冕堂皇,但你還是打從心底的懷疑我,我應該沒有說錯吧?」傳奇正聲一問,不禁讓南翟心頭為之顫抖一下。但對方沒有因此出聲訓誡,只是無奈的聳聳肩。

  「不過也沒關係。說說看,我要怎麼做才能讓你信服?王南翟同學。」

  「我看看……呃……等等,我剛剛有跟你提過我的名字嗎?」南翟錯愕的問道,他明明打從一開始就沒說過自己是誰啊?

  「資料情報的收集理應平時就該做好,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如果連這點基礎都不知道,我又該怎麼接案子呢?臨時的情報遠比不上經年累月的資料,學著點。」

  「……我還以為你只有偷窺和跟蹤的興趣,沒想到就連竊取他人資料的事情你也會做,跟隻老鼠一樣……」

  「別把話說得那麼難聽,況且要知道你也相當容易,你可比你自己所想像得還要高調許多。」

  「我?高調?」對於這種說詞,南翟感到不可置信。平常的休閒娛樂就是宅在宿舍,一切興趣都與動漫電腦脫不了關係,班上的活動更是幾乎沒什麼參與,聯誼自然就不用提了……這樣的他,竟然會是高調?

  「一個人的高調並不限制於外界,特別是將足不出戶當成生活信條的人,他們在另一個世界的成就往往不同凡響──我說得沒有錯吧?唬科版大家所公認的嘴砲王,mouthartillery。」

  南翟的心頭猛然一震,mouthartillery這個名稱可是自己在BTT所用的名稱,挾著網路匿名的力量,南翟以此名稱不知道嘴過了多少傢伙。上至有頭有臉的名人、下至沒大沒小的小鬼,凡南翟光顧的帖子,一定留下人人生畏槍林彈雨,逢嘴必勝的他更有著「嘴聖」一名。

  可是,他一次也沒有公佈過自己的姓名,更不用提其他基本資料,因為一有人知道,肯定會有挾怨而來的仇家。隨手一算,南翟網路上的仇人數目真多到不像話。

  然而,眼前戴著面具的怪咖卻能夠清楚了解南翟在網路上的身份,排除掉自己洩漏資訊的可能性,唯一的方法就只剩下……追蹤IP?

  ……傳奇能夠做到這種地步嗎?

  「哈,瞧你吃驚的。」傳奇輕笑幾聲,就算看不到臉孔,南翟還是能想像那種自豪的欠打模樣。

  「……說,你還知道我什麼?」

  「該知道的大概都知道了,甚至是不在網路上的資料也是……怎麼?想要我一一道來?」

  他一定是天殺的駭客!南翟在心裡怒吼道。

  「不……不用,我知道你情報收集的技巧相當不錯,這樣就好了……呵呵……」南翟勉強微笑,十分苦澀的微笑。

  「那麼,我們可以進入正題了嗎?」

  「等等,等一下……」南翟轉念一想,才驚覺自己又差點中了他人的陷阱!他並不是完全保密住,例如阿泰就是極少數知道南翟網路身份的一份子,假使阿泰有心要整他,怎麼可能不把這些資料告訴面具男呢?

  好樣的,今天究竟怎麼了?老是給人唬得一愣一愣!

  「就算完全知道我的資料,這樣還不能代表你就是傳奇吧?頂多知道你是個喜歡窺探他人隱私的變態。」

  「嗯,那倒也是……好吧,你說說看,我該如何證明給你看?」

  南翟往夜市的方向看去,雖已接近收攤時間,但還是有不少人在各個攤位前流連忘返。然後,一個惡毒的想法自他腦中萌芽。

  「……把妹……」

  「嗯?」

  「既然是傳奇──」南翟抬起頭,提高音量喊道:

  「──那就用把妹來證明!」

  「可以。」

  面具後的嘴臉微笑道,從容不迫。

 

◆            ◆

 

  「三分鐘內要到電話號碼就可以了。」南翟如是說著。

  接近收攤時分,人潮仍在,雖不及尖峰時刻那般洶湧,但依舊不少。來來去去,偶而蹴足於攤販前對著商品指指點點、偶而在其中小跑步快速穿梭。南翟與傳奇就站在角落邊,望著眼前此起彼落的人群。

  「三分鐘要到電話號碼,這會不會太簡單了點?」傳奇笑問道,語氣滿是輕佻,南翟的題目在他眼裡完全不算難事。

  南翟當然也知道這個題目不難……好啦,對他來說,這題目簡直比滿是原文的工程數學課本還要難上千百倍!但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辦法來測驗出這面具男的真實性呢?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還得加些條件才行。

  「還不只這樣呢!」

  「喔?還有什麼嗎?」

  「為了預防你事先跟別人套好,所以要電話的對象得由我來指定才行!」

  以南翟心機沉重的程度,他一定會選擇那種連接近都難以接近的對象,例如已經有男朋友的女生、帶著小孩的歐巴桑、甚至是流氓的情婦──最後一個似乎驚險刺激許多?南翟不懷好意的微笑綻了開來。

  「不管任何對象,你指定,馬上辦好。」傳奇的語氣依然一片輕鬆,絲毫不知南翟打著什麼壞主意;另外,又像是不管南翟出什麼難題,傳奇都有辦法迎刃而解那般容易。

  好啊,等等一定讓你啞口無言!南翟在心中暗暗發誓。

  很快的,他便發現了絕佳的難題。只見一群人走了過來,四五個男生中卻只參雜了一名女孩。姑且不論這名女孩的男友是誰,光是想要接近攀談就有不少難度,就連上廁所都還有其他雜魚在旁守護……有什麼比這還要更適合刁難人呢?南翟對自己的壞心腸感到自豪。

  「就她吧。」南翟指了指人群中的女孩,在男生中談笑風聲儼然是名女王。

  傳奇觀察了一會兒,慢慢吐出一句話:

  「……你這人真是……」

  「嗯哼?會太難嗎?」南翟嘻皮笑臉道,幸災樂禍永遠都是人類的消遣。但沒有想到的是,傳奇搖搖頭,從容笑答:

  「你這人真是好心,出給我這麼簡單的題目。」

  「簡、簡單?」南翟瞠目結舌看著傳奇,這種與赴死無異行動竟然算簡單?

  「等著瞧吧。」傳奇轉轉脖子,清脆的「喀啦!」聲是出發的前哨。就在要動身前,傳奇忽地轉過頭來。

  「……對了。」

  「怎麼?想放棄啦?」

  「不,不是。」即使看不到臉,但傳奇此時的語氣像是在微笑。

  「──等等你自己小心點,該跑的時候就要跑。那麼,我出發囉!」

  「……什麼?什麼該跑的時候就要跑?喂,等等啊!」南翟聽得一頭霧水,他現在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是打算幹嘛?正想問個清楚時,人卻已經走了出去……說實話,南翟有非常不好的預感。

  就看傳奇筆直往人群走去,他背對著南翟拿起面具,但又像戴帽子那般遮去大半張臉。

  然後,待他一走進,直接就是給摟著女孩的男生臉上一拳。

  他在做什麼?他究竟在做什麼!南翟不禁掩住自己的口鼻,對於眼前發生的一切不敢置信。

  那瞬間有如慢放的影片一樣,男生在重擊之下爆出一陣鮮紅,叫都還沒叫,往後一翻,就這麼橫躺在地上直呻吟。那毫無預警的一拳,估計是直接把他的鼻樑給打了個粉碎。

  要不是女孩尖叫出聲,很可能周圍的群眾還陷入錯愕當中。一時間,髒話與喊叫漫天紛飛,害怕被捲入其中的人群往四面八方散逃而走。而在這之前,傳奇早先一步遁入人群之中,把後頭的那位倒楣男子的朋友給甩個老遠。

  「幹!把那傢伙抓出來!娘哩,竟然給對我朋友動手!」

  「還記得那混帳長什麼模樣嗎?」

  「他戴了個天殺的面具!媽的,應該是往這跑了,趕快過去!」打手群很快的也推開人群往前擠,不抓到對自己兄弟動手的傢伙誓不成人!

  「靠……玩真的啊?」南翟往旁一鑽閃過人潮,打從心底佩服傳奇的所作所為。不過,這樣子真的能要到電話嗎?他很懷疑。再說,傳奇人又跑哪去了?

  當他還在從人群當中搜索面具男的影子時,一塊黑影迅速蓋住他的視野。還來不及搞清楚發生什麼事,就有一道熟悉的聲音對他耳語:

  「好了,你可以開始逃啦!」

  這個聲音,毫無疑問就是傳奇!

  「喂,到底怎麼回事?」南翟開口問道,但傳奇人又不知閃去哪個角落。待他拿下遮掩住視野的東西時,南翟的臉頓時一片慘白。

  面具正穩穩握在他發著抖的手中,傳奇可笑的戰隊面具──傳奇之所以要南翟準備逃跑的原因嗎?利用他當誘餌!

  「喂,那混帳在這裡!媽的,給我過來!」

  南翟往咆哮聲看去,就看三五個人以極快的速度靠近自己。這下可真是慘了,照他們憤怒的程度來看,絕對不會給南翟一個辯解的機會。連逃跑的時間也不大想給。

  「可惡……明明就不是我幹的啊!」

  南翟仰天哭喊,轉身往後逃去,開始驚險刺激的逃亡之旅。

 

◆            ◆

 

  慢步其中,將一切喧鬧踩於腳下,搔搔鼻子,彷彿一切的混亂事不關己。即便是自己造成,他一樣滿不在乎。

  他的行動另有目的,現在並不是排解過錯的時機。反正,已經有人替他擔下了過,雖非出於自願,但那只能說是自作自受,「不可試探主──你的上帝」,倘若他是耶穌,這句話現在可真適合,差別只在於真正的耶穌並沒有出手教訓惡魔。

  慢慢推開人群,滿是髒話的喧囂已離此遠去,這正是他想要的。不用多久,他馬上便找到了行動目標。在圍成一小圈的人牆中,一男一女是大家注目的焦點,一個流淚,一個流血。

  「不好意思,請借過一下好嗎?我是他的朋友……」他逐一推開人牆,慢慢擠入其中。

  只見女孩環抱住自己的男友,突如其來的一切完全嚇壞了她,讓女孩泛紅的眼眶不斷滴著無辜淚水。然而躺在她身上的男生,此時像個被欺負的小狗呻吟落淚,歪斜的鼻樑滿是不斷湧出的鮮紅,無論旁人怎麼指示止血,傷口依然不見好轉。

  「你們那樣是止不住的,讓我來。」他輕輕給了女孩一個心安的微笑,然後不顧還在掙扎的男生,一把將他的袖子扯離上衣。

  「喂,你……你做什麼?」男生驚慌失措的叫嚷道,因雙眼被血滲入的關係,無法看清任何景象的他更顯驚慌。

  「替你止血,別動。」還沒等對方出聲抗議,手中的斷袖便一把往他的口鼻強壓下去。

  「……我幫你看了一下,你的狀況實在不妙,要是繼續拖著可能會有難以收拾的情況。這我有經驗。」

  「請、請問會出什麼事?」一旁的小女友焦急問道,焦慮的她又掉下更多眼淚。雖然有些對不起她,但這正是他所想要的情況。

  「嗯……可能會無法復原,鼻字就此歪一輩子。」

  「什麼?」男生尖聲叫道,這一喊臉上的劇痛讓他又差點說不出話來。

  「總之,我認識一個對此有經驗的醫生,剛好也要順路去看看他,不如我載你過去吧?」

  「好、好、好,拜託了,我的鼻子……嗚……」

  「對了,還有……」他轉過頭來,又是一個迷人的微笑。看著女孩,笑問道:

  「為了等等方便連絡妳,可以給我妳的電話號碼嗎?」

  ──三分鐘?根本不用。

 

◆            ◆

 

  真是個清新爽朗的早晨……不,這其中夾帶著一點烏雲,該說是陰天嗎?夾帶著絲狀般的尾巴,據說隔沒多久都會下起惱人的大雨,或許該稱之為暴風雨前的寧靜比較恰當?還是晴時多雲偶陣雨?南翟不知道,他的腦袋一片混亂,全身痠痛的他只剩下滿心對於生存的美好渴望。

  看著房間內完全沒變過的髒亂模樣,平時再怎麼令人心煩,現在看上去卻有種說不出口的感動。南翟在床上翻了個身,疊在枕頭旁的漫畫山便因此倒下,砸了他滿臉,看上去疼痛不已──不過,這是活著的感覺。

  因為痛,他才能確切感覺到自己的生命鼓動!

  大口大口吸著活著的喜悅,就算只是垃圾的髒臭與宅氣,那都令人感到歡欣鼓舞。

  活著!

  是的,還活著啊!

  然而就在此時,命運的沉重鐵槌突然敲下。

  敲門聲自門口傳來,輕輕幾聲,但餘音迴盪良久。南翟轉向門口,早上八點多而已,誰會不上課跑來擾人清夢?

  門又敲了幾聲,節奏平穩,絲毫不變,但卻帶著催促人的緊張意味。南翟依然倒在床上,他連動根手指頭都不願意。只不過,外頭的人似乎沒有這麼好心。

  又敲了第三次,次數一樣、節奏一樣、施力一樣。不知怎麼,那令人不安的意味更加濃厚。

  對了,也許是阿泰!

  現在只要一想起宗政泰那個傢伙,南翟就恨得牙癢癢,什麼傳奇?什麼把妞高手?什麼戰隊面具啊!那個讓南翟惹禍上身的面具還握在他手中,一個使勁,便宜的塑膠面具就這麼在手中稀爛。

  連同對傳奇的恨意,南翟得把這股怒怨宣洩在阿泰身上,由不得他狡辯!

  他從床上跳起,快步走到門前。南翟沒有立刻打開門,在那靜候著,直到門外傳來第四次的敲門聲時──南翟一把給它打開,一連串髒話早已蓄勢待發!

  「幹你……呀啊──!」

  三字經都還沒說完,南翟就發出一種小女娃般的尖叫,並沒命似的往房內衝去,完全不管門外的人會做何感想。

  南翟把頭埋入枕頭當中,簡直與藏起腦袋的鴕鳥沒有兩樣。

  腳步聲響起,一陣一陣,輕盈中帶著自信的沉重。門外的來者走近床邊,輕輕笑了幾聲,逕自拉來一張椅子坐下,問都不問。

  「早安,昨天還睡得好嗎?」那嗓音,爽朗中滿是磁性。

  傳奇,昨天害南翟惡夢一場的面具男。

  他今天的穿著與昨天反差極大,格子襯衫搭配吊帶褲的隨性穿搭,予人一種英式學院風的感覺。傳奇今天不戴面具,倒戴了個紅白相間的方格口罩,拿下帽子腦戴頂著一頭輕短的旁分,無框眼鏡令其頗具一股書卷味。

  可是,即使眼前的人再怎麼和藹可親,那都是昨天差點令他身陷危機的真兇。南翟可不曾想過,會發生那種事的原因全出於自己的考題上。

  「你……你又來幹嘛?害我害得還不夠嗎!」南翟從枕頭中露出臉來,雖然口氣兇狠,但眼中滿是恐懼。

  「王同學,你說話總是很傷人呢,這樣可不會受歡迎喔。」

  「要你管啊!我說話的態度誰也管不著!」

  「唉,難怪你昨天要來找我了。」南翟聽了頓時啞口無言。

  「這個。」傳奇摸索自己的口袋,從中拿出一張紙條遞到南翟面前。

  「……什麼東西?」接過紙條,上面只寫著一串十位的數字,看起來像是手機號碼。

  「昨天打賭的內容你該不會忘了吧?那就是你要求的,三分鐘內要到電話我確實做到啦,只可惜昨天原本想交給你時,你人卻不知道跑哪去了。」

  「還不是某人害得……我昨天一度以為自己會被人活活揍死耶!」

  「所以我才要你準備逃跑,不是嗎?再說,你現在能躺在床上,不就代表什麼事也沒有嗎?」

  「心靈的傷害可是一輩子的,混帳!一個國家幼苗就這麼被你摧殘殆盡啦!」

  「所以,這個世界上才有心理醫生這個職業。假使你不嫌棄,我也可以另外花時間對你做心理輔導,算是我對你的補償。」傳奇眨眨眼笑道。

  「……免了,誰知道你又想做什麼!」

  「喂喂,都說幾次了,別把話說得那麼難聽嘛?算了,說話習慣這種事情是常久累積的,也不是說改就改……但是別擔心,往後的時間裡,我將會完全教會你在什麼時間說什麼話、用什麼態度說話、為了什麼目的說話。憑你嘴砲的資質,我相信很快你就能得心應手。」傳奇站起身來,窗外的陽光在他背後,一時間,南翟看不清他的臉孔,背光的他恍如聖人那般不可侵。

  「所以,你準備好要接受訓練了嗎?」

  「……訓練?」

  「對。」傳奇笑道:

  「──脫離單身的訓練。」

  這對南翟來說,無疑是個吸引人的願望,他之所以找上傳奇不就都為了這個嗎?

  脫離單身的窘狀,在大學最後一年中修好他的戀愛學分,讓自己成為不再受人嘲笑的阿宅。

  特別是自己內心的孤獨,終於有機會獲得填滿,而不再只是漫無目的而活……這個,不就是自己所想要的?

  「……交給你,我真的可以把到妹?」

  「當然,昨天你也已經見識到我的實力了,不是嗎?交給我,百分之百會有女朋友。」

  或許,阿泰說得並非謊言。

  或許,自己真碰上了奇蹟。

  無論過程是如何艱辛,南翟都挺過來了,傳奇站在他的面前詢問意願,這就是最好的證明!不管上天派下的考驗有多艱難,至少南翟都挺過去了,不是嗎?

  現在,他即將跳上把妹的最佳跳板,只要花點時間接受傳奇教導,哪還需要怕交不到女朋友?以後,他還很可能要躲避倒追的人潮呢!

  南翟不自覺笑出聲來,那詭異的程度足以嚇跑任何女性。

  「看你的表情,似乎已經答應了?」

  「呃……這個……我……」

  還猶豫什麼?內心咆哮吶喊。

  「……嗯!」南翟從床上跳起,馬上跪在傳奇面前。如今,他已經丟下所有尊嚴,只因為傳奇會另外給他男性應有的尊嚴!

  「──請容我叫你一聲大葛格!」

  「呵,請不要這麼稱呼,叫我泡妞俠就好。」

  「是,泡妞……嗄?」

  「沒錯,泡妞俠。」傳奇推了推眼鏡,嚴肅的神情似乎不像在開玩笑。

  「這算是我的習慣,每一次接下案子就給自己一個稱謂給人稱呼,無論是蛋糕王子、全民情神、把妹魔人、還是天才釣馬子手。這種感覺就像正義使者一樣,不是嗎?」

  正義使者?看樣子,這位傳奇根本就是個自戀狂!

  「我知道這樣很自戀,不過唯有這麼做,我才會認真,才會確切感覺到對你們這群單身漢的責任感,懂嗎?」

  又被看穿了心思!南翟連忙點點頭,不再做任何多想。只不過,他還是怯生生地問道:

  「那……蒙面也是因為這樣嗎?」

  「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這是理所當然吧?」

  「果然啊……」

  說不定,這位傳奇很可能比想像中的還要孩子氣許多。

  「好了,既然答應了,那麼廢話不多說,讓我們趕緊開始吧!」傳奇搓揉雙手,準備十足。

  「先告訴我,你到底喜歡誰?名字?什麼科系?學號?又修了什麼科目?平常走哪條路?習慣?興趣?相關的東西越多越好,這樣我調查起來也越方便,你也能更快得手。所以,告訴我,你所知道得一切。」

  「呃……這個嘛……」

  老實講,這個問題就連南翟都沒有個底了。

  就像前面所說,雖然一股腦的想要擺脫單身,但南翟現在連半個對象都沒有,又能提供什麼資料呢?也罷,這樣應該沒什麼關係才是吧?

  「事實上,我到現在都還沒有對象。」

  空氣在剎那間似乎凍結了。

  「……請問你這是什麼意思?」傳奇問,與方才的熱忱相比,他現在的語氣明顯冰冷許多。南翟不清楚自己說錯了什麼話,只能結結巴巴地繼續說道:

  「欸……就是說……我還沒有喜歡的人啦。不過,我是真的想要交女朋友……請問你正在生氣嗎?」

  「不,我以為你只是害羞,沒想到真的沒有對象……」傳奇倏地起身,他搖搖頭,無奈嘆道:

  「抱歉,那這樣子我幫不上你任何忙。」

  ……幫不上任何忙?

  怎麼回事?現在是在搞笑嗎?這種感覺就像是整人節目的員工,不小心整到了某個功夫高強的傢伙而被痛打一頓,且還是在Live直播的時候!

  「請問……為什麼?你不是傳奇嗎?只要照你說得話做,任何女孩不都手到擒來?成了像你一樣的萬人迷,我根本不用擔心有沒有對象吧?不是嗎?啊?」

  「請不要把泡妞想得太輕鬆了!」傳奇正聲吼道,嚇得南翟跌在床上。

  「……成為萬人迷和把妹完全是兩回事,前者並不是任何人都能靠努力辦到,那其中包含著天生的才能,懂嗎?只有把妹……只有把妹才不一樣,那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只要有對象,就能夠找出最有效的攻略之道。那跟遊戲是一樣的道理,只有遊戲開發者才有辦法讓任何魔王一擊必殺,普通玩家就只能自己努力、摸索不同魔王的不同攻略技巧,並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方式將魔王擊倒。這樣講,你應該懂吧?」

  「可是,只要花點時間,也有玩家能把全部的魔王攻略完畢,不是嗎?我這人很有耐心,不怕花時間……」

  「你又知道要花多少時間了?」傳奇反問,不帶任何一絲感情。

  那股魄力逼南翟說不出半句話。

  「抱歉,我得先離開,晚點還有其他事。」傳奇站起身,直接往門口走去,看也不看南翟一眼。

  此時的南翟趴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傳奇的一番話給他不小的震撼,讓他連回嘴的機會都。他的表情槁木死灰,失落與絕望深深烙印在南翟的臉上,還有心中。

  就在傳奇將要走出去時,他突然停下腳步。

  「不過……」他頓了頓,接著說道:

  「我也不是那麼狠心的人,因為是正義使者般的存在,所以以後你真有了目標,可以去唬尾夜市。到了那時,我自然可以看出來你需不需要我的幫助。再見。」

  語畢,傳奇走了出去,只留下離開時的腳步,仍然停留在南翟的耳邊,不斷迴盪。

  「……什麼跟什麼嘛……」

  南翟把腦袋埋入枕頭中。

  就像傳奇進門時一樣,他逃避著。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