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廳陷入瘋狂。

  狂熱滿溢整個空間,氣氛隨著人們的嘶吼與尖叫開始沸騰。在音樂的魔力下,人人無法自拔,他們想要,想要更多、更多的音符!那是他們的勇氣、他們的力量、他們靈魂所憾缺的部分!

  他們成為最忠實的信徒,信仰著音樂──十三所彈奏的音樂。

  不用說這些普通人,就連對音樂頗有研究的評審老師們也傻在原地。他們臉上的汗早已濕了上衣,感動的淚水奪眶而出。這麼一個慷慨激昂的演奏令人忘我,使他們連評審一事都拋諸腦後。

  台上的Roberta也沒好到哪去。在最近距離下受到音樂直擊的他,整個人就像瞬間被人抽乾所有意識一樣,呆立於原地,一動也不動。

  剩下的,唯獨快樂,還有繼續唱下去的動力。倘若十三還有音樂要釋放的話,Roberta必定奉陪到底。

  但,十三已經停手。他收起電吉他,不在乎台下那一聲聲的「安可!」。這是他的音樂,他的自由。

  十三,沒必要回應歌迷,這便是他的作風。

  ──他,只為自己演奏。

  十三從台上輕輕一躍而下,聽眾便爭先恐後的擠到台前,想一睹這位賜予新生之神一面。不過,就在離他三步之遙,所有人全都停下腳步,不再前進。

  他們被震懾住了。被十三的氣勢給震懾住。

  「評審老師們……」低沉模糊的聲音自繃帶後響起,其中飽含的霸氣令人不寒而慄。

  「……講評。」

  一個彈指,評審們才有如大夢初醒般,透過氣來。

  「啊……是!第十三號參賽者,你……」最為年長的評審擦了擦額頭的汗珠,他很緊張,因為顫抖的右手上並沒有什麼講評,不過是白紙一張罷了。他想說點什麼,不過腦袋仍因為方才的彈奏陷入一片空白,半個字都想不到。良久,他嘆了一口氣。

  「你……我們無話可說,對吧?」他看向其他評審。其他人互相你看我、我看你、最後再看向為首的評審。他們擦擦汗、點點頭,緊抿的雙唇沒有任何異議。他們也是同樣的情況。

  「謝謝。」

  「不過……」年長的評審吞了吞口水,緊張說道:

  「我們……不能讓你進入決賽。」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幹,搞什麼啊!」、「臭老頭,你彈得出一樣的東西,我頭給你當球踢!」、「司法不公啊!評審黑心啊!」諸如此類的話此起彼落。群眾之所以會憤怒是理所當然,原因無他──全場最好的一場表演竟然無法進入決賽?會做出這種決定的人一定腦袋生垢!

  台上的Roberta也無法冷靜下來,開始狂飆F或S開頭的單字來問候評審。也是,幾分鐘前才用這麼自信滿滿的語氣替十三做介紹,現在他沒辦法進入決賽,叫Roberta面子哪掛得住?而更多的原因是出於本身的搖滾精神,這麼一個好的吉他手卻無法得到應得的,Roberta替此感到不值。

  只不過,十三並沒有如此激動。他聳聳肩膀,慢慢說出兩個字:

  「安靜。」

  剎那間,不再聽到半點聲音。所有人都靜了下來,因為十三的命令。

  「……理由?」

  「呃……其實我還沒說完……」較為年長者乾咳幾聲,不安的瞄向兩旁,只因他已被數十對充滿憤恨不平的眼光瞪視。

  「咳嗯……我們認為,如果讓你,第十三號參賽者進入決賽,反而不會讓你有……更好的發揮。所以,我們希望……」他露出求饒般的苦笑,接著道:

  「……希望,能把你的表演,放入校慶舞台中的……壓軸,讓你有更好的發揮空間……不知同學你意下如何?」

  「成交。」

  更大的歡呼在音樂廳爆發,宛如投下一顆原子彈一般。

◆           ◆

  「嗚……實在是太好聽了!」

  即便走到音樂廳外,純甄依然在輕聲啜泣,高興的笑容也依舊,搞得南翟不知該一同快樂還是安慰。

  南翟自己也沒好到哪去。即使離開音樂廳,南翟的腦袋還是昏沉腫脹,像是浸泡在酒精裡頭一樣昏昏欲睡。十三的音樂實在太過恐怖,看來那刻骨銘心的旋律,南翟有好一陣子是擺脫不掉了。

  「對了……學長。既然十三是唬科的學生……大四的你應該知道他吧?」

  「這……老實說,今天是我第一次知道有這一號人物。說不定他跟你一樣也是大一的,所以才會到現在才出現。」

  「嗯……的……的確有這種可能……」

  「好了,我看妳……先把眼淚擦一擦吧?我這裡有面紙……」

  「給。」

  一包衛生紙擋在南翟與純甄的面前。

  順著遞出衛生紙的修長手臂往旁看去,差點把南翟的眼珠子給嚇的蹦出來。眼前這不是音樂廳內叱吒風雲的大人物──不祥的吉他手,十三嗎?

  十三怎麼會在這?南翟記得他人應該還在音樂廳內才是,怎麼會出現在這呢?重點是,他出現在這幹嘛?

  「衛生紙。」十三又強調了一次手中的衛生紙。就看純甄有些怯生生地接了過去,並小聲回一句:「謝謝……」

  能這麼接近十三,純甄當然是開心得要命。不過,就因為如此接近,純甄的害羞才會遠大於興奮。她沒有當場因過度快樂而尖叫,反而是羞紅了整張臉。這對南翟來說可不是什麼好現象。

  ……不,不只那樣,現在的情況其實是糟糕透頂!

  「你。」對於第一次見面的南翟,十三毫不在乎禮數,直接指著南翟的鼻頭問道:

  「男朋友?」

  「我?不、不、不,我們只是……在通識課程同一組的關係而已……」南翟紅著臉辯解。只不過……

  接下來,南翟便為自己的說法感到後悔。

  「很好。」十三點了點頭,像是頗為滿意一樣,雖然看不到臉,南翟就是這樣覺得。他已經和傳奇合作已久,面具後會有什麼表情,南翟都能靠語氣推論得一清二楚。當然,用繃帶包住臉的十三也不例外。即使他話非常少。

  可是,南翟還是搞不懂十三的出現是為了什麼。

  不祥的吉他手,十三,身懷異於常人的吉他彈奏技巧,隨便一個撥弦就能馳騁於舞台上的風雲人物。現在,他人就站在南翟與純甄的面前並主動攀談……究竟有什麼企圖?

  再加上剛剛所問的問題,就好像在確認什麼似的……南翟吞了吞口水,他在心裡祈禱事情不會變得和自己的想法一樣。

  十三轉向一旁,望了一下純甄,以略微模糊卻極其平靜的嗓音問道:

  「單身?」

  ……很好,這下南翟大概可以猜出十三出現在此是所為何也了。

  「我、我嗎?」被突然這麼一問,純甄自然會嚇一跳了,但她很快就恢復鎮定。眼前站的可是自己曾經仰慕過的偶像,這時候亂了陣腳並不算好事。

  「我……我還沒有男朋友……」

  「很好。」一樣簡潔有力的應答。只是那語氣聽上去更加滿意,甚至帶著不少喜悅。

  「交往,好嗎?」

  還是一樣平淡無奇的嗓音。

  但,其中卻包含著晴天霹靂。

  南翟呆愣在原地,那告白實在來得太過突然、太過倉促、快到南翟都來不及思考是否為開玩笑──吳純甄……就這麼,被告白了?

  ──還是從南翟的眼前直接上演!

  不!不!不──!南翟在內心如此怒吼。如果這麼簡單就被追走,那自己幹嘛去找傳奇?如果這麼簡單就被追走,那自己幹嘛要給傳奇耍來整去?如果這麼簡單就被追走……

  ……那,自己之前的努力又算什麼?

  傳奇曾對南翟說過,要注意編號十三號的參賽選手,就是因為會發生這種事嗎?是嗎?是嗎!

  純甄似乎也受到了不小的打擊,她呆滯的狀況不會輸給南翟。就這麼站在原地,停下身上一切動作,猶如一尊雕像。

  「交往,好嗎?」十三又說了一次。這次,他加重了些語氣,純甄才有所動作。

  她輕捏自己的臉頰,確認自己不是在作夢後,淚水又開始掉了下來。

  「嗯,我……」

  「──給我等一下!」

  十三與純甄先是愣一愣,才轉頭看了過去──南翟。當然了,這邊第三個人也只有他而已。

  「全都給我等一下!」南翟直接站到十三於純甄中間,不讓十三有機會更進一步接近純甄。

  「我說你,你到底是誰啊!」

  「我,十三,不祥的吉他……」

  「我知道那些外號!我是問你的本名!你叫什麼名字?幾歲?哪個班級?學號多少?我甚至連你是不是唬科人都不知道!」南翟指著十三的臉不斷逼問。十三只是聳聳肩,完全無所謂的模樣。

  「那不是問題。」

  「不是問題?告訴你,問題可大了!我會讓一個從頭到腳都是謎的傢伙接近吳純甄呢?不可能!」南翟幾乎難以控制自己的脾氣,完全不知道自己破口大罵的音量有多大。

  現在,他就像是一名父親,護著女兒的父親。為了避免自己的愛女被紈褲子弟給騙走,南翟犧牲了所有形象,只為求保住純甄。

  正確來說,是保住自己與純甄之間「可能會發展」的關係。

  「奇怪,我不懂。」十三推了推墨鏡。然而現在已是傍晚。

  「你非她的男友,吵什麼?」

  只是一個簡單的問題而已,南翟卻一時吞吞吐吐起來。

  「這個……我……」

  「你不是男友。」十三走近一步,逼得南翟不得不跟著後退。

  「……阻止什麼?」

  「……我……這……」南翟說不出來。

  半個字都……說不出來。

  「學長、學長……」純甄拉了拉南翟的衣服,從她的力道來看,似乎感覺有些慌張。

  「……怎麼了?」

  「你看旁邊……」純甄用快哭出來的聲音說道。

  狀況似乎變得越來越熱鬧了。

  這裡是音樂廳外的大樹下,狼人情歌的初賽才剛結束,當然會有人在此走動。

  特別是剛才因十三而狂熱的聽眾,才正為了十三離去而灰心的他們,一見到自己的偶像就在音樂廳外,死都要爬到那附近。

  沒有多久,以三人為中心,外邊圍著一圈厚實的人牆,爭相搶著看戲。

  「這……」南翟啞口無言,這還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被這麼多人給包圍。

  不過,十三並不會因為這樣就放過南翟。他又更進一步,滿是繃帶的臉簡直要貼了上去一般。他不管周遭圍了多少人,依然顧我的問道:

  「──說啊?」

  「你……我……」南翟垂下頭。他做不到。

  半個字都說不出口的他,什麼也……辦不到。

  「你,說不出口。」十三略帶得意的說著:

  「你非純甄男友,卻不知道吵什麼。」

  「非純甄男友,不知道阻止什麼。」

  「非純甄男友,不知道說什麼。」

  句句簡短,卻是一把把銳利的小刀,來回戳刺南翟的內心。他的心在淌血,卻還是無法吭出半聲。

  更何況周圍滿滿是人,宅有多年了他,現在還能穩穩站著不昏倒已經算是奇蹟。難道,他還能奢求更多奇蹟嗎?

  倘若這是場惡夢,南翟只求馬上醒來。但,無論是身邊的純甄、面前的十三、甚至於環繞此地湊熱鬧的群眾。他們都是真實的存在,半點虛假都沒有。

  他們都是……真實的……存在……

  其實純甄也想知道原因。

  雖然她只能站在南翟身後,目睹眼前的一切發生確無法制止,但還是想知道一些事情……應該說,任何事都想知道。

  為什麼十三突然向她告白?為什麼南翟又要為此大發脾氣?即便答案相當明顯,純甄還是沒有做好接受的準備。

  她只能像現在這樣──站在南翟後方,看著十三的逼問、南翟的結巴、和自己的無力。以及,感受周圍逐漸高漲的情緒。

  「那麼。」十三不再往前相逼。他的音調沉穩,充滿自信。

  「你對她,算什麼?」

  「……只是同學而已……」

  「在大學,每個人都是同學。」歪著頭,十三滿不在乎似的說著:

  「但,有人可以從同學,變成好友。」

  「從好友,變成知己。」

  「若是異性,知己之上,還有──」十三開始輕笑起來,十足的勝券在握。

  「──愛。」

  南翟愣了一下。

  「你和純甄的關是,只是基本,同學。」十三拍拍南翟的肩膀。與其說是安慰,不如說是嘲笑。

  「但,告白被接受,很快就不是同學。」

  「即使兩人不相了解。」

  「即使兩人彼此為謎。」

  「但──」十三再次湊到南翟面前,漆黑墨鏡後是什麼樣的眼神?南翟不想知道。

  「有愛,不是問題。」

  「你……」南翟狠瞪著十三。當然,他還是無法接受。

  南翟根本不會接受!

  「純甄。」十三已經對南翟失去興趣。他走到純甄面前,同樣的問題第三度脫口而出。

  「交往,好嗎?」

  只不過,就目前這麼多人看戲的情況,純甄根本不會輕易答應。紅著眼眶,她想做點什麼,卻還是只能無力站在原地。而且,她對南翟還有些疑問。這些日子以來對南翟的好感,促使純甄無法輕易下定決心。僅僅只是幾天,對純甄來說,有南翟在的那幾天都……不太一樣。

  更何況,南翟方才的舉動更使純甄感到疑惑。

  「……等一下。」南翟轉過身緊抓住十三的肩膀,迫使對方不得不注意起他。

  「又什麼事?」

  「我……我……」

  「抓住我,是為了結巴?」

  「……我……」

  說啊!

  南翟全身發著抖,只要稍一放鬆,他發誓自己真的會就此昏倒。

  說啊!現在不說,哪時才說?說啊!

  南翟感到頭暈目眩,面前的十三似乎分成了五個左右搖擺。糟糕,這是要昏倒的前兆嗎?

  幹!自己還要宅多久?還在等待最好的機會嗎?錯過現在,就沒有任何機會啦!

  南翟覺得全身無力,就連雙腳都開始……那又怎樣?說啊!

  「吳純甄。」南翟吞了吞口水,即便覺得口乾舌燥,他還是得吐出下一句。

  「──我喜歡妳,請跟我交往好嗎?」

  周遭的呼喊,頓時都消失無蹤。

◆            ◆

  「磅!」的一聲,那力道像是蓄意甩爛房間門一般。

  房間內了無生氣,只有南翟一人的呼吸,以及胸腔內心煩意亂的跳動。

  從窗外透進一股微光,模模糊糊間,他能看清一些屋內的輪廓。南翟不想開燈,他沒有看清現實的心情。

  走到床邊,鞋也不脫便倒在床上,不再動作。

  今晚發生了太多事,他累了,真的。

  這個夜,恰如夢魘的夜。

  「選擇。」十三的語調依然平淡無比。

  在南翟告白之後,純甄自然進入了兩難的抉擇。雖說看戲的人群不斷慫恿純甄選擇十三,假使南翟沒有告白,純甄也會選擇十三。但,南翟做了,他也對純甄做出告白。

  該選誰?純甄自己也不知道,極度的緊張與恐懼使她困惑。南翟與十三,對於現在的她來說,誰的臉都無法直視。

  純甄含淚掩面。

  「吳純甄……」南翟有些不捨,他無法就站在這邊,看著自己心愛的人陷入兩難。

  但在另一方面,他也很驚訝純甄會為了自己而困惑。現在的南翟只能以悲喜交雜來形容,不知該高興還是難過。

  「這樣子,簡單。」還沒等純甄下決定,十三便有了主意。

  「決鬥。」

  時間再度拉回,南翟在床上如此低聲呢喃。

  「決鬥啊……」

  他接受了十三的提議,兩人進行一場公開、公正、公平的決鬥,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而吳純甄,就是決鬥勝出之王的獎品。

  時間自然訂在校慶當天,十三的特別演出上。至於決鬥內容……老實說,兩人到現在還沒取得共識。

  「請傳奇傳話。」十三只留了這麼一句,便揹著電吉他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得以慶幸的是,要不是十三順便引走了大批人潮,不然南翟和純甄也不清楚會有多尷尬。

  只不過,南翟與純甄之間的尷尬,卻是無垠無崖的寬廣。

  「……學長,我現在……很迷惘……」

  這是純甄離開前,留給南翟的最後一句話。對此,南翟也沒有多做回應。

  當然,他也不敢提出「我送妳回家如何?」之類的要求。這是南翟原本的計劃,可是在十三出現之後,一切都被打亂。

  呵……第一次約會就搞成這樣,也可算是轟轟烈烈了……

  「……哼……不過就是會彈吉他而已,有什麼了不起?」

  望著電腦,南翟如此低吼。

  「會彈吉他,就很囂張嗎?」

  南翟知道,那不只是「會」這麼簡單而已。

  「會彈吉他,就可以隨心所欲嗎?」

  南翟知道,那每一次的撥弦,都是如此撼動人心。

  「會彈吉他,就可以目中無人、橫行無阻嗎?」

  南翟知道,因為就連他自己……也成了十三的奴隸。

  「會彈吉他……會彈吉他就……」

  不爭氣的淚水,奪眶而出,滑下臉龐,滴落在枕頭上──消失無蹤。像是也遺棄了南翟一般。

  「不過就是吉他……不過就是吉他而已……我也可以啊!」南翟高聲怒吼。他從床上跳起,馬上衝到電腦前。畢竟,實際行動總比什麼都沒有來得好。

  至於南翟的實際行動,就是點開桌面上的遊戲目錄,並選擇其中音樂遊戲的資料夾。

  曾有一段時間,南翟瘋狂的迷上所有音樂節奏類型的遊戲。無論是大鼓達人、DJ Min、O3、甚至是老朽鼓王,南翟無一不玩,就只為了爭下總分高的高低、連擊的多寡、以及命中的準確率。在自己的堅持下,南翟屢屢刷下新高,音樂遊戲界中的排行榜,清一色全是南翟的代號──「Kid Of Music」。

  稱霸後沒有多久,Kid Of Music這個名字便消聲匿跡,只因為南翟迷上了別的遊戲。類型為H-Game。

  「不過就是彈吉他……不過就是彈吉他……」

  滑鼠左鍵雙擊,被雙擊者為目前當紅的吉他遊戲「吉他狗熊第三代」。

  以數個經典吉他手、主唱、鼓手、貝斯手設計其個性NPC,並收錄許多各年代
知當紅搖滾與重金屬樂曲提供給玩家彈奏,搭配各種不同的舞台與佈景氣氛,輕鬆的操控功能,讓任何玩家都能立刻成為萬眾矚目的吉他手。

  「彈吉他,我也會啊──!」

  一陣嘶吼,南翟從主機後抽出塵封已久的夥伴──PC/PS2雙用無線吉他控制器。

  想都沒有多想,在最高難度的Expert等級下,南翟直接選擇吉他狗熊第三代全破後才會出現的歌曲Through The Fire Or Flame──沒錯,龍族悍醬的歌,同時也是全遊戲裡號稱難度最高的歌。

  另外,這也是純甄最為喜歡的歌。

  一如往常,遊戲總是隨著聽眾們的喊叫開始,沒有幾秒,彈奏的時刻即將來臨。

  五色的按鍵指示紛紛落下,複雜且凌亂不堪,普通人若接觸這種等級,不出三秒就會面臨Game over的命運。然而南翟不同,身為Kid Of Music的他,隨著指示準確按下就跟呼吸一樣簡單。

  南翟的手指一刻也沒停過。隨著音樂,他低聲嘶吼;隨著音樂,他高喊咆哮。眼花撩亂的指示如瀑滑下,但都在終點前紛紛被南翟輕易解決。

  這是他的領域、他的天下!沒有任何指示能從南翟的眼前溜過,慘遭扼殺,無一例外。

  「在Kid Of Music的字典裡,Miss是唯一殘缺的單字。」──Activist Blizzard的執行總裁Bob Kotick,曾經如此評論過。

  ……但,那又如何?

  是,南翟是曾經威風過。透過網路與時間,南翟留下的傳說也不在話下,只要在任何一處地方隨便拿出一個名號,他都能保證自己可以嚇死一狗票人──不過,真相呢?

  真相是,他是名阿宅。

  阿宅、宅男、或者你也可以說居家好人。對,就現實來說,南翟就只是這樣的一個存在罷了。只要將他與十三湊在一起,誰比較像是真正的傳奇人物?三歲小孩都能明瞭。

  南翟的傳說,一切都只是虛構。

  或許在網路上他是名英雄。可是,無論砍死多少常人無法觸碰的怪物、練上凡人難以想像的等級、亦或是解決無人能夠解決的棘手任務。南翟終究只是名阿宅。

  ──一名虛構的英雄。

  手指赫然停下。果然,三秒不到,南翟瞬間被遊戲給Game over。

  眼看自己在遊戲中的分身在台上悵然若失,甚至被台下聽眾毫不留情的予以噓聲。那哀傷淒涼的感覺,要多心酸就有多心酸。

  「……混帳──!」

  南翟的手中的吉他控制器瞬間高舉,然後──

  ──向著電腦,重重落下!

◆            ◆

  「……這是在幹什麼?」南翟問,聲音不斷發抖,他早已泣不成聲。而在他後方的傳奇只是以輕笑應答。

  「沒什麼,只是在阻止某人犯傻。」

  就在吉他控制器要砸爛電腦的那一瞬間,傳奇出手制止。他一手緊抱南翟的脖子、一手穩抓吉他控制器,令南翟根本動彈不得。

  轉身一甩,傳奇輕易的將南翟摔至床上。

  「痛……你、你做什麼啊?你這傢伙又是怎麼進來的?」

  「你門沒鎖,我不想進來都不行,阿呆。」傳奇指指那半敞開的房門,無奈聳肩。

  「……那你可以選擇不要進來啊!」南翟大吼。現在的他,誰的臉都不想見到。

  「嘿,用不著火氣這麼大吧?」

  「誰、誰要你管啊!滾──!」指著門口,南翟高聲大喊。無論傳奇幫了他多少忙,南翟當下只想自己一個人就好。

  對,就他一個人。

  「我的事情不用你雞婆!現在不用,以後都不用!」指著門口的右手一動也不動,即便南翟現在氣得發抖,但要傳奇來開的心情卻堅定無比。

  不過,傳奇也跟他的右手一樣,半步不離。他輕嘆一口氣,望著南翟淡淡吐出這麼一句:

  「……不過是小跌了這麼一次,你就頹廢成這樣嗎?」

  「你又知道什麼了?別自以為你什麼都知道!」

  「我當然知道。」傳奇靠在桌子前,模樣一派輕鬆。

  「我什麼都知道,無論是你,還是吳純甄,甚至是十三。」

  「嘖……又在偷窺我們了嗎?你這個偷窺狂!」

  「喂、喂,我只是擔心你而已。再說,現在並不是對我發脾氣的時候吧?不管你現在有多憤怒,就算將怒氣出在我身上也不會改變任何事。」

  「你還敢這麼說啊!」南翟站起身來。指著傳奇的鼻頭,馬上就是破口大罵:

  「之前你要我注意十三,結果十三竟然是要跟我搶吳純甄!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十三怎麼可能會知道吳純甄?我連他的鬼影子都沒看到過!」

  「可是,我警告過你了,不是嗎?」

  「……那樣哪算是什麼警告啊!如果是警告,你就應該說得更清楚點啊!不然……不然我也不會帶吳純甄到那種地方去了!」

  「喔──」傳奇晃了晃腦袋,語帶揶揄的總結道:

  「──所以,你打算逃避,對不對?」

  一時間,南翟根本不知如何回答。

  「南翟,都過這麼久了,你還是那麼天真嗎?」

  「我……」

  「你真以為純甄註定是你的,是嗎?」

  「這……」

  「你真以為每一段戀情都是平順毫無波折,是嗎?」

  「不、不然我幹嘛找你?就是想要請你幫我啊!」南翟辯解道,哪知換來傳奇的一陣勃然大怒。

  「一個人若決心不夠,誰去幫忙都是一樣會慘遭失敗!你還不懂嗎?還不懂嗎!」

  在傳奇的憤怒面前,南翟不禁低下腦袋、獨自飲泣──傳奇說得沒錯,他實在太過於依賴傳奇的安排,以至於根本忘了些自己該有的東西。

  「這是一個考驗!如果連這都過不了,別說是談戀愛啦!」

  「可是……可是……我該怎麼做?」

  「別人十三都給你機會去挑戰他了,難道你要選擇逃跑?難不成你打算當一輩子懦夫?一輩子沒有女朋友的阿宅?這個挑戰,你沒得選擇!」

  「但是,別人可是十三啊……如果你有看過他現場演奏,就一定知道他……」話還沒說完,南翟的嘴就被傳奇一把揪住,半個字都吐不出來。

  「我告訴你我知道什麼,南翟。我知道三件事:第一,十三對自己很有自信,他認為你這個什麼都不是的傢伙根本不算威脅,就算給你機會挑戰,你也是那種自己放手的呆頭鵝加大混帳;第二,被下戰帖的你完全被對方嚇走了魂,你的反應就跟對方所預料的一樣,是個骨氣跟老二一樣消失不見的孬種;第三……」傳奇頓了頓,語重心長的緩緩說道:

  「……對於某人的告白,吳純甄既困惑又遲疑,正代表著某人在她心中也佔有一席之地。然而這個某人現在卻在我面前大哭特哭,一步也不敢往外踏,像是骨氣和老二被鎖在電腦最深的資料夾中一樣。這些就是我知道的,不知道有沒有說錯哪一點?」傳奇慢慢鬆開揪住南翟的手。他知道,南翟不再會有任何逃避的藉口。

  因為傳奇的一番話,已經徹底改變了南翟的眼神。

  「另外,你別忘了,十三還特別給你選擇決鬥的項目,只要雙方取得共識即可……你還有對自己最有利的武器,不是嗎?」傳奇指了指南翟的電腦。

  電腦上沒有其他東西,就只有南翟方才所玩得吉他狗熊第三代。

  「我相信,十三不會拒絕這項提議才是。」

  「……是嗎?」

  「因為十三對自己很有自信,無論你挑戰他什麼,他都會接受。然而要達成共識就得看你了,如果我是你,我大概會選擇其他……」

  「不,就這個吧。」南翟狠瞪著傳奇,語氣堅決無比。

  「既然他會彈吉他,我想這種遊戲他也擅長吧?」

  「當然。在正式彈吉他前,他可是天天玩那遊戲度日的。所以……你不考慮一下嗎?」

  「不要,這樣很好……」看著螢幕上的吉他狗熊第三代,南翟低聲怒吼:

  「……這樣最好!」

  縱使南翟不會彈吉他,但,吉他狗熊第三代卻是南翟拿手的強項。

  管他十三是否為一項傳說?在網路中,南翟也曾經是一個傳說!

  王南翟,他,就是虛構的英雄──Kid Of Music。

  至於傳奇今天的裝扮……算了,不說也罷。

◆            ◆

  「宅神打算去挑戰那個十三?」

  在狹長的走廊上,兩名不速之客正竊聽著房門半敞內的對談。他們一人把風,一人手持相機與錄影機不斷拍照錄像,有如專業與品德成反比的狗仔隊一般。

  「華學長,您這麼大聲會驚動到他們啦……」

  「可是……那個身穿奇裝異服的傢伙就是傳奇?還真是有夠他媽的古怪……」

  「嗯……雖然他每次都說臨時有事非得穿成那樣不可,但我總覺得那是他的怪癖……」

  他們會這樣懷疑也是無可厚非。裡頭號稱把妹傳說的傳奇,如今卻套著一件芝麻皆美語的黃色大鳥裝,在裡頭說著一些神氣的話語。任何人見到這畫面,不會心生疑竇才怪!

  「可是,宅神他……真的要和十三決鬥嗎?就算只是遊戲,十三的吉他功力也很可怕啊……」

  「我不是不相信王學長的實力,不過我倒很在意十三的出現,總覺得有點……」

  「阿泰,你是有注意到什麼嗎?」

  「總覺得……」阿泰搔了搔臉頰,滿臉狐疑。

  「我總覺得那個十三大有問題……」

  ──刻擦!

  又一次,阿泰按下了快門。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