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純箴,會渴嗎?還是妳會餓?」

  「吳純箴,妳放學要去哪裡?我知道有一個不錯的地方喔!」

  「吳純箴,需不需要我來幫妳提東西?」

  「吳純箴,妳的掃地工作我請別人來幫妳做,妳覺得如何?」

  「吳純箴……我可以叫妳小箴嗎?就叫妳小箴吧!這樣聽起來也比較親切。當然啦,如果妳想要的話,叫我小墘也是可以的!」

  煩,都快煩死了!

  最近曾有墘就像幽靈一樣神出鬼沒,老是帶著同樣的嘴臉試圖親近吳純箴,主動幫忙任何事情,不然就是指揮一支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高級保鑣們協助。有人幫忙做事情是很好沒錯,但這也惹得其他女生的白眼,昔日的好友也漸漸疏遠了吳純箴,好像跟她走近一點就會帶衰一樣。

  而學校內的組織——新聞同好會,仍然為著「以天下八卦為己任」的態度進行一切的活動,他們就像轉角內隨時會撲殺無辜路人的殺人魔一樣,吳純箴早就不知道被給嚇到了幾次。

  「吳同學,能不能請妳詳細說明一下妳拒絕曾同學的要求呢?」

  「吳同學,請問妳之前說『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這件事情是真的嗎?還是妳為了拒絕曾同學而假造的理由呢?」

  「吳同學,妳說妳有喜歡的人了,能不能方便公開一下呢?畢竟根據其他人的指出,妳似乎沒有男朋友的樣子耶?」

  「吳同學,請問妳知道曾同學他家的財產究竟有多少嗎?假如妳當初接受他,往後的日子可不是不愁吃穿能夠比喻的喔!再說曾同學本身也可以算是帥哥,為什麼妳會不答應呢?」

  「吳同學,曾氏企業下週三將會推出新品——『綻放的藍光』,請問妳對這件商品的看法如何?」

  ……等,之類的問題,一樣一針見血的問題。但吳純箴永遠的回答都是「不知道」,最近則是用行動代替答案——逃。

  三天之後,吳純箴已經被搞得精疲力竭,甚至還得了上學恐懼症,整天神經兮兮地,就怕又有人跳出來大問「和曾友墘在一起會有什麼困擾嗎?」之類的問題。幸好班上並沒有任何新聞同好會的社員,不然吳純箴就連上課時間都不能好好休息,或者,她會直接把新聞同好會的人硬生生地塞進掃具櫃裡。

  不過,長期躲在教室內也不是根本之計,且事件的主角不一定只有吳純箴,還有一位曾友墘。他甚至直接替新聞同好會辦了一場記者會,公開發表任何答案。是吳純箴根本不想知道的答案。

  『曾同學,能請問一下,為什麼要為了吳同學搞這麼大的排場?』一位男學生舉手問道。

  『愛是不計任何代價的,為了得到她,我可以不惜付出一切成本。』曾友墘笑著答道。

  『曾同學,那能不能請你簡單描述一下與吳同學邂逅的過程?看你的樣子,想必是一段非常美好的回憶吧?』一位女學生感性得問。

  『嗯……不知道在場有多少人有過一見鍾情的經驗?就是那種感覺!當時我還沒有入學,只是在學校操場裡走著,就這麼看見那位天使……於是,我便瘋狂的愛上她了,那時候她穿啦啦隊服的樣子,成了我腦海中最美好的景象呢!』曾友墘的眼神微瞇了起來,陶醉其中。

  『那請問一下,你之前對吳同學說過以結婚為前提的情況下和她交往……請問你是認真的嗎?』另一位戴著厚片眼鏡的男學生問。

  『當然是認真的!』曾友墘很肯定得回答。

  當這段畫面在中午吃飯時間於虔初布富的專屬電視頻道撥出來時,吳純箴差點暈了過去。她非常生氣的對曾友墘大吼:

  「為什麼你要這樣子!」

  「因為我很喜歡妳,我希望我們之間的戀情可以公開,更熱切的想知道我的對手是誰。」曾友墘一如往常的微笑,滿不在乎的樣子。吳純箴也沒有力氣再和他辯下去了,再怎麼拒絕也只是枉然。

  看到吳純箴如此,王南翟也很不好受。自從發生了這種事情後,吳純箴沒有一天是不戴墨鏡和口罩的,有時候還戴著全罩式安全帽或是用白紗布裹住整顆頭,只為了躲避曾友墘和那群新聞同好會的無聊份子。

  更重要的是,看到吳純箴如此痛苦,王南翟完全沒有辦法出手幫忙,這是非常讓人洩氣的。

  【阿翟 我好累 Orz】每天晚上第一句話,吳純箴一定是這樣子打招呼。大概是受了王嘉歸的影響,吳純箴現在也都以「阿翟」來稱呼王南翟了。

  【事情很快就會過去了。(^^”)】

  【說地容易 你知道現在有多誇張嗎?每天固定有轎車接送 營養午餐也莫名其妙變成五星級飯店才看的到的餐點 更誇張的是 有籃球飛過來還會有某個穿黑西裝的人替你擋 更別說曾友墘那個白爛是怎麼樣莫名其妙的冒出來了!】

  【繼續拒絕或許會有幫助吧?(^^”)/】

  【如果可以的話 我也不會累成這樣 (=皿=+)】

  每天固定看著吳純箴是如何臭罵曾友墘,王南翟也只有這個方法能幫助吳純箴抒發自己的壓力。

  但最令人在意的,還是關於吳純箴所喜歡的人。

  到底是誰?還是信口胡謅?為了這個問題,王南翟睡也睡不好,就連飯也吃不下,王嘉歸還笑說他是「為愛,人比黃花瘦」,雖然事實也是如此就是了。而冷常暉方面一樣老話一句:

  『等,就對了。』

  王南翟至今都無法全盤了解冷常暉這個人,這種時候通常都要主動安慰才對吧?他提出了這個問題,冷常暉照樣以無法反擊的話語回答:
  『現在出面只會讓事情更加複雜,也不用說接下來的下場會如何吧?新聞同好會開始胡亂猜測所謂的三角關係,雖說一開始吳純箴或許會感謝你這麼關心她,但只要被喜好八卦的媒體這麼一搞,你之前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會完蛋。相信我,一定會有更好的機會轉變這次的危機,至少該主動的不是你。』

  王南翟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也只能照著冷常暉的指示,等。

  事情持續到了第八天,王南翟在走廊上都可以看見新聞同好會對下一次的新聞又打了什麼廣告——「秘辛!吳純箴其實是有計畫在拒絕的!」——王南翟當場撕下海報,在做這個動作之前,他已經先看好附近有沒有其他人在注意自己。

  「……喂。」

  背後一個喚聲,很顯然地,自己是被注意到了。

  「抱歉、抱歉……我剛剛只是手滑了而已,馬上黏回……吳純箴?」王南翟原本一臉愧疚的轉頭道歉,沒想到在後面的人是吳純箴?現在看到她……因為睡不好,有了一點黑眼圈、因為吃不好,臉頰也略微消瘦……然而,王南翟還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待在這裡很快就會被找到了,先躲到頂樓吧?」王南翟問,吳純箴只是默默地點了點頭。

  溫和的金光灑在校舍的頂樓上,十月份雖有些微寒,不過還是能感受到一點春天的溫暖。兩人來到頂樓上,王南翟在行徑過程中還時時回頭張望,看看有沒有人跟蹤,他打從心底希望沒有。

  「阿翟,我最近真的好累……」吳純箴蹲下,將頭埋在胳膊中,矮小的身軀顫抖著,聲音聽起來快哭了一般。

  「早上被人追也就算了,放學還會有人跟蹤,甚至是晚上還有人打匿名電話,即時通也突然有一堆不認識的人要加好友……這究竟是怎麼了?我做錯了什麼?」吳純箴抬起頭,淚水溢滿了眼框,也濡濕了衣袖。

  「這……妳要不要試著請假看看?之前不是有請過一次嗎?」

  「……請假的話,不止曾有墘會隨便跑來說要探病,連那些新聞同好會的病態都會每五分鐘就按一次我家門鈴,而且隔天我到學校之後,事情又被傳得更難聽了……說我在『裝病搏得同情』!」吳純箴的聲音抖著,那是一種悲傷中帶有強烈憎恨感的聲音。

  「你說說看……我該怎麼辦……?」吳純箴問,但王南翟能怎麼辦?

  「我……不能怎麼辦。」王南翟慢慢說出,這是事實,當然有說出來的必要。

  「咦?」原以為王南翟會捨命陪君子,他竟然會拒絕?吳純箴一臉不敢置信又有些生氣。王南翟趕緊解釋道:

  「我的話會讓事情更加複雜吧?搞不好那群新聞同好會的豆腐腦又會用什麼聳動的標題,例如『驚人的三角戀情!原來男主角是宅男!』之類的吧?到時候他們只會變本加厲。」

  「那倒也是……對不起,我真自私,自己搞不定的事情還想拉你下水……」吳純箴低下頭來,擦了擦眼淚之後,恢復以往的笑容。

  「謝謝你陪我聊天,我覺得心情好多了。」

  「這其實也沒……」

  ……磅!磅!磅!

  深鎖的安全門突地發出幾聲巨響,在試過敲打沒有用之後,換成門鎖發出強烈的顫抖,輕微的金屬撞擊在兩人的耳膜中化成了陣陣磨刀聲,轉眼間,一群惡獸就這麼突破了安全門,張牙舞爪地圍住兩人,宛若看到了兩頭肥美的羊兒。一名男學生率先大喊:

  「出現了,他就是吳同學的心上人啊!」

  兩人聽了差點吐血。

  但這群冷血動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有照相機的立刻打開鏡頭、有攝影機的立刻打開錄影功能,配合著那群自認記者的人說話天花亂墜的功力,剎那間鎂光燈狂閃、不中斷的問題有如機槍一般永不停止!

  所有生物的本性必定如此,以多對一,在這種極為不利的情況下,大腦完全無暇思考下一步動作,身體的本能就已經開始採取最正確的行動——逃跑。

  王南翟拉住吳純箴的手,發揮出這輩子最快的速度將之拉離現場,王南翟自己也不知道為何如此,這是潛意識的行為,總是在緊急情況下沒由來得發生。他們拋下後頭一堆疑問、拋下仍未停止的捕捉閃光,只為了投奔自由而逃。

  他們辦到了。

  他們也失敗了。

  【驚人的三角戀情!原來男主角是宅男!】

  顯眼的紅色字體就這麼橫亙在雜誌封面上,而其上的插圖當然不用說,正是兩人逃跑時的背影。午餐時間的電視也不停放送當時的影像——驚愕,然後逃跑,附帶白目的旁白,好像兩人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

  現在可好了,王南翟也成了八卦中的一名主角,從此墨鏡、口罩永不離身,在路上被認出來馬上就一堆人追著自己跑。這種生活不消兩天,王南翟就已經幾臨崩潰。而冷常暉為了不讓自己也身陷其中,傳了一封內容為「避嫌請見諒」的簡訊之後,完全沒有主動和王南翟說過半句話。

  幸好曾友墘現在不在教室裡,那種尷尬無比的氣氛他壓跟不知道該如何著手處理,現在的他,只希望放學鐘聲趕快響起。

  『……對於這個事情,您的看法如何?曾同學。』這段話吸引趴在桌上的王南翟注意,電視上是名有著正經眼神的女學生,然後畫面一轉,曾友墘的臉就這麼出現在畫面中。很好,原來他不在教室的原因,又是另一場記者會的關係。

  『謝謝你的關心,老實說,我並不訝異這種結果的發生。』曾友墘用他那招牌笑容回答。王南翟看地更仔細了,曾友墘口中的「不驚訝這種結果的發生」究竟是怎麼回事?

  『聽曾同學這麼說,似乎有什麼秘密消息呢?』

  『消息這種東西只要交給我們曾式企業專屬的情報人員,要多少就有多少。雖然我不能說是用什麼方法,不過就我個人所收集到的消息指出,和所有的男性學生比較起來的話,王南翟這人與小箴關係十分密切。』在聽到小箴這個稱呼時,她對電視做了個鬼臉表達自己的不滿。

  『各位觀眾,都可以聽出來了吧?看來王同學確實是吳同學神秘的心上人呢!』為了和自己八竿子打不著關西的事情興奮,這就是八卦。

  『……這說法有些不對,以我個人的觀點來看,他們還不到那種程度。』

  『喔?』

  『所以,我想為此做一個確認的步驟,畢竟一切都還不明朗……能不能把麥克風借我一下呢?』女學生乖乖地把麥克風交給曾友墘,暗自對他吐了吐舌頭,似乎是對鏡頭被搶走的事情不滿。而曾友墘接過麥克風後,清了清喉嚨,對鏡頭放話道:

  『王南翟,我知道你現在一定有在看電視吧?和自己切身的問題,想不看到都難吧?好,我現在要說重點了,如果你真的也喜歡小箴,這個提議你應該不會拒絕才對……』曾友墘又大咳兩聲,說出了自己的提議:

  『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後我自己會出資舉辦一個比賽,而那場比賽的選手當然只有我跟你,至於比賽的內容就是——告白。』

  這個提議,就算不是處在問題當中也會跌破眼鏡,班上就有不少人當下將嘴巴的午餐噴了滿桌滿地,看來今天的職日生有地忙了。

  王南翟更不用說,桌上的便當早已不知道飛離到多遠的地上,本人則是被石化在原地,口中不停喃喃低語「你在說什麼啊」等字。再看看吳純箴吧,一臉恨不得撞豆腐自殺的樣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錯了,吳純箴有些臉紅的樣子?

  『在大庭廣眾之下對小箴告白,我相信這是最能表達愛意的舉動,就像我之前所說的一樣,我希望我和她之間的戀情能夠透明化,證實我們是清清白白的交往,而非秘密在進行的不單純交往;而這比賽輸的人,當然就是永遠離小箴遠遠的了,至於比賽的裁判,直接交給各位同學來,這一定是最公平的吧?』

  什麼?還要在大家面前告白!只要一設想這種狀況,王南翟隨即口吐白沫,像是中風一樣。

  『王南翟,我給你考慮到今天放學為止,希望你能夠接受這個決定;假使你不願意的話,我希望你能夠像個紳士一般,乾脆地退出我和小箴之間,不過,我是很歡迎你繼續和我們成為好朋友。』最後一個微笑,曾友墘就逕自離開現場,留下一臉驚訝的攝影師以及一臉不爽的女學生。

  現在班上的同學都在注意著王南翟的一舉一動,看看在受了這麼大的挑釁之後,王南翟究竟會有什麼樣的舉動?不過,王南翟倒也令同學們驚訝,平平是個宅男,他是怎麼跟吳純箴勾搭上的?這可讓某些早已暗戀吳純箴許久的人恨地牙癢癢的呢!

  那王南翟呢?他趕緊收拾地上的慘狀,接著立刻趴回桌上,好像一切都跟他無關似的,像平常一樣趴在桌上……但這事實仍然逃不了,他還是得在放學前決定這一切。

  你問我,他愛吳純箴嗎?愛,他當然愛,有機會的話,他一定會告白!但是生性宅男的他,根本沒有行使機會的膽量……現在這個算是機會嗎?王南翟不知道,他只知道在人們面前示愛,他一定會當場發瘋,自我防衛機轉瞬間崩潰!就連現在也已經是臨界點了!

  他不敢去看吳純箴,他想知道吳純箴現在是什麼表情,可是他不敢看……可是他還是偷看了……吳純箴也同樣在偷看自己?用一種極為愧疚的表情看著自己,好像在對自己大喊三個字——「對不起」。

  手機突然震動起來,把王南翟的注意力給拉了回來,除了無號碼的手機打入,外加數十封簡訊爭先恐後的衝進王南翟的信箱裡頭,不用三分鐘,信箱瞬間爆滿,主旨全都和告白比賽有關,混雜著一點帶有詛咒意味的訊息……這一定又是新聞同好會搞的鬼,而且還公佈了他的手機號碼,搞不好還發起了類似抨擊比賽的活動吧?正當王南翟想要關機時,一個眼熟的號碼傳入訊息——那是冷常暉的號碼。

  難不成是有什麼好主意嗎?王南翟欣喜的打開來查看內容,這封信除了主旨明確,就連信件的內容也很簡短概要,一眼便可看出冷常暉的好方法是什麼——

  【接受】

  王南翟很想把手機丟到冷常暉頭上。

  雖然站在任何立場來看,接受絕對是最不丟臉的方式,但是比賽的時候呢?王南翟站到台上去都有問題了!他真的很想知道冷常暉又想出了什麼點子,更想知道自己有沒有這份能耐當著大家的面告白。

  而冷常暉好像早就知道王南翟內心的掙扎一樣,再次寄了封簡訊過來。

  【我不想因此又多花兩塊多 你接受就是了 我當然有我的方法 所以無須擔心太多】

  王南翟原想拒絕,但冷常暉一定又會以堅強的理論來說服,自己壓根沒有拒絕的權利,看來還是得接受嗎……說時遲,那時快,鋁門一拉,曾友墘就這麼進了教室,門外新聞同好會的成員還差點把鋁門撞破,要不是班上有幾位人高馬大的同學堵在門口,不然早衝進來了。

  曾友墘瞥見王南翟在位子上,筆直的朝他走去,臉上的笑容依然是不變的爽朗。他走到王南翟前面的位置坐下,很親和的問道:

  「如何?打算和我比一比嗎?」

  「……」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王南翟現在十分緊張……真的該接受嗎?原本還有點信心想要試著參加看看,現在同樣的問題又再度浮現,就是沒有辦法決定下來。

  手機仍在震動,眼尖的他發現冷常暉又寄來了訊息,他立刻偷偷打開來查詢,這一次的語氣更加乾脆……還有些命令的感覺?

  【接受 然後嗆他 畢竟他剛剛諷刺過你。】

  ……照做吧……

  「……我接受。」

  「喔?那我很期待一個星期後的比賽呢!」曾友墘起身,正想回自己的座位時,王南翟出聲叫住他。

  「什麼事?」

  上啊!王南翟!他攪動自己的腦汁,臨時想出了一個。

  「嗯……你知道嗎?你長得很像金城武呢。」

  「很多人都這麼說!」曾友墘得意道。

  「……是啊,壓扁放寬外加整型失敗。」說完,立刻趴了下去,完全不給對方反駁的時間。曾友墘則是在原地乾笑幾聲,回道:「很有趣。」便立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面對這一場短短的對峙,同學們在結束後才又開始閒聊了起來,話題當然是關於一個星期後的告白比賽了。

  吳純箴則是先看看王南翟,再看看曾友墘。她紅著臉,對於這種狀況,她完全沒有選擇權,只能默默成了告白比賽的獎品。

◆            ◆

  【所以我該怎麼辦啊! Orz】

  王南翟飛快的在鍵盤上打下這段訊息,等待對方回覆的模樣就像是老婆突然難產的父親,心驚膽跳。接受了比賽,這也就算了,現在還回嗆對方……這根本就是完全斷了自己的後路!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新聞同好會的人似乎在教室裡藏有針孔攝影機,王南翟嗆曾友墘的畫面就在事情結束後十分鐘開始瘋狂播送,新一批的「新聞同好報」也趕在放學前全數出爐,安然派發給了每一位學生,現在,王南翟接受挑戰且給對手下馬威的事情,眾所皆知。

  放學後那種景象更不用說了,王南翟被一堆人追著滿街跑,不知道事情的路人還以為是什麼明星做了什麼好事被抓到了一樣。

  「王同學,請問你對於曾同學的挑戰書有什麼感覺?」

  「能不能請你告訴我們,為什麼你要對曾同學嗆聲呢?難不成你有什麼訣竅可以讓比賽勝券在握?」

  「王同學,請問一下,你那個嗆人的典故是來自哪裡呢?和你身為宅男有什麼關係嗎?」

  「王同學,下週金城武要為了新片來台造勢,請問你會去接機嗎?」

  諸如此類的問題,就算回到家,電話依舊狂響不停,還好他趕在王嘉歸接起電話前就切斷了線路,不然這個大嘴巴父親又會替自己爆料出什麼驚人的事實,那真是難以想像。

  【先不用著急 我懷疑你的電腦可能已經被監看了】冷常暉回道,王南翟頓時傻住。

  【你怎麼猜的?】

  【曾友墘是大企業家之子 要找人來調查你並不是難事 而且看他今天說的話就可以猜測出七、八分 他一定有監看過你和吳純箴之間的聊天訊息 才打算舉行這個告白比賽吧】

  【那我該怎麼辦? (=口=”)?】

  【你放心 我傳給你的訊息我做過了特殊加密 只有你才看的到內容 用其他設備監控你的電腦只會看到我盡傳一些亂碼而已 所以等等你只需要應聲就好 不要透露我說話的內容】

  【嗯。】王南翟捏了一把冷汗,沒想到對手也會來這套下三濫的手法,只要一想到早上那副親和笑容,都會莫名的火大。

  【那你有方法了嗎?】

  【這種東西如果沒有準備 我敢叫你接受嗎】

  王南翟心中起了一線生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冷常暉口中的方法究竟是什麼,約莫半晌,冷常暉只是傳了一條網址。

  【這是什麼? (˙w˙)a】

  【很有趣的東西 我相信監控的人一定躍躍欲試】

◆            ◆

  「曾少爺,對方的訊息還是很棘手……我再試試看位元轉換的方式好了。」矮肥男子喃喃道,粗短的手只頭在鍵盤上快速游走,想找出方法破解來自別處的某條訊息。

  就在王南翟住處的隔壁一條巷子,一台銀灰色的箱型車停在裡頭,車頂上的小耳朵對準了王南翟的房間,就為了收集到各種情報。例如:現在王南翟正在與誰交談。

  曾友墘已經實行此事至少有三天了,他也不想這麼做,可是王南翟是個不會輕易與他人交談的怪人,曾友墘也不會先對吳純箴展開此行動,國外教育使他秉持著紳士風度,任何侵犯淑女隱私的事情他做不出來。但為什麼曾友墘會想來調查王南翟呢?歸功於去年的校刊年刊,王南翟引人注目的舉動也引起曾友墘的懷疑,於是便把收集情報的行動放在王南翟身上。也倒是得到了不少的重要資料,像是吳純箴與王南翟之間過於密切的即時通訊。

  可是今天特別奇怪,王南翟正在聊天的對象不僅是來源難以查詢,傳過來的訊息更是成了一大攤的亂碼,王南翟卻能聊得起來?可見裡頭一定暗藏玄機。所以一位工程師繼續監控,一位則負責解碼,這是工作,他們得這麼做。

  「又有一串亂碼進來了……可以點選耶?」監控的白瘦男子說道,顯地有些興奮,畢竟這比難以理解的亂碼還要好太多了!

  「點進去看看吧。」曾友墘說道,白瘦男子照做。

  「……這是什麼東西啊!」白瘦男子大叫,矮胖男子也湊過來一探究竟,曾友墘則是被唐突冒出的網頁給嚇呆了。

  這是色情網頁。

  不堪入目的圖片不斷跳出,白瘦男子根本來不及刪除;音箱中不斷放送淫聲浪語,使三人手忙腳亂中還有些臉紅心跳,沒有幾秒後,突地一聲女子淒厲的尖叫聲,全部的系統立刻變成深藍色的畫面以及一堆英文——當機了。

  「……我們被擺了一道。」矮胖男子訂下結論。

◆            ◆

  【現在他們大概當機了吧】

  【你到底又做了什麼好事…… (=w=”)】王南翟不知道冷常暉又利用自己的電腦幹了什麼事情,總之,一定不是個好事情就對了。

  【這是隨便監控他人的懲罰 我只是給他們一點點小警惕而已】

  【先不說這個,那我點這個網頁會出事嗎? (@w@”)a】

  【如果我想害你的話 當然會出事啊】

  王南翟抓抓腦袋,也別無他法了,游標指到這串URL上,點擊兩下,立刻跳出一個畫面,某個網站的首頁。最惹人注目的,大概就是首頁正中央的閃紅跑馬燈了:

  『王南翟神筆俱樂部』

  【請問這是什麼東西?】王南翟無言地詢問。

  【王南翟神筆俱樂部 於十月三十一號成立 成立宗旨就是永遠替王南翟撐腰 並永遠支持王南翟的任何作品 他們就是校刊那群「理論派」的人 這當然就是他們替你做的網頁了 目前會員共有四百八十三位 幾乎是全校的四分之一了】

  【請問我知道這件事情有什麼好處嗎? (=口=”)a】王南翟打道,十分喪氣,難道冷常暉要找人去把曾友墘的嘴巴打到不能說話嗎……

  【跟你說 比賽得靠他們你才有機會勝出】

  王南翟越來越確信冷常暉是要找他們去海扁曾友墘了。而冷常暉也像是有神通本領那樣,又道了一句:

  【對了 找他們去打曾友墘 這絕對不是我的目的 但是 他們要去干擾比賽 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干擾比賽要怎麼勝出? (=”=”)】

  【看起來像是在干擾比賽 但會維持住比賽原有的公平性】

  王南翟不禁開始感到懷疑,會有這麼神的方法嗎?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