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天性使然,還是後天的環境造就,女孩總是表現得跟一般男孩沒什麼兩樣。

  據她母親說,女孩一出生就註定當個勇敢的人。當其他男孩因為醫生的一個巴掌哭響整間產房時,女孩卻沒有吭過半聲,當時可真嚇壞了負責接生的醫生。不過,當醫生發現女孩的呼吸異常平穩時,可終於讓旁人都放下心來。

  而對於自己的記憶,女孩打從印象中就被當作男孩子看待。

  同樣根據母親的說法,這是父親在看過了自己毫不哭泣的天性、於是便打算這麼做。看看上頭的五個姐姐,足以證明父親為了得到一個兒子努力許久。現在小女兒有著如此過人的膽識,又怎能讓人不為此下定決心呢?即使她在根本上仍是名女孩子。

  可是,女孩倒也沒讓父親失望過。

  其他女孩在擺弄著芭比娃娃時,她則在跟其他男孩大玩假面騎士的打鬧遊戲;其他女孩在聊著班上的八卦時,她則跟男孩熱血討論著昨晚播出的七龍珠與遊戲王。她不穿短裙,牛仔褲就是她的首選;她不愛吃草莓蛋糕,寧可多吃些洋芋片;甚至於,她連頭髮都不留長了,如果真有必要,她也不介意頂著小平頭上街。

  即使進入了青春期,她在身材上的發育也不曾讓她苦惱。即使需要加件胸罩,那又如何呢?女孩就是女孩,她從前這麼走來,以後也將這麼繼續下去。即使她一輩子與鬍子絕緣,每個月的好朋友亦時時刻刻對自己提點,女孩仍舊不曾為自己的生活方式有過任何懷疑。

  畢竟,身為男孩也有男孩自己的問題要去解決。例如朝勃。

  然而,該碰到的問題終究是會碰到的。無論是男是女,這問題總是能讓人為此苦惱一世。用一句最常聽的俗套,那就是:「問世間情為何,直教人生死相許。」再怎麼說,高中那些成雙成對的人們、總是能讓人不自禁多注目幾眼,更甭提抽屜裡的那些情書了。

  而且,那些情書全都是出自不同的女孩之手。

  的確,她的穿著像個男孩、行為也像個男孩。但論身材樣貌,她終究是個女孩子。而如此打扮下來所造就的反差感、卻也讓部分女孩為之傾心。在她們眼裡,這名喬裝成男孩的女孩有一股莫名魅力,若以一般男孩相比,女孩就像是名可愛至極的男孩般、令人愛不釋手。

  她就像糖,甜蜜而冰涼,其中搞不好還包藏著酒香的蜜漿——只不過,女孩並不喜歡那些女孩。

  不知道該如何描述,但她就是無法喜歡女孩,而這正是困擾她最大的問題。明明自己像個男孩般長大,為何自己卻無法喜歡上任何女孩?無論她如何嘗試,但就算牽起任何纖細溫柔的小手、都無法令她有任何特別的感覺。那些女孩在她眼裡全都一樣。

  女孩曾想過,或許是她還未碰上對的人。然而又經過一段時間的耐心守候,眼看都已經進了大學,她都未曾嚐過戀愛的滋味。

  於是,她勉強自己試著交往看看,但那又是一段漫長而痛苦的折磨,每一位都是以不了了知告終——她,就是無法喜歡那些自動送上門的女孩。

  而主動追求,那是更不用談了。連一個心儀的對象都沒有,又何來主動追求之說?

  「看來,我註定這輩子就這樣過了。」

  望著鏡中的自己,女孩實在搞不懂為何如此,但她卻又不願意去問。長久以來的男孩生活告訴自己,去問這種事情就是沒種。即便她真是沒有,但自己卻永遠無法饋對內心深處的那根自尊。

  就這麼困擾到大四為止,直到出現了「他」。

  他是一名男孩,身心皆是如此。一開始女孩對他只是有些好感,就像其他任何一個開朗幽默的男孩一樣。但隨著時間經過,女孩對於他便不再只有好感而已了。

  那是一種很複雜的情緒,是她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內心波濤。無論是男孩的一句話、甚至於一個笑容,都能令女孩徹夜難眠。而當她發現時,那已經不再只是想而已,因為在她心底有個更大的聲音如此高喊:「我想要獨占他!」

  他喜歡吃什麼?他喜歡做什麼運動?喜歡看什麼書?喜歡聊什麼話題?又喜歡什麼樣的電影?今天這個髮型他會不會喜歡?改變了造型他會不會注意——當女孩醒悟過來時,她的生活中心已經不再只有自己。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男孩變得比一切都還重要。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那每天見到的笑容更是一次比一次閃耀。

  男孩的份量如同一顆巨石,壓得女孩每天都透不過氣。然而,這是甜蜜的負荷,因為只要男孩的一個微笑,她可以感覺自己幾乎快樂到能飛上天!不過……

  ……她,一直都像個男孩一樣,不是嗎?

  在他心中,自己究竟是什麼模樣?

  像個要好的男性朋友?

  或者,又像是個女性朋友呢?

  而自己,又該是以什麼身分、自覺為男孩的朋友?

  女孩不知道,面對內心一連串的問題,她連個選項都沒有,只能任憑左胸的起伏愈發強烈,直到聽覺都淹沒在一陣陣心跳當中為止,她仍沒有任何答案。

  ——直到這一刻,她仍舊徬徨依然。

  「嗯?怎麼了嗎?」

  男孩笑問道。他輕輕停下手邊的工作,抬頭看了呼喚自己名字的女孩一眼。

  為了這一天,女孩做了許多準備。為了營造兩人獨處的時機,她以不被人發現的方式、一個個支開了男孩身邊的人。此時此刻,教室內只剩男孩與女孩二人。

  雖然從外人眼裡看來、教室裡頭很可能就站著兩名男孩而已。但仔細看到其中一名男孩,他的短髮顯得過於細柔、雙肩顯得過於窄小。即使胸部沒有相當明顯,但罩在衣服底下微微隆起的曲線、卻給人一種莫名的遐想。

  窗外夕陽西斜,昏紅的陽光打入室內、映照在那張原本就雙頰通紅的臉蛋上。這張臉平時被人讚為俊美,但在這時,卻意外給人一種不同於俊美的吸引力,幾分嫵媚、帶著幾分惹人憐愛的無辜。纖細彎眉之下的瞳孔、更閃著近似淚光的彩澤。

  「我喜歡你……很久了。」

  不同於以往粗聲粗氣的嬉笑怒罵,女孩的嗓音變得輕柔無比,中間還夾帶著幾分顫抖。這並不是偽裝,而是強行堅持下來的害怕。她從來沒有想過、常被大讚勇敢的自己竟然能害怕成這樣。

  而對於眼前男孩的沉默,她更是害怕到難以喘息。

  對方的微笑消失無蹤,被一張驚愕迅速取而代之。如同女孩不敢相信自己說出了什麼,男孩的表情也寫著不明白自己聽見了什麼。

  「我喜歡你,而且我不會再說一次……真的,我現在非常緊張……」

  女孩悄悄低下頭,她很想別開男孩的目光、拔腿就跑。但在這人生的第一次告白裡,內心那根自尊卻堅持要她待在原地。所以即便雙眼擒滿著淚,她仍強迫自己盯著男孩的雙眼。

  「如果……如果這會造成你的困擾,我跟你道歉。對不起,我只是想要表明自己的心情,不想讓自己後悔……」

  「所以,妳只是不想讓自己後悔而告白囉?」

  忽地,男孩的回答讓女孩一時慌了手腳。

  「不、不是,我是真的很喜歡你,所以才……才會……」

  「才會告白。」

  「對……」

  又是一陣尷尬的沉默。

  雖然只是短短幾句話,女孩卻覺得自己快不行了。雙肩仍是止不住的顫抖,雙腳的膝蓋也悄悄打起架來。男孩則搔起了頭,緊皺的眉間不知道在煩惱什麼。良久之後,男孩這才慢慢吐出了一句:

  「對不起。」

  在自己面前,男孩低下了頭如此說道:

  「我真的很意外,不過……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是啊,就是這樣了吧?

  雖說這不是女孩想聽到的答案,但在男孩道歉的同時,壓在心頭的大石也在此刻崩解碎裂。就算突如而來的自由令人感到空虛,但誰教取而代之的、是名為遺憾的寒風呢?

  「不,我才該道歉。給你添麻煩了。」

  女孩連忙揉去差點滴落的眼淚。從小到大她不曾哭過,如今她也不願為此落淚。這是從小到大的經驗,而教導者不是別人,正是內心名為自尊的那根玩意兒。

  「那麼,明天見。」

  俐落的一聲招呼,女孩轉身離開。

  然而她沒想到卻在下一秒,自己的手卻突然被人給緊握而住。

  那是只溫暖的大手,掌心有點粗糙,女孩不用轉頭就知道那只手的主人是誰。再怎麼說,這間教室也只剩下他們兩人而已。只不過,女孩並沒有因此轉頭。

  「……還有什麼事嗎?」

  「對不起,我比較大男人主義了一點。雖然我看妳也差不多,只不過,我依然覺得告白這種事還是要由男孩子來會比較好。」

  「咦?」

  女孩連忙轉過頭,映入眼簾是昔日熟悉不過的微笑。那雙眼睛正盯著女孩,真切之情全寫在臉上、以及即將吐露出來的字句上:

  「剛剛因為別人的告白有點耽擱,但我還是希望妳能夠接受——我很喜歡妳,請問妳願意跟我交往嗎?」

  這天,那根自尊似乎不見了。

  那是女孩八歲時看過、卻完全無法理解的畫面;那是女孩十四歲時、不曾妄想過的畫面;當然,那也是女孩十八歲時、曾想像卻立場相反的畫面。

  而那個畫面發生在現年二十一歲的女孩身上、她正依偎在一名男孩的懷中嚎啕大哭——同時,這也是女孩第一次、也將不會是最後一次的哭泣。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