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都是星期一早晨,平平都是一樣的課──但今天,阿泰的心情卻惡劣到極點,每一步跨出去都沉重無比,像是打算把地板直接踩破一樣。

  原因無他,正因他找不著傳奇。

  不知繞了夜市幾圈,無論怎麼看,就是看不到任何像傳奇的人。雖然自己與他待過一段時間,阿泰也曾試著調查傳奇的真實身分。只不過,無論如何那都實無解的謎、無答的題。

  除了傳奇外,阿泰還有令一個疑惑──他最敬愛的學長,王南翟。

  昨天明明說好兩個人一起進行地毯式搜尋,但就在開始不到二十分鐘,南翟就傳簡訊過來說什麼肚子痛,得先回家,然後就把他丟在那直接走人……這未免也走得太過倉促了吧?而且事後就什麼消息都沒了,連個道歉也沒有!

  對此,阿泰的心中有個答案。雖說只是推測,但只要想想和傳奇合作的那段時間就可以知道──南翟一定遇見了傳奇,而且還被嚇令絕對不能聲張。

  可惡啊!原以為南翟應該比自己所想像得有骨氣,看來事實並非如此。看來無論任何想交女朋友的可憐蟲一遇到傳奇,周圍的朋友就全忘光了!阿泰經歷過,他當然清楚這一點。

  「……啊!」阿泰不禁喊了一聲,只因南翟就在眼前等電梯的人群中。

  一個箭步衝了上去,阿泰冷不防地從背後大力拍了一下南翟,只見他像是被鬼給攫住一般,大大嚇了一跳。

  「……學長,別那麼激動,是我啦。」

  「喔?噢,阿泰,你一定要這樣神不知鬼不覺的嗎?嚇死我了……以後站在我後面時先出個聲吧!」

  「那先對你說聲抱歉。不過,學長您今天好像特別緊張呢?」

  「有……有嗎?」南翟結巴道,眼睛不斷看向其他地方,就是不敢看著阿泰。當然,阿泰也注意到這奇怪的舉動,他便更加懷疑。看樣子,阿泰得先出擊才行!

  「學長,您還記得我們上星期五一起去找傳奇嗎?」

  「嗯,還、還記得啊……」

  「只不過,學長您才剛開始沒有多久,就說自己肚子痛想先回家呢。」

  「呃……你也知道,急性腸胃炎嘛!這種東西既然叫急性腸胃炎,當然是急性的囉!」

  「嗯……這樣說也是。如果學長真的是肚子痛,那我就放心了,我還以為學長……」阿泰逐漸提高了音調,但那種要說不說的態度著實釣南翟味口。

  「怎、怎麼了嗎?」

  「……我還以為學長碰上了傳奇,而且故意不跟我說呢!」

  此話一出,真的完全嚇壞了南翟。就看他立刻往後退三步,下巴張開之大就像要脫臼一樣。

  看來,真的和阿泰所想得一樣。現在就只等他親口承認了!

  「咦?學長,您為什麼要那麼驚訝?我說錯什麼了?還是我說、中、什、麼、了?」

  南翟趕忙搖頭、收起下巴,硬是要自己嚇呆的臉擺出微笑。

  「不、不是啦,我只是很擔心……不,我是在想你怎麼會……會這樣猜測我啦!哈哈!真是莫名其妙呀!哈哈哈!」

  「沒辦法,因為學長您每次說錯話總是會用大笑掩蓋過去啊。」阿泰瞇起雙眼,像是頭心懷不軌的豺狼。

  糟糕!這真是太糟糕了!南翟此時已無後路可退,若再用「哪有這回事!」或「今天天氣真好!」之類的回答一定會被識破,到時後,南翟最後的希望就會隨著約定的破壞一同消失……他不想這樣!大學四年級了,這是他最後的機會啦!

  「啊啊!電梯來了,我先趕去上課啦!那老師可是大刀呢!有空再聊,阿泰,掰!」就跟上次一樣,南翟再度無視阿泰在後頭的叫喊,擠身進入客滿的電梯中。

  電梯關起的剎那間,他似乎還聽到阿泰在外頭大聲對他老媽打了聲招呼。

  「……對不起啊,阿泰,雖然我也很想幫你,不過我的幸福更為重要啊……你都已經碰過傳奇一次了,現在就把這機會讓給我吧……」南翟大嘆一口氣,看著不到幾公分的電梯門,阿泰平常那張哭喪的臉似乎又浮現在眼前。

  「……我真是差勁……」

  「是啊,同學。」

  南翟暗暗吃了一驚,他慢慢轉頭,那張熟悉的便秘神情映入眼簾。

  「雖然是第二次了,不過……還是很痛……」那人眨眨眼,泛紅的眼眶隨時都會掉出眼淚一樣。

  「……歹勢……」

◆            ◆

  搖搖晃晃、東倒西歪。

  南翟大口大口喘氣,步伐不再迅速、沉重如鉛。

  東倒西歪、搖搖晃晃。

  他不時回過頭去,只要背後有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讓心臟險些跳出胸腔。

  東倒西歪……

  是因為體力透支的關係嗎?南翟開始覺得頭暈目眩,像是隨時都會吐出什麼一般。

  搖搖晃晃……

  ……好吧,說真的,再繼續跑下去他就真的要吐出來了。不管胃裡頭還是更深處。

  現在,他只想好好休息……拜託,一下就好……

  「學──長──!」

  一聲咆哮搖醒南翟,催促他得跑更快、更遠、更不顯眼!那是阿泰的喊叫,他知道,他當然知道!

  「……怎麼追那麼緊啊……」南翟小聲咒罵了一句,但沒辦法,他也只能盡全力繼續跑了。

  這場追逐戰是從十分鐘前開始,出發地點為第三教學大樓的七樓,就在二號研討室的門口。下課鐘一響,阿泰就站在門口,無懼其他學長姐的目光站在那兒。

  南翟知道他為什麼會站在那,他們倆彼此都很清楚,起火點的源頭總是一目瞭然。

  阿泰站在門口,神色猙獰,沉默不語;南翟也是,立於教室中,一道冷汗滑過臉龐。兩人對立良久,直到教室內的學生都走光了,他們還是站在那兒,一動也不動。

  「啊……同學,離開時別忘了把燈和冷氣關一關喔。」老教授叮嚀了一句,收起公事包,也離開了。

  而就在教授踏出教室的瞬間──比賽正式宣布開始!

  他們無視教授的請求、更無視眼前的桌椅,荒唐的追逐戰便就此展開。兩人先在教室內上演障礙賽跑、外頭的走廊、樓梯、就算到了街上也依然在你追我逃。

  他們的眼中除了彼此,什麼都沒有。

  最後,就變成現在這樣。但即便筋疲力竭,兩人的追逐仍未停止。

  南翟逃進宿舍區的樹叢裡頭,他不敢大意,直到盡頭的矮籬前。一個翻身,南翟便將自己窩身於矮籬之後。

  不時探出頭來,就看阿泰在籃球場周圍慢慢跑著,左顧右盼的他依舊沒有放棄尋找南翟。一直這樣持續半個小時之久,阿泰這才垂頭喪氣的走回宿舍大樓裡。

  南翟沒有立刻出來,或許這只是個圈套。十分鐘後,他才長吁一口氣,站起身揉捏他痠麻的雙腿。

  看看時間,也該是連絡傳奇的時候了。

  「嘖,為了甩掉阿泰花了這麼多時間……」南翟拿出手機,看也不看便直接按下撥號鍵。

  那是傳奇特別準備的手機。從外觀上來看,它的螢幕一片漆黑,該有的按鍵也僅剩撥號和關機便無其他。裡頭的電話號碼不用多說,也就只有直通傳奇的一條。這只手機除了傳奇,誰也連絡不到,就連警察和消防隊也一樣。

  聽孔響到第三聲,立刻被人接聽。

  「喂。」爽朗而帶著磁性。沒錯,正是傳奇。

  「我人在宿舍。」

  「嗯,但你花的時間會不會太長了點?」

  「是喔……」南翟低聲嘟噥。要不是傳奇禁止他在有第二人的空間裡打電話,南翟哪會需要花那麼多時間!

  「希望你下一次逃跑時能俐落點。」

  「你……全看到了?」

  「任何事情都逃不過我的耳目。雖然時間慢了些,但也代表你有把我的話聽進去,這樣做就對了。那麼,你先過來藍球場這吧?我在第一個球框附近的椅子上。」語畢,電話應聲掛上。

  不用多久,南翟便在籃球場附近發現了傳奇。

  ……或許該說,想不發現真的很難。傳奇身穿一襲迷彩軍裝,臉上頭巾、安全眼鏡樣樣備齊,下半張臉更圍了個骷髏頭的領巾,手拿模型槍的模樣看起來殺氣十足。仔細看看周圍,所有經過他附近的人大都繞路而行,雖說還是有少部分較為好奇者會湊近瞧瞧。

  南翟搔了搔臉頰,沒辦法,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去找傳奇了。就在南翟走近前,傳奇迅速舉起手中的模型槍,指著南翟冷聲道:

  「記得,下次脫逃的動作要更加俐落。」

  「知、知道了啦,這樣很危險耶!」

  「嚇嚇你而已。」傳奇收起模型槍,詭譎的笑聲不絕於耳。

  「話說你又幹嘛穿成這樣?超顯眼的……」

  「沒辦法,剛剛玩完生存遊戲後才趕過來的。」

  「唬科有生存遊戲社?我怎麼完全沒聽過。」

  「你當然沒聽過,因為根本沒有這個社團。不過,唬科有一個生存遊戲的同好會,雖然不像一般社團有辦公室或者學校方面的援助,但這東西本來就是靠個人起家。我們都用槍管交談……懂嗎?」傳奇再度舉起槍枝,擺起瞄準目標的姿勢。

  「但這些都不是現在的重點。好了,你說得女孩在哪?」

  「等等,傳奇,我先找找……」

  「欸──?」傳奇將槍管對準南翟,其氣勢就像隨時都會扣下扳機。

  「……怎、怎麼了嗎?」

  「我說過要稱呼我為什麼,難道你忘了?」

  「……是,泡妞俠,對不起,我錯了……」

  「很好。」傳奇心滿意足的收起槍。

  南翟可真沒辦法像他一樣心情愉悅,因為傳奇的一舉一動都跟小孩子一樣幼稚,令人難以忍受!要不是今天得靠他來交女朋友,南翟怎麼可能會對傳奇低聲下氣?嘴爆他都來不及了……

  「我知道你無法忍受我自以為是的態度,不過這是我的行事作風,也是我自信的來源,希望你能諒解。」

  南翟大吃一驚,這種看破心思的話語再度出現!

  「呃……我並沒有這樣想啊,哈哈哈……」

  「呵。先辦正事要緊,看到那個女孩了嗎?」

  「我看看……」

  放眼望去,藍球場上滿是一組組打籃球的人潮,再加上溜冰以及滑板的社團成員,要從中找出一名特定的人還真有些不容易。南翟瞇起雙眼,定睛凝視良久──接著,他便看到了。

  熟悉的馬尾依然跳躍著,其主人臉上的微笑更是令南翟心跳加速,南翟甚至還記得她頭髮上飄散的洗髮精香味。就是她,深烙於南翟心中的女孩。

  「傳……泡、泡妞俠,就是她……」南翟伸出顫抖的右手指著遠方,他現在頭不敢抬起來,深怕有人知道黃昏留下了多少紅霞在他臉上。

  「綁馬尾的那一個?」

  「嗯,綁馬尾的……那一個……」

  「喔……」順著南翟所指的方向,傳奇也很快就看南翟朝思暮想的女孩。他輕笑出聲,看著南翟笑道:

  「嗯……你的標準未免也太高了點吧?」

  「是誰說他把妹的成功率百分之百的啊!」南翟一怒之下咆哮起來,長張臉原本就夠紅了,現在因憤怒更是紅得可以反過來染紅夕陽。

  「哈哈哈,說笑而已,何必這麼認真呢?相信我,你有交女朋友的本錢,好嗎?」

  「最好是這樣……」雖說是一句誇獎,但南翟聽了可高興不起來。他是南翟,他很清楚自己身上有什麼、沒有什麼。如果自己真有交女朋友的實力,現在也不會拉下臉去求傳奇,不是嗎?

  「好啦,泡妞俠,現在你也知道人了,所以我現在該怎麼做呢?不會一開始就叫我過去搭訕吧……」南翟全身發著抖,就算是幻想,他也想不出該說什麼話。

  「不,你不適合搭訕。假使現在叫你過去,你肯定連一句『今天天氣真好!』都說不出口。」

  「……雖然聽起來很不爽,但的確是這樣……那我究竟要怎麼辦?」南翟大嘆一口氣,彷彿自己已經沒有了明天一般。但傳奇就跟往常一樣,笑笑,從容不迫。

  「放心好了,任何事情都有變通的方法。今天你就暫時先看我怎麼做吧。」他往背後一伸,一疊紙就這麼憑空冒出……這是怎麼辦到的?且仔細一看,傳奇手中的紙類似於一種基本資料的空白卷。

  「泡妞俠,這是?」

  「就跟你看到的一樣,這些只是空白的基本資料卷。俗話不是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嗎?所以,先了解對方是必要的。那,我就先過去啦。」

  只見傳奇踏著輕快的步伐直接出發,難道他不知道身上穿的迷彩服和模型槍有多麼駭人嗎?南翟眨眨眼,對於傳奇的做法不敢置信。

  不過,普通人會乖乖留下基本資料給其他人嗎?

  關於這點,南翟相當懷疑。

◆           ◆

  「同學,不好意思,請問能幫個忙嗎?」傳奇以爽朗的聲音問道,略帶笑意的語氣就像是寒冬之日,溫暖無比。

  馬尾女孩與其朋友們都暫時停了下來,看到來者一身迷彩服,吃驚多少都寫在臉上。這是傳奇預料之內的反應。

  「請問……」

  「妳好,我是唬科生存遊戲同好會的人啦。想請問一下,妳們會對生存遊戲感到興趣嗎?」

  把「生存遊戲」四個字搬出來,女孩們的臉上逐漸顯現出難色。

  「……生存遊戲不都是男生在玩?我們只是女生而已耶……」

  「小姐,就是因為妳有這種想法,所以我才會找上妳們啊。」

  此話一出,真勾起了她們的興趣。

  「男生就該出去打打殺殺,女生就該在家清理家雜?要知道,現在已經是兩性平權的時代了。雖然大家都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但又有多少人做到?男性大部分照樣輕視女性,而女性也習慣著被男性所輕視。我這麼說沒有惡意,不過這是事實啊。」

  即使有些不悅,但眼前的軍裝怪咖並沒有說錯任何話。

  「只不過呢,請看看這些……」往背後一伸,就跟那些基本資料卷一樣,他憑空拿出一疊相片,並將其展示在女孩們面前。

  「……請問這些又是?」

  「這些啊?是參與生存遊戲的女同學們,也就是妳們的學姐。雖說女生整體來說不太能像男生一樣力氣大、耐力高、移動速度快,但她們反而擁有男生所沒有的細心與戰略規劃性。而且,女生往往比男生還要更加努力,進步的速度自然也比男生快很多呢。」

  一張張的相片上清一色是威風凜凜的女戰士,手拿長短模型槍的英姿完全不會輸給男生。幾個女孩專心看著照片,雖然不知道其中有幾個對生存遊戲抱持憧憬,但也大都看得入神。

  「所以……」傳奇的語氣充滿笑意,將手中的基本資料卷再次舉高。

  「請問妳們對生存遊戲有興趣嗎?」

  「嗯……雖然很不錯,但突然要我們加入也有點……」

  「沒關係,這也不勉強啦!我們又不是惡性推銷的公司,哪會強人所難?不過,我可以請妳們留個資料嗎?因為我們會不定時的在美時廣場前舉辦小小的同好聚會,讓新加入的朋友了解生存遊戲是怎麼樣的一個遊戲。只要留班級姓名就好,能的話留個即時通或手機也行,好讓我們連絡妳們前來參加。」

  「嘿,留個資料應該也沒什麼關係。好,我留!」以馬尾女孩為首,其他女孩也都跟著留下了自己的個資。不用多久,全部女孩的個資無一遺漏。

  「真的是相當感謝妳們哪!有留下即時通的同學,今天晚上同好會的會長就會加妳們為好友……」翻閱資料的雙手忽然停下動作,傳奇整個人就像被石化了一般,愣在原地。

  「……請問有什麼地方不對嗎?」

  「沒什麼……吳純箴同學,對吧?」

  「嗯,沒錯啊。」馬尾女孩笑著回答,其微笑之燦爛似乎能讓此地大放光明。

  「……我知道了。」傳奇乾笑幾聲。這樣反而更使馬尾女孩感到古怪。

  「到底怎麼樣啊?」

  「沒事,沒什麼。」傳奇微笑,即使並沒有多少人知道領巾後是一個尷尬的微笑。

  「──妳讓我想起一個人,只是這樣而已。」

  傳奇的嗓音,聽起來出奇孤寂。

◆            ◆

  說什麼?到底在說什麼?

  距離很遠,南翟根本聽不到他們的談話內容,連他們臉上的神情都只能略知一二。時間已晚、天色昏暗……該死,現在就連表情都看不太出來了!

  順利與否?南翟也只能在原地乾著急。

  十幾分鐘後,遠方的傳奇似乎已結束了手頭上的業務,與女孩們揮手道別後,便轉頭直往南翟走來。還沒等傳期走近,南翟便已經緊張的直問「怎麼樣?」、「順利嗎?」

  傳奇沒有直接回答,他甚至看都不看南翟一眼。還沒等南翟反應過來,一把便將他勾著,不斷將他拉離籃球場。

  「……喂?喂?喂!到底怎麼了?說話啊!傳奇!」

  「別搞錯了,我是泡妞俠。」傳奇冷言道,就算是玩笑話也不再引人發笑。兩人就這樣維持詭異的知識──一個在前拉著,不斷往前走去;一個在後被拉,不斷顛簸後退。

  這樣子一直到宿舍大門旁的小巷,傳奇才放開不曾停止過大呼小叫的南翟。被冷不防放開,一個重心不穩,南翟一屁股跌坐在地。

  「唉哟喂呀……喂!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半句話都不說就把人拉到這,要韌性也不是這樣的吧?」

  即便南翟這樣大吼,傳奇也沒有立刻反唇相譏。他環顧四周,這條小巷平常為男宿住宿生停放機車之用,若不是在上下課與吃飯時段,鮮少會有人在此閒晃。他把目光放回南翟身上,沉默的傳奇只有一對冰冷雙眼,被其凝視的南翟不禁打了個哆嗦。

  「……你、你又想做什麼了?」

  「……今天……」傳奇喃喃了一句。南翟瞪大雙眼,吞了吞口水。

  「……今天就先這樣。」

  「……啊?」

  「你也聽到了,今天就先這樣。」

  「今天就先這樣?雖然只是第一天,但我們做得事情也未免太少了吧?」南翟不滿的回道。虧他花了將近一個小時跟阿泰搞追逐戰就只為了與傳奇單獨赴約,而第一天就只做這點事情?那他之前跑那麼久是做什麼呀!

  「請你先搞清楚,我做事情只著重步驟和效率,絕不可能和你的付出成正比。無論你付出多少,我還是會按部就班來。總不可能你花一個小時只為跟我碰面,我就得陪你一個小時吧?」傳奇驚人的讀心之語讓南翟把想罵的事全吞下肚。

  「那……我總有權力知道剛剛是否順利吧?」

  「你這樣問,是不信任我的能力嗎?」

  「不……不敢……」嘴上雖這麼說,但南翟可快被傳奇的態度給氣炸了。

  「反正,一切都跟我預想的一樣,你只要等著以後和她相處的日子來臨而已。說到這個,你也不是什麼事情都沒有。」往背後一伸,傳奇又憑空變出三張紙條……也罷,倘若傳奇從背後拿出火箭筒,南翟也不會感到奇怪了。

  「……請問那又是?」

  「從今天開始,你得照著這三張紙上所寫來實行。第一張是針對你的臉部進行改造、第二張是針對你的飲食習慣、第三張則是生活作息。聽好,這三張一定要給我確實做到。只要稍有偷懶,我一眼就能看穿。」傳奇說得斬釘截鐵,令南翟感到異常不安,接過紙條時右手還不斷發著抖。紙條上密密麻麻,究竟寫了些什麼?現在緊張的他只能看到一片昏花。

  「另外,明天開始不用在宿舍碰面了。」

  「……咦?」

  「你是在懷疑什麼嗎?」

  「呃……我還以為我們應該緊迫盯人之類的……」

  「看來你從頭到尾都沒搞清楚狀況過。聽好,我們今天是出來把妹,不是跟監,懂嗎?資料的收集只需必要,其他東西根本都只是多餘。再說,這些是我要操心的事,你根本不用多管。」

  「喔……」

  「沒事的話,今天就先這樣了。然後明天的地點,我看看……」傳奇拿出方才女孩們所填寫的個資,看著看著,他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網球場。」

  「什麼?」

  「我說,明天的地點就選在網球場。等你到了,用同樣的方式連絡我,知道吧?就先這樣了。」

  「可是網球場有點遠耶……」南翟免不住要抱怨。說起唬科的網球場,那根本是身處在操場最為邊境之處,要不是唬科這喜愛網球的人不少,不然平常根本不會有任何人會經過那。

  「……你現在是在跟我討價還價嗎?」傳奇怒目一瞪,南翟馬上就拉上嘴巴的拉鍊,不再說話。

  「最後,還有一件事。」傳奇快步走到南翟面前。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傳奇一個掃腿便令南翟再度坐回地上,其速度之快就連哀嚎都慢了一步。

  「痛……幹!你這是在幹什麼啦!」

  「以後,我每天都會教你一套防身的基本技巧。能吸收多少,那就看你自己了。先走,掰。」

  「喂!你……好歹也先拉我起來吧?喂──!」

  不理會南翟的呼救,傳奇一個轉身便往宿舍大門離去。他的冷酷無情恰似這片即將到來的寒冬。

  秋天的尾巴未至,沒想到南翟內心的冷冽冬天卻已提前到來。

  「……我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啊?」南翟坐在地上,抬頭問天。

  但就跟他所想得一樣,什麼答案也沒有。

◆            ◆

  「不,那不是一樣的人,你要冷靜點……只是剛好同名同姓,你一定要冷靜點……」

  晚餐時段,滿是餐飲店面的街道上自然湧現了不少人,不管是討論等等要吃什麼,還是方才吃了哪家好料。人人三五成群,嘴裡說的、手裡拿的全都離不開吃。

  不過,他們全都有一個默契──那就是離那迷彩軍裝的傢伙遠一點!

  傳奇一個人不斷喃喃自語,旁若無人的他也不管前方來者是人是車,只要有路,他就會繼續往前走,一刻也不停下。

  「你想太多了……真的,那不是她,她不可能會在這……對,那個女人不可能會在這……你不是曾對自己發過誓,接到手的案子就要百分之百去完成?現在因為一個同名同姓的傢伙而自尋煩惱……這可不像平常的你啊……一點也不像……」傳奇傻傻笑著。要不是有領巾圍住,不然那張臉一定會說不出的詭異。

  就跟摩西開海一般神奇。人潮從他面前湧來,便會自動朝兩邊分開。即使是車潮,也都自動跟著閃避──無論這無視交通的人是誰,撞上他絕對不會有好日子過!傳奇那對猙獰的雙眼正清楚透露這個訊息。

  到了最後,終於有人無法忍受傳奇的任性了。

  「幹你娘哩……」他在車內咒罵了一句。也不管後面是否還有其他人,車一停,他人便從駕駛座走了出來。手裡還不忘拿出自製的改造手槍。

  「幹!你他媽是走路不會看路的喔?啊?拿把玩具槍就很囂張嗎?沒看過真槍是不是啊?操!」

  對於來者的大聲咆哮,傳奇僅僅只是瞥了一眼而已。金髮、吊咖、海灘褲、藍白拖,台客基本配備全部裝著完畢。再看看他身後略為改裝的小轎車,跟他手臂上的刺青……噢,很好,這不就是芸林的名產,流氓嗎?

  但要說眼前的傢伙是流氓也太過高估了,據傳奇的判斷,對方只不過是一個自以為流氓的小混混而已。還是個很台的小混混。

  「操,說話啊?幹你媽啞巴喔?啊?剛剛過馬路的時候不是很神氣?車都不看嘛!現在呢?看到真槍就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死小鬼!」

  傳奇還是懶得回話。稍微往旁看去,果然,在這晚餐時段發生這種糾紛很容易引起駐足旁觀的無聊人士。要是在這麼拖下去,到時候只會給自己增添無謂的麻煩。

  但,他可不打算道歉。因為道歉只會讓這名小混混的氣燄更加高昂而已。

  「我幹你他媽的操!下次走路給我小心點,最好別讓我在路上碰到!不然我就……」

  傳奇一個箭步衝上前,手中的模型槍縱身一甩,一把便將對方手上的槍給打落在地。

  在眾人的驚呼下,傳奇一個轉身,單腳踩住手槍,而槍口早已抵住了對方的喉嚨。

  整個過程迅雷不及掩耳,小混混只覺單手一麻,下一秒,就發現自己身陷險地。

  「……你知道嗎?」這是衝突發生開始,傳奇第一次開口。那是種低而沉穩的嗓音,其平靜讓人頭皮發毛。

  「就算是模型槍,只要往脆弱的脖子上扣下扳機,那種情況就跟射擊一個塑膠袋沒有兩樣……你應該沒見識過吧?一個人活生生地被玩具槍給打死……」

  小混混吞了吞口水,原本還滿口三字經的他,此時半個髒字吭都不敢吭,只能可憐兮兮地哀聲求饒。

  「大……大哥,對不起……是、是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多多原諒……拜託……」他的聲音越來越細,簡直就像被嚇壞的三歲小孩。

  傳奇沒有多做理會。右腳一踢,腳下的手槍便轉眼落入手裡。傳奇單手把玩了好一會兒,雖只是把改造手槍,但比他想像中的還要精緻許多。像是想到了什麼好玩事一樣,傳奇的雙眼微微瞇起。

  他不再用自己的模型槍指著對方,而是換上對方自己的槍。

  「噎噎噎噎噎……」眼看槍口指在自己的腦門上,小混混的眼眶迅速轉紅,兩道眼淚就這麼不爭氣的噴了出來。那是他的槍,他自然了解自己上膛與否,更別說保險是否開著。

  那種可憐蟲的悲慘模樣,要說有多慘就有多慘。旁人已經開始出現起鬨的浪潮,即使有人於心不忍,但他們反對的聲音早被掩蓋過去。

  這不是傳奇想要的狀況。

  傳奇很快便注意到大街盡頭逐漸靠近的紅藍閃光,要是真等警察過來,一切將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那,就真是最糟糕的情況了。

  「……今天我趕時間。」傳奇將隨手把手槍扔至一旁,他冰冷的視線卻未曾離開過小混混的雙眼。

  「下次,別讓我在街上碰到。」對方連忙點頭,眼神充滿感激。

  傳奇收回模型槍,看看遠方慢慢逼近的紅藍光芒,再看看周圍厚實的人牆,現在要他馬上想出脫身的辦法可真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數十人、數百對眼睛正盯著自己瞧,要如何能從他們眼前溜走?除非他會孫悟悾的瞬間移動!

  說時遲,那時快。原以為那小混混會乖乖走人,才放他走不到一秒,他便突然翻臉不認人了。

  「我操你媽!敢他媽的讓我丟臉,我就讓你吃土豆!幹!」恢復惡行惡狀的小混混舉起改造手槍,此時他離傳奇已有數步之遠,剛才那招奇襲已經對他不管用了。

  就在人群的尖叫聲中,對方扣下了扳機。

  「……操,怎麼了?」

  怎麼……槍聲怎麼遠比想像中的還要安靜?

  人們紛紛安靜下來,再度將注意力放到小混混手中改造手槍。就算是那只是將模型槍加以改造的真槍偽品,其危險程度也不會輸給真槍,槍響自然也是才對。但為什麼,會連半點聲音都聽不到?

  小混混再按了幾次扳機,但沒有的東西就是沒有,不會重複幾次就憑空冒出。

  「……你在找這個東西嗎?」傳奇在對面笑問道。他左手一張,某個東西就這麼落了下來,在地面發出清脆響聲。

  定睛一看──那是一枚彈匣。

  小混混顯得有些心慌。他墊了墊手槍的重量,那莫名其妙的輕盈正說明著一切。他搖搖頭,還是不敢承認,直到手指不小心碰觸到槍托底部的凹槽,他才真正相信──彈匣早在方才就被換了下來!

  「這個……我……」小混混苦笑了起來,兩手早已無力支撐那把手槍。

  一聲鏗然,手槍落在地上。連同他的希望。

  「謝謝你,給我脫逃的機會。」傳奇輕聲道謝,只是小混混無緣聽見。

  模型槍舉起,目標不是別人,正是才剛打算偷襲傳奇的呆瓜。

  即便手中只是拿著普通的模型槍,但這種搭配漆彈的電槍還是有著不小的威力。一顆顆漆彈射出,豪不留情的打在小混混臉上、脖子、以及胸口各處,紅漆猶如鮮血一般在他身上爆了開來。

  還沒等小混混發出哀嚎,路旁圍觀的群眾已經開始尖叫。就算明知那只是模型槍,忽然見紅的場面依然怵目驚心。他們全都開始不安騷動,膽子太小的人甚至開始推擠其他人,只希望自己離此越遠越好。

  一個人逃亡,那種恐懼便會像傳染病一般四處蔓延。沒有人想多花腦筋思考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自己保住性命才是當務之急。傾刻間,原本厚實的人牆頓時崩毀倒塌,成為一條四處氾濫的人類洪水。

  此時,傳奇早就不見蹤影。

  ──逃跑成功,一切如他所料。

◆            ◆

  已經到了數條街外。

  跟剛剛比起來,外頭的大街反而沒什麼人……是都跑過去看熱鬧了嗎?轉過頭看去,紅藍閃爍的燈光又增加了,有如某種熱鬧的遊行剛通過那處一樣。傳奇聳聳肩,那已經與他無關。

  「不過……」傳奇抬起頭來,看著掛在夜空中的彎月,傳奇低聲自語:

  「……我會不會太過衝動了?就只是遇見一個同名同姓的人……同名同姓的……」

  不久前也曾有人像傳奇這樣,抬頭望著天空,心裡滿是煩惱。他也像傳奇這樣,向天空問了一個問題。

  但是,兩人都獲得同樣的結果──那就是什麼答案也沒有。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