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擊手回到自己的角落,渾身慘白即是戰鬥的結果。或許過程中流汗、流血、甚至是流淚,就連對手的資料也不知道摸了幾百遍了吧?然而結果就是結果,這東西在某些因素下,並不會與過程中的努力畫下等號。

  害怕所引發的頭暈症狀,路面都在搖晃似的,想走都無法走好。可能是血液衝到腦袋的緣故吧,視野所見的景物處處有著內旋的螺旋,整個世界有如天旋地轉那般。

  有人說,頭昏眼花時最容易錯把異性當成一見鍾情。然而,王南翟的狀況只是因為心理壓力過大所導致。

  進了教室,女生們早已消失,王南翟猜測她們一定是跟著回來的吳純箴,安慰她去了,畢竟女生算是一種直覺靈敏的生物,好友發生什麼事情,一看就能推敲出幾分。

  整間教室,只有冷長暉還在翻閱手中的厚書。王南翟也不去解釋情況發展到什麼地步,大概是覺得一切都完了的緣故吧。他趴在座位上,也不是想休息,就只是趴著。

  趴著,試圖忘記剛剛發生的一切。

  也許睡著了就能忘記?轉念一想,這根本不可能。王南翟只能趴著,裝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什麼都沒有嗎?」冷常暉問道,音調故意提高幾度。王南翟看向冷常暉,他壓根沒有看著自己,依舊在翻著書頁。

  看著冷常暉事不關己的態度,王南翟不由得怒火中燒。為什麼自己會說出那些話?還不都是冷常暉的紙條!憤怒將心裡所想化為行動,王南翟回嘴道:

  「都沒了,這還不都是你害的!」

  幾秒後,王南翟有些驚訝自己說出的話,並感到後悔。

  想當初冷常暉無條件的幫助自己,假使只靠自己的話,說不定連和吳純箴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吧?冷常暉幫了自己這麼多,不過就因為他的一點小失誤就如此怒斥,王南翟認為自己真的很沒有風度。

  但,冷常暉的反應更讓王南翟驚訝。

  「喔?」只是這樣回了一聲,冷常暉轉頭盯著王南翟,臉上完全看不出來有一絲怒意,更別說是愧疚了,好像早就知道事情會發展成這樣。這讓王南翟的罪惡感減輕許多。

  「你有看過我給的紙條吧?」冷常暉問道。

  「看過了。」

  「然後?」

  「……她很不諒解。」王南翟考慮一下才脫口,且在『很不諒解』幾個字上加重語氣,想讓冷常暉了解整件事情的嚴重性。

  冷常暉托住下巴,思考許久後,回道:

  「很好。」

  很好是什麼意思?王南翟趕忙回想是不是自己說成「她原諒我了」之類的話,但再三回想後確定自己並沒有口誤的地方後,滿臉怒容。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王南翟咆哮,他認為冷常暉壓根在耍自己。冷常暉也馬上看出王南翟在生氣,馬上說明:

  「就是要這樣,整件事情才會順利。」

  不聽還好,越聽越糟糕。王南翟已經不趴在桌上了,他從桌上彈起,想聽聽看冷常暉究竟還有多少地方要解釋。特別是自己惹吳純箴不悅的部分。

  「給我理智點、閉上嘴,我就把一切都解釋給你聽。你應該有聽過『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種理論吧?」

  王南翟點頭,但光這種膚淺的理論就讓冷常暉決定這種策略?這也太不明智了吧!冷常暉也像看穿王南翟心思似的,繼續解釋下去: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的確,就常理來說,壞男人只會吸引一些『特定種類』的女孩而已,這根本不能拿來當作策略進行。我的策略,純粹只是要吳純箴記住你這個人而已。」

  「記住我?」王南翟不解道。要讓一個人記住外人有很多種方法,一定得要用這種偏激的方法嗎?特別是,對方還是自己中意得女孩子!

  「我當然知道要讓她來記住你還有很多方法可行。可是綜合來看,要讓她在短時間緊緊記住你這人而不忘記、且又能讓她事先了解你和她差不多的興趣,就一定得要用我這種方法了。」

  「……一定得要用這麼負面的方法嗎?如果事後改成誠懇道歉,可能會好很多……」王南翟沮喪道,吳純箴憤恨不平的臉孔,至今都無法忘卻。

  「其實,壞男人吸引女孩子的理論還是有幾點可取之處。你得先要了解到,女性能夠在第一時間內記住且難忘的只有兩種人——一是自己愛慕的異性;一是極端討厭的對象。我的目的,就是要讓你變成後者。」

  「極端討厭的對象?那我不就慘了!」王南翟跳起大喊,神色顯地相當驚慌。

  「不用擔心。」冷常暉把劉海往旁一撥,胸有成竹。

  「後者,也是有可能變成前者的。」

  「……又該怎麼推論?」

  「假使極端討厭的對象是個異性,女性在面對這種對象時初期會產生憤怒的生理現象:心跳加速、口乾舌燥、面紅耳赤……等,而且,是在每次見面都會有這些感覺,心裡也會產生厭惡感。只是呢,只要見面次數越頻繁,女性的生理現象還在,不過心裡的厭惡感卻會慢慢變淡——最後,女性就會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喜歡上了這個自己討厭的對象。」

  「真的?」冷常暉的話就像強心劑一般,鼓舞了王南翟。

  「況且,吳純箴一定還不了解你的用意到底是為了什麼。你看過我的紙條,一定是說為了她的文章好,對吧?」

  「嗯。」

  「我再解釋一下吧。這種理由對一般人來說,一定是非常唐突的,畢竟你和她從開學以來都沒有說過話,她完全不了解你這個人,現在突然對她做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說這種天方夜譚般的理由,她一定沒有辦法接受。」

  「……我看得出來……」

  「於是,她會開始對你產生好奇,她會開始偷偷觀察你,並詢問他人關於你的任何資料,只為了釐清你所給的奇怪理由。假設她再直接一點,她搞不好會追著你,打破沙鍋問到底。」

  「真有那麼神奇?」冷常暉的話對王南翟來說,已經變成福音或是神旨了。王南翟雙眼閃爍、兩拳緊握,自信,彷彿又回到了身上。

  「你看著吧。下一堂課就快要開始了,給我保持從容且自信的模樣……其他女生對你指指點點的話,你就當作沒看見吧。」語畢,冷常暉再度回到書本當中。

  在下課鐘響前後,離開的人們陸陸續續回到了教室中,手中多了幾包學校福利社絕對不會賣的零食。女生們也一起進道教室,正如冷常暉所預料的,她們不時偷瞄王南翟且竊竊私語。

  王南翟並不在意這些,他比較在乎的是吳純箴。她看上去雖然和平常無異,只是臉蛋因憤怒而生的紅暈未消、紅腫的雙眼也用淡妝去掩飾。

  但也和冷常暉所預言的一樣。吳純箴在上課時,總是有意無意的往後看,方位差不多就是王南翟的座位,只不過吳純箴從來沒有和王南翟對上眼就是了。

  危機,真的會出現轉機嗎?

◆            ◆

  冷戰持續了幾天。王南翟每天過著戰戰兢兢的日子,要不是冷常暉無時無刻的提醒他,王南翟搞不好就會舉雙手投降。

  「是時候了。」就在第四天,冷常暉對王南翟說道。

  「……什麼……?」因為每天都要裝成自信滿滿的樣子,讓原本就不是很在意自身表情的王南翟陷入苦痛。頭微微上揚十五度、帶著微笑、邁步穩健……這些要求簡直是種強迫性洗腦。疲勞接踵而至,現在連對冷常暉的反應也慢了至少三拍。

  「給我振作一點。」冷常暉微笑,伸手緊扣王南翟的左肩鎖骨……用力往凹口按下。

  「痛、痛、痛!」王南翟痛地大呼,精神也全都找了回來。

  「今天是第四天,吳純箴還是沒來找你過話,對不對?」不給王南翟時間休息,冷常暉劈頭問道。

  「怎麼可能會啊……」

  「那就可以猜測,她雖然對你還抱有疑問,卻已經沒有意思去探究了。」

  「那我該怎麼辦?」王南翟開始緊張起來,假使真是這樣的話,那之前所做的一切不就都白費了?

  「所以,我們得要主動出擊才行。」

  「主動出擊?」王南翟詫異道,該不會又要他做些會讓吳純箴討厭自己的事吧?王南翟用力搖頭,再這樣做的話,自己就真的沒有機會了。

  「我的意思和以前不一樣。我所謂的出擊,只是要你去跟她聊聊。」冷常暉聳肩說道。王南翟頭搖地更用力。

  「你是要我去送死啊!」近似歇斯底里的低吼,就憑王南翟現在的狀況,去和吳純箴攀談被甩個兩巴掌都算正常。

  「嗯,的確是要有必死的覺悟。」

  「你……!」王南翟正想一拳往冷常暉的臉打去,還沒出拳就被冷常暉先行制止——緊扣住王南翟右手手肘的內側。

  「噫……」這次痛到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另一方面也是怕自己突然的大叫會引起他人注意。

  「這些日子是很辛苦,我再清楚不過了,要你去和她做面對面的對談,我也深信你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幸好,在這個世紀有一種東西解決了面對面交談的難題。」冷常暉確定王南翟認輸之後鬆手,王南翟一邊揉著手肘邊問:

  「真……真的有這麼方便的東西?」

  「我就不相信你沒有用過——那就是即時通!」冷常暉一說完,王南翟的頭幾乎要低到桌面上。

  「……在消沉個什麼勁啊?」

  「你認為我會有她的即時通嗎?」王南翟的聲音就快要哭出來了一樣。冷常暉嗤之以鼻,笑道:

  「我可是把一切資料都給過你了啊。」

  「突然加進她的即時通,一定會更莫名其妙吧……?」

  「給我聽清楚了。只要有部落格,一定可以找的到該人的帳號,也就是即時通,還怕莫名其妙?」

  「但,我該說什麼……?」王南翟以渴求地眼神望著冷常暉,期盼他會給些有用的建議。

  冷常暉的笑容更深了,一切的計畫早已擬定完成。

◆            ◆

  【那家店的東西真的很不錯!推薦!(^^)y】鍵盤熟練的刷過,與音響傳出的輕音樂配合的恰到好處。

  「從臥室就可以看出主人本身」這句話說得真不錯。以淡綠色的乳膠漆粉刷,使原本狹小的房間看上去寬廣些;淡黃色的單人床上隨性擺著數個布偶,木質地板上只有垃圾筒及書包靜靜的立在那兒,沒有多餘的雜物;從牆壁突出的木桌上除了一台個人電腦外,其他就是一些個性化的玩偶、擺飾;而頗為重要的啦啦隊服,就掛在門口邊一個等身高的鏡架上。

  隨著音樂、哼著小調,穿著細肩小可愛以及熱褲。吳純箴坐在電腦前面,進行每日必備的功課——與朋友討論下一個出遊的地點。

  正聊到興高采烈之際,一段訊息忽然跳出,將吳純箴的對話視窗給比了下去。

  【王南翟 (imhomeking) 想與您成為朋友】

  吳純箴對於王南翟起先沒有任何印象,直到幾秒鐘之後,才想起他就是那個奇怪的討厭鬼。

  「……他突然加我即時通幹麻?這個怪人……」吳純箴見對話視窗閃爍不停,先不去理會王南翟加入好友的訊息。

  【你在發什麼呆啊(=3=”)】

  【沒有 只是突然有人要加好友……(^^”)a】

  【誰啊?】

  吳純箴猶豫了一下,她不曉得要不要說是王南翟,左思右想之後,發現找人討論會比較好一點。

  【我們班上的王南翟啦(= =”)】

  【那個宅男喔(=3=”)】

  【你說我該加嗎?】

  【不是很討厭他嗎?之前對你做了那麼機車的事情……(=w=”)】

  沒錯,吳純箴永遠都無法忘記王南翟的所作所為,更何況事後那種極為怪異的理由——吳純箴壓根沒有必要去理會王南翟加好友的用意。

  【不過 他的文章寫得不錯喔!XD】

  吳純箴看到這段訊息有些生氣,王南翟可是抄襲了自己的作品啊!於是,吳純箴用力地敲打鍵盤,將這段事實打出。沒有想到,朋友竟然傳回來了令人訝異的訊息。

  【我知道他盜用你的文 不過看起來真的是他的比較好……】

  【那是我 的 作 品 耶!他怎麼能這樣做!(=皿=+)】

  【呃 你有去看看他寫的文嗎?(@w@”)/】

  吳純箴頓住了。可能是因為賭氣的關係吧,王南翟的作品,她一次也沒有翻過,只知道大部分的人都說王南翟的作品好看。至於好在哪,這就不得而知了。

  原想趁現在將當期校刊拿出來找找,仔細一想,發現自己在得知王南翟以同名作品拿下杜蘭文學獎時,吳純箴看也不看就扔了校刊。現在,她也只好求助於朋友。

  【你有那一期的校刊嗎?我忘記我擺在哪了(^^”)】

  【校園論壇上有喔!雖然我自己先拷貝一份起來了!XD】沒過多久,對話視窗跳出一段傳檔訊息,吳純箴點下了「確定」,接下來只要等待即可。

  將近兩百多KB的檔案不稍幾秒就傳輸完畢,朋友也只丟了一句:

  【我該睡了 掰!(^^)/】就下線了。

  吳純箴看著液晶螢幕上的登出訊息,再看看王南翟要求加入好友的訊息……她決定先看看王南翟寫得文章再說。

  吳純箴很好奇,自己的文章當初只有八十幾KB而已,明明都是一樣的內容,王南翟到底是怎麼寫到快要兩百KB?她吃力的移動滑鼠,用游標點了點有著藍色W字樣的文件檔。

  Word的登入畫面跳出,文件顯示的時候系統還停頓了五秒,這顯示了文字量的龐大。

  然後,映入眼簾。

  吳純箴不知道自己花了多久的時間,時間恍若是靜止一樣。滑鼠的滾輪從來沒有停歇,縱使只是慢慢滾動,它還是沒有停止過。

  文字有著魔力,它吸引吳純箴的雙眼繼續往下看去,欲罷不能。這明明是自己所想的故事,裡面有多少的橋段、甚至是多少的感動因素,吳純箴可說是瞭若指掌。然而,自己凜然成了一名讀者——一名被作品吸引住的讀者。

  吳純箴看見了故事背景,一個由現代城市與古代鄉村相互跳躍的場景。她隨著劇情的高潮迭起喘氣、她跟著書中的人情忍暖嘆息。當角色開心,她也跟著高興;當角色悲傷,她也跟著落淚。

  轉世戀情,最初吳純箴就設定是個憂喜參半的故事。以悲劇收場,純粹是一種感情的抒發、製造感人的條件。

  現在,吳純箴是真的被感動到了。

  等到視窗捲軸再也無法往下拉時,吳純箴也已經擦掉了十幾張衛生祇,時間也過了約莫兩個小時。她看看尚未同意加入好友的王南翟,心中先是不甘,沒有幾秒,她就坦然了。

  同樣的故事,結果卻是這麼的截然不同,連自己也被感動了,還跟人爭什麼?

  點下「同意」,王南翟這三個字就在好友列表中佔有一席之地。

  【安 我還怕妳會不同意呢(^^”)】

  突如其來的對話視窗,嚇地吳純箴差點跌下椅子……他竟然還在線上?

  看看牆壁上的貓型時鐘,長短針所透露的訊息指示現在為凌晨一點零三分,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在看小說前只有晚上十點多而已吧?王南翟這人竟等了整整三個小時?

  【……你到底想怎麼樣?】吳純箴沒好氣的打著,縱然自己對王南翟的小說佩服不以,好感仍不會增加多少。

  就看看這個王南翟又有什麼指教!

◆            ◆

  【她還沒有同意耶】

  【等就對了】

  即便是用即時通,冷常暉不帶感情的命令依然如此清晰。

  房間中,從地板蔓延至書桌,延伸至床上,它們雖然沒有生命,但它們還是靜悄悄的在房間內建構了屬於自己的領地——一本本的小說,無論或立、或躺,他們一本疊著一本,從書架上溢滿。總有一天,也會塞滿整間臥室。

  王南翟在電腦前等著,一邊看小說、一邊等待,等待吳純箴同意自己的好友申請。

  從大約十點開始,王南翟就把吳純箴加入了好友,原打算十分鐘後吳純箴還不加的話,自己就要放棄了。不過,冷常暉不允許他這麼做,他強迫王南翟要展現自己的誠意,不管多久都要等到吳純箴同意,且在第一時間回覆。

  「真的有在臥底的感覺……」王南翟忍不住抱怨。事實也真是如此,因為冷常暉在他那頭進行著電腦監控,每分每秒都在監控吳純箴的電腦狀況,就為了面臨問題時,能即時做出各種反應。

  【你也真是夠幸運的了】冷常暉傳來這道訊息,王南翟不了解所指為何。

  【怎麼說?】

  【她的朋友是你的書迷 還把你的小說傳給她看 從頁面捲動的速度來看,她一定看地很詳細】

  沒有想到自己竟會有書迷,更幫了自己一個大忙!王南翟提振起精神,隨時注意自己的好友申請有沒有被同意。

  當王南翟第三本小說快看完時,耳熟的敲門聲從喇叭中傳來——被同意了。

  王南翟慌地將小說扔至一旁,點選吳純箴的狀態兩下、跳出對話視窗。手指頭如機槍掃射一般鍵入訊息,一切的動作在三秒內達成。

  Enter,等待回覆。

  吳純箴還沒有動作,冷常暉的訊息就搶先傳過來了。打開閃爍的標題列,冷常暉的訊息寫道:

  【沒有忘記我之前教你的吧?】

  【嗯,文字後面記得加表情符號對吧?】

  在加入吳純箴的即時通前,冷常暉就已經把全套即時通聊天教學都交給了王南翟。首先,表情符號就是一個重點,它主要的功能是表達傳送訊息者的心情,也較不容易發生表達上感覺的誤會,更可使僵化的聊天氣氛稍稍提振起來,算是頗為重要的一個聊天手法。

  【……你到底想怎麼樣?】

  當吳純箴傳來這條訊息,王南翟又開始慌亂了,幸好冷常暉早已預設了吳純箴回答時的種種情況,不然王南翟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單純想把事情解釋更清楚而已。再者,我也想要再道一次歉m(_ _)m】

  【你怎麼會有我的即時通帳號?】

  停頓幾秒,王南翟再輸入訊息。這是個很重要的步驟,訊息回傳最好要在至少五秒、最多二十秒以內回覆。在五秒後回覆,主要是為了不打亂對方的思緒;在二十秒內回覆,是為了不使對方對話題產生倦怠感。

  【我看過妳的網誌啊,做的真的很不錯喔(@w@)b】

  【還是先把事情說清楚吧?】

  吳純箴單刀直入的回答使王南翟有些不知所措,在旁觀戰的冷常暉馬上指引一條明路,王南翟照著鍵入:

  【妳有看過我的小說嗎(@w@)?】

  故意不理會吳純箴的問題——純粹是不能被對方搶走主導權。

  談論一個話題若被搶走了主導權,那接下來可能生變的事情也會變地難以解決。直接反問問題雖然有可能會使對方不高興,更使話題中斷;但冷常暉有把握,因為他清楚了解吳純箴是以什麼樣的心態在看王南翟的小說,可以從畫面捲動的速度以及內容閱覽完畢等跡象發現。

  【還好】僅僅兩個字,吳純箴卻花了將近十五秒。冷常暉更加確定自己的推論沒錯。

  【我可以教妳怎麼做(^^)/】

  【神經病 我自己就可以了】

  回答和冷常暉預想的果然一樣。他馬上傳訊給王南翟,指示關鍵攻擊實施開始。

  【我之前有說過,妳的文章還不夠好吧?】從這段話開始去掉表情符號,這是為了讓自己的談話立場更鞏固。

  對於吳純箴在小說上的弱點,王南翟事先就做了一番研究:徹底讀過她所寫的各式文章,細心分析出其文章上各式弱點。

  【文章可取之處只有題材,其他都有待加強】

  【那你說說看 我到底是哪裡不好】

  【背景在頗為重要的場景不夠,使氣氛無法完全襯出;人物描寫也還太淺,給讀者的感覺不夠真實、貼切,也會遺漏掉角色一些細微的動作;最重要的氣氛描寫,張力不夠,一廂情願的想法倒是頗多,使得氣氛還沒熱絡起來就要立刻降溫。基於以上幾點,再加上大概是打文的習慣吧,文章看起來有點卡。】

  王南翟在打這段文字時心中相當矛盾,手指頭也不停顫抖,害怕這段訊息一出去,吳純箴就直接給自己登出了……或者是將自己加入黑名單。他也這麼跟冷常暉抱怨,冷常暉還是永遠不改的答案:

  【等 就對了】

  這次有點奇怪,吳純箴的動作有些慢,即便是過了二十秒,對方仍沒有輸入文字的動作。王南翟再次跟冷常暉訴苦,沒想到傳回來的答案竟是:

  【我也注意到了 這是個很好的現象】

  【?】

  【會花這麼久的時間 表示她有在看你的訊息 並檢視自己有無相何之處】

  【?】

  【她在看自己的文章 看看是不是和你說的一樣】

  聽到冷常暉這麼說,王南翟這才鬆了一口氣。在放心過後沒有多久,卻突然跳出一個視窗:

  【吳純箴 已經離線】

  「這……怎麼?」王南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把臉湊近螢幕瞧,一切都是真實地可以。

  【跟你說的不一樣啊!】區區的即時通根本無法將王南翟的憤怒完全表達出來,他打下每一個字都用足了力,書桌也跟著「喀、喀」作響。

  【明天看看就知道了 一時間我也無法推論什麼 重點來說 我的推論是不會出錯的】

  語畢,下線,給人十分不負責的感覺。

◆            ◆

  起了個大早,每當王南翟心事重重,當天必定會起的特別早。睡意也不會特別少。

  想睡卻睡不著,每當閉上眼睛,瞬間又會被昨天的事情給嚇醒。倏地跳出的視窗,似乎在王南翟的臉上甩下重重的巴掌。

  推開鋁門,教室內空無一人;看看手錶,指針也不過五點五十六分。

  很好,今天真的起得很早,看來昨天的事情,產生的壓力真是過於沉重。

  癱倒在座位上,王南翟試圖催眠自己,上課時打瞌睡始終是不好的行為。他嚐試數羊、數昨天所看過的小說共有多少字、數各個章節出現過幾次主角的名字……好,就快要達到目的了。

  王南翟覺得眼皮越來越沉重,呼吸也跟著緩慢起來,四肢的肌肉也越放越鬆……

  唰——啦!

  ……失敗了。

  不知道是誰進了教室,王南翟現在的姿勢背對著門口,不過他也懶地起身查探,反正和自己無關。冷常暉這人一定得在第二節課以後才會見到他,所以絕對與自己無關。

  走進來的人,可以從腳步聲來判斷是名身型不大的人,很有可能是女生……這與自己更沒有關係了。

  腳步聲在教室內回蕩著,一步一步往王南翟前方的區域走去,然後停下,拉開椅子所產生的尖音,窗戶也隨之抖動。書包的金屬扣環也一樣悅耳,稍後只剩下寂寞的鉛筆書寫聲。

  持續時間很短,看來不是關於功課的東西。隨後又是一陣椅子拉開聲,王南翟都快要被這聲音給搞瘋了!

  又是腳步聲……怪了,這人不是才從後門進來嗎?既然走到了前排的位置,即使是出去,也是走前門比較快吧?也許,後門外邊有著什麼也說不定。王南翟不再多想了,現在只求這不明人物越早離開越好。

  ……這腳步,為什麼往自己走了過來?

  啊,垃圾桶在自己後邊附近嘛!或許只是要丟個垃圾而已……才怪。

  腳步聲,在自己身邊就停止了。

  緊張感充斥全身,悸動愈發強烈。王南翟的心臟越跳越快、越跳越大聲……他覺得,整間教室也都在跟著鼓動!

  怎麼辦?怎麼辦?同樣的三個字不斷圍繞在王南翟的腦海中,他是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現在起身會不會太過怪異?還是要繼續裝睡?他緊閉雙眼,故做冷靜的他,冷汗卻與他背道而馳,紛紛擠出汗腺。

  啪……!

  一個輕響,又是一陣腳步聲。這次,往外頭去。

  輕響的主人是一張便條祇,功能,就是記載簡短的訊息:

  『今天幾點上線?』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