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有沒有當過兵的人,絕大多數都知道有關「撿肥皂」這麼一回事,說是只要在洗澡時不小心掉了肥皂,就會被人給「大破菊門」。

  因為有這麼一個笑話,惹得每一名剛入軍的菜鳥,個個都在洗澡時戰戰兢兢,深怕自己的肥皂就這麼落在地上。更有人為此特別在洗澡前,預先買好了沐浴乳一類的產品,就是不願意用肥皂洗澡。

  ——然而,這真只是單純的玩笑話嗎?

 

 ◆            ◆

 

  那是在入伍後約莫第十天的晚上。

  因為被輔導長叫去出了一趟政戰公差,因而拖延到了晚上洗澡的時間。當大家正在床定時,只有我一個人拿著臉盆、準備進入浴室洗澡。

  空無一人的浴室沒有半點聲響,只有蓮蓬頭尚未完全關緊的水滴聲,一點一滴迴盪在這兩排隔間之中。我馬上選定第一間,便把外套及運動褲掛在門上、進入其中。

  一個人洗澡不會讓我感到害怕,反而有種說不上來的悠閒感。若是在平常洗澡時,那才真會讓人倍感壓力。無論是跟弟兄兩人共浴、還是聽著班長的口令停止動作,平常這短短的半個小時裡有近百人輪流洗澡,這過程可真是緊張得讓人喘不過氣。而且因為數個蓮蓬頭一同開水,很多時後流出來的洗澡水根本是忽冷忽熱、讓人洗得悲喜交加。

  現在能一個人慢慢的洗澡,輕鬆與從容的程度讓人不禁想哼起歌來。弟兄們還在床定、接受班長的睡前演講時,我還能一個人慢條斯理的搓著肥皂洗澡。順利的話,當我洗完時,床定也差不多結束,不用聽班長廢話便能直接上床睡覺,實在只有一個「爽」字!

  「啊……」

  不知道是不是爽過了頭,我手中的肥皂就這麼滑了出去、掉在地上。

  換做以前,若你一個人洗澡,掉個肥皂是不會怎麼樣的。但要是兩人一同洗澡,掉落的一塊肥皂可會引來山一樣高的尷尬氛圍。無論是面對面還是背對背,彎腰與站著的兩人同時都會感到極度的不舒服。

  但,現在整間浴室只有我一個人,根本不需要擔心任何問題。於是,我便輕輕彎下了腰……

  「……咦?」

  ——就在我要將肥皂撿起的同時,我忽然看見有什麼東西就站在正後方!

  一時間我猛然站直了身體、並立刻往後轉身。可是,除了仍在流出熱水的水龍頭之外,我什麼人也沒看見……該不會事因為水蒸氣所產生的錯覺吧?

  我搔了搔臉、自嘲性的笑一笑,且再次彎腰向下。可是,正當我要把肥皂撿起的同時,怪事又突然發生了!

  這回我看得相當清楚。就在我的後方,有一雙黝黑的大腳正站著。那會是誰的腳我並不清楚,但從那彎曲變形的青綠色指甲、鐵鉤似的腿毛、以及憑空出現站在我後方的事實,令我驚覺對方絕對不是普通人!再一次的,我站直了身體、並且頭也不回的跑出了浴室!當然,是尖叫著的!

  「怎麼了?怎麼了?」

  當我一跑出浴室時,班長就在走廊上向著我跑了過來,後頭還跟著許多同為新兵的弟兄。但當他們一站在我面前時,那張臉可說是一個比一個錯愕,有些人甚至開始大笑出聲。於此同時,我才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拿、就這樣光溜溜的跑出了浴室!在那當下,我連忙帶著一臉羞愧又跑了回去。但,也只是躲在浴室門口而已。

  我不敢靠近方才洗澡的第一個隔間,儘管熱水仍開著、蒸氣亦不斷冒出,我依然不願意走近半步。即使剛才所造成的騷動相當大,但跟之前所碰上的恐懼卻更讓我感到害怕。

  沒有多久,外頭的騷動就在班長高聲喝斥之下逐漸平靜。爾後,班長也走進了浴室。見我仍舊光著身體,馬上皺起眉頭對我粗聲吼道:

  「你在搞什麼?躲在浴室裡頭偷偷嗑藥嗎!」

  我連忙搖頭,想替自己辯解點什麼。然而我所表現出來的,卻是啞著嗓子、顫抖的指著浴室裡頭。我不知道班長能因為這樣理解到什麼,但出乎我意料的,班長只是微微愣了一下,並快步進去拿出我掛在門上的衣物。

  「穿上。」

  在班長的口令下,我連忙將衣服給穿好。穿完之後,我仍然是一臉餘悸猶存的模樣看著班長。不過,對於我這莫名的害怕,班長仍是以簡短的喝令取代掉應有的解釋:

  「回去睡覺,下次洗澡別再用肥皂了。」

  坦白講,在這第一時間,我實在無法接受班長這樣的命令。

  「報告班長,請問……你知道什麼,對吧?」

  班長沒有立刻回答我。像是在思考什麼似的,他看了廁所一眼,一樣簡短的答道:

  「怎麼,你真想被學長給搞上嗎?」

  當下,我啞口無言。在急忙給了一個舉手禮之後,我以飛快的速度回到寢室。

  無論我今天碰上了什麼、又或者班長不願回答什麼,都不會改變我在這當下所做的決定——下回上營站,我一定要買一罐沐浴乳,而且打死不用肥皂。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