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叮咚——

  電鈴發出的嘹喨電子音樂,甚至響徹了這整座公寓!

  「不在嗎?」

  我看著手中的準考證,這是我在二樓的樓梯上發現的;淡綠色的卡紙,上頭寫著個人基本資料,並且護貝得好好的;最讓人矚目得就是上面那一吋大小的大頭照,可是一位帶有蒼鬱神情的眼鏡帥哥呢!

  雖然已經有了男朋友,但看看別的帥哥並不是罪吧?況且我只是盡我”鄰居”的本分,來敦親睦鄰的!別人掉了東西,自己找著了當然要還回去啦!

  我又按了幾次門鈴,依舊沒有回應,不會是真的不在吧?

  洩氣!

  難道帥哥就這麼難遇到嗎?

  正當我想走下樓梯時,身後馬上傳出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門打開了?

  「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立刻轉身去尋找那充滿磁性的聲音的主人……失望透頂……

  這准考證大概是很久以前的東西吧?為什麼這麼說,只因為在鐵門後的人影,和照片相差甚遠!

  原本白淨的臉蛋,現在不但死灰,雙夾凹陷,且滿是青春痘!

  我想起老趙所說的話,一個個性古怪的重考生……大概是壓力太大的關係吧?變得真多!

  「……請問有什麼事?」

  那人又問了一遍,喚醒滿是苦惱的我。

  「啊,這個是你的東西吧?」我將准考證亮在他眼前。

  喀擦——磅!

  鐵門立刻打開,他馬上奪走我手上的准考證,並且在三檢視;真的是個怪人,還是離他遠一點比較好吧?

  「如果是的話……那我先走囉?」我試探性的問一下,因為我只想離他越遠越好!

  「……謝謝,我找它找好久了,我給你一點感謝金吧?」

  「這就不用了……感謝金?你要給我錢?」我目瞪口呆,這准考證真的這麼重要嗎?

  只見他點了點頭,隨即走進屋裡,我應該跟上去嗎?他並沒有把門拉上,應該是我也要進去的意思吧?

  「打擾囉……嚇!」

  這……這會不會太誇張了點?

  在這裡面,除了在擺放在客廳的圓木桌和一把折凳,其他都是書!

  課本、講義、考卷……等,甚至連牆壁上都貼了滿滿的便條紙!上頭記滿了英文單字、數學公式、歷史年代……我的天,他會不會太用功了點?

  「隨便找個地方休息吧,等我一下。」男子說道,便走進了自己的房間裡。

  找個地方……問題是要找哪裡?

  我猶疑著,他馬上給了我答案。

  「不用在意那些書,坐在上面不會怎樣的,反正我都翻爛了。」他走出來,指著圓桌旁較高的一疊書說道,又走回房間。

  我拍拍書本上的灰塵,看來這還算結實。

  「這份薄禮請接受。」

  速度真快,我都還不知道他怎麼跑過來的!

  我看看……一千?這張准考證和一張小朋友等價?

  「會不會給太多了……?」有點不好意思,畢竟我只是碰巧撿到了,並拿來還而已。

  「不,這張准考證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

  在那厚重的眼鏡後面,死魚眼中似乎留露出了幾分感動……真的這麼重要啊?

  「那我就不好意思的收下了,謝謝。」

  「不,不會。」

  「看你這房間佈置成這樣,很用功喔?」

  「嗯……一定得這麼做,我媽催我催很久了。」他說完話,拿起桌上黃色書皮的英文單字集開始看了起來。

  無聊之餘,我看看房間內的其他擺設……圓桌上還有一個圓形電子鐘,以及在牆上周邊發黃的月曆,還是三年前的!

  「痾……先生,你的月曆是不是該換一下了?」

  「月曆?」他從書本裡面探出頭,看了看牆上過時的月曆,怡惑的問著我:

  「有什麼問題嗎?」他問著。

  「你看不出來那個已經過期很久了嗎?」

  「……別跟我開這種無聊的玩笑好不好?雖然我很感謝妳,不過我再一個月就得要考統測了。」語畢,他又繼續把自己藏在書中。

  ……怪人一個。

  怎麼有人跟不上時代跟得這付德行?他是不是書念太多念到變成白痴啦?

  而且,現在明明是七月份,我記得統測是統一入學測驗吧?高職生所要考的,明明是四月份的東西,至少還要等個八個月呢!

  我再一次的確認月曆……三月二號?他都這麼生活的?

  「對了,我沒看過妳……妳是新房客?」他突然從書堆裡探出頭問道。

  「是啊。」

  「嗯……」

  又是一陣沉默,我對於這種極冷感的氣氛根本就是毫無抵抗力……尤其他又不是那種賞心悅目的帥哥!

  「那就不吵你讀書了,我先回去囉?」我問著,畢竟我也坐不住了!

  「嗯,再一次感謝妳。」

  「不會啦,舉手之勞罷了,我才要謝謝你的感謝金呢!」

  他送我到門口,我就這麼回去。

  關巧離開之後,男子默默的將門關上,並回到原來的位置,繼續看他手上那本英文單字集。

  「新房客啊……算了,不想了,繼續看書……不過她也真奇怪,今天不就是三月二號嗎?怪人一個。」男子低聲抱怨,對於這種無傷大雅的玩笑感到反感。

  沒有其他動作,在維持看書這個動作大約一個小時,男子突然把書本一扔,放聲大哭!

  「好累、好累!我不想考試!為什麼我一定要考試?為什麼一定要讀書!讀、讀、讀!我受夠了!」男子走進廚房,翻出一把早已生鏽的菜刀,以發抖的雙手緊握著。

  「媽,不是我不想聽妳的話,我也想考個好學校,和一個好女生認識、結婚,讓妳抱抱孫子……可是我累了……」以顫抖的聲音說著,接下來……直接用菜刀插進自己的右眼!

  男子痛到叫不出聲,在地上直打滾!但他還是用最後的力氣,將剩下半截在外的刀身,用力插了進去!

  痙癵數秒後,男子就停止痛苦的掙扎,靜靜的躺在地上……

  駭人的是,這過程中,男子一滴血也沒流出……

  圓桌上的電子鐘,繼續做著它應該做的工作;六點十五分、六點十六分、六點十七分……

  慢慢的,時間流逝到隔天下午四點五十九分分……

  插在男子右眼眼窩的菜刀,微微晃動著……猛然一震!飛回原來的刀架上!

  五點整。

  嗶——嗶——嗶——

  「……鬧鐘響了啊,咦?我怎麼睡到這裡來了?糟糕,得趕快看書才行!」男子就好像沒事一般,原來有個大洞的右眼,只留下了淡淡的裂痕。

  「還有一個月就要考試了,我得努力點才行!不能再重考了!」

  走到圓桌前,拿起黃色書皮的英文單字集,閱讀著,這個動作大約維持了一個小時。
  六點十二分、六點十三分、六點十四分……

  「好累、好累!我不想考試!為什麼我一定要考試?為什麼一定要讀書!讀、讀、讀!我受夠了!」男子忽然哭了起來,起身,走進房間裡。

  從衣櫃中翻出一條皮帶,繞在掛衣服的橫杆上。


  「媽,不是我不想聽妳的話,我也想考個好學校,和一個好女生認識、結婚,讓妳抱抱孫子……可是我累了……」顫抖的說著,於是,將自己的脖子,安置於皮帶上……

  在痛苦掙扎了數分鐘後,男子終於氣絕……

  隔天下午四點五十九分……

  皮帶自動解開,飛快的回到雜亂的衣櫃中;男子硬生生的摔到地下!

  此時,剛好五點整……

  「痛!咦……?我怎麼睡到這裡來了?糟糕,得趕快看書才行!」

  永遠,不間斷的重複著……

◆            ◆

  叮咚——

  門鈴響起,應該是怡芳吧?搞得這麼久!

  「……怡芳,妳也太晚了吧?哇賽!都是酒味!」我急忙掩住自己的口鼻,畢竟這味道真的很難受的了!

  「抱歉、抱歉,隔呼!剛剛好像喝太多了……」

  怡芳只要一碰到一點點的酒就會醉的很厲害,而且,她還會……

  「嘔——!」

  ……還會吐!

  「妳給我站在這邊待著!我來收拾!」我指著她罵道,這麼久才回來,還給我添麻煩!

  「可是……我真的……好累,隔呼!」怡芳踉蹌的走了幾步,接下來就撲倒在沙發上!

  又是我一個人來清理了……仔細看看,這酸臭液體不僅僅是白綠色的,我甚至還在裡面看到了青椒肉絲!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

  我一邊捏著鼻子,一邊清理這些穢物……我的天!又是誰倒在門口?

  湊上前去……這不是曾正豪嗎?他的酒量也這麼差啊?

  「喂!阿豪!你還活著嗎?喂——!」

  「……我不能再喝了……」正豪不清不楚的回了一句,又陷入昏迷

  ……我實在不太敢想像他們是怎麼回來的,可以說是奇蹟嗎?

  「醒醒!醒醒!」我用力拍打他的臉頰,才清醒過來。

  「誰?喔——好幾個小巧啊!」

  「……你也給我進去休息!」

  花了十幾分鐘,我終於將這名醉漢給扶進來,讓他倒在另一個單人沙發上。

  這兩個人也真是的,到底有沒有替我這個朋友想過啊?

  大概清清弄弄了半個小時,現場就只剩下那一股味道而以。

  「呼……不會吧?一點多了?」驚呼,沒想到為了這兩個人會用這麼多時間!

  幫睡死在客廳的兩人蓋上薄被,我也回房間,睡我自己的大頭覺!

  嘶……

  關巧隨手擺在餐桌上的一千元,慢慢改變上頭的圖案,就像是表皮燒掉一般……原本藍色的小朋友,變成了一張金面冥紙!

  轟!

  一陣猛燒,整張冥紙就化成了一團灰,被微風輕輕得帶走……

◆            ◆

  「……嚇!這裡是哪裡啊?」

  曾正豪,一大早就醒來;當他發現這裡不是他原本髒亂的房間時候,嚇得從沙發上滾了下來!

  當他看見另一個沙發上熟睡的怡芳後,這才知道,原來昨天醉倒在這個地方了。

  「哈啊--耶?醒來啦?」我打了個呵欠,沒想到酒醉的他還能起得這麼早。

  「小巧?那這裡……就是小芳和妳一起住的公寓囉?」正豪問著,並上下打量裡頭的擺設。

  「對啊,你們兩個昨天就睡死在這了,天曉得你們究竟是怎麼回來的。」我又打了個哈欠。

  「我也不清楚……頭還在痛呢。」

  正豪對我苦笑,我問道:

  「水?」

  「麻煩妳了。」

  當我從廚房拿出一杯水時,我看到正豪,他很憐愛似的,輕撫怡芳的臉頰……唉,就知道會這樣,我的偉望究竟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啊?回來……

  「糟糕!」

  「怎、怎麼了?」

  正豪好像被我嚇到了。

  我會叫得這麼大聲不是沒有原因的,我竟然差點忘記今天中午他就會回來!然而現在已經十點半了!

  「我既然忘記今天要去幫偉望接機的!阿豪,你幫我看家,我要趕去機場!」

  將水塞給正豪之後,我連忙換好衣服,上好妝,並把亂翹的頭髮整理好……此時已經經過了三十分鐘!

  「我去一趟機場喔!你們兩個不要把家裡搞得太亂喔!如果能的話……幫我買一個蛋糕,十六吋,偉望喜歡吃水果藍莓的!」

  「啊……那你慢……」

  碰!

  「……走。」

  正豪走過去鎖上門,回到原位,看了看怡芳,並打開電視,消磨時間。

  「……嗯?」怡芳努力撐起自己的身體,看看四周。

  「醒來啦?寶貝?」正豪關心的問著,怡芳揉揉眼睛,看看四周,小聲的說道:

  「……頭好痛。」怡芳呻吟道,昨晚的宿醉可真讓人難受。

  「喝水吧?」正豪將剛剛關巧倒給自己的水推給怡芳。

  怡芳拿起杯子,一口氣喝完。

  「……這不是我和巧住的地方嗎?關巧呢?」怡芳問著,一大早就不見關巧的人影,讓人很不習慣。

  「她剛剛出去接機了,阿望今天中午回來不是嗎?」

  「對喔……她有要我們準備什麼嗎?」

  「買蛋糕,十六吋,水果藍莓。」正豪一邊轉著電視的台數,一邊說著。

  怡芳若有所思得樣子,好像是忘了什麼一樣——過了數分鐘,他終於想起了什麼,嘆道:

  「啊……」

  「怎麼了?」

  「我忘了告訴關巧……」怡芳揉揉自己的太陽穴,若有所思的說著。

  此時的關巧,正以冒著被開單的危險,將那輛還有八期分期要繳的綠色小金龜甩尾甩進了高速公路!

  「忘記告訴她什麼?」正豪有點擔心的問著。

  關巧連續變換車道五次,超前了八輛車,速度仍然維持在速限的臨界點!

  「我忘記跟她說啊,上個星期阿望有打電話回來,那時候關巧不在,所以他要我告訴關巧……」打了個哈欠,深吸一口氣……

  連續的飄移技巧,就連職業車手看到都會深感佩服!關巧以瓢移,又超前了五輛車!

  「……阿望要下午三點才會到。」

  真相知曉……

  「……小芳,妳這種個性再不改過來的話,小巧以後不理妳怎麼辦?」正豪懊惱的說,自己也因為怡芳的這種行為給害慘了不少次。

  「對不起嘛,我認為這只是小事就不小心忘記了。」怡芳吐了吐舌頭,笑著說道。

  「我看我們買蛋糕買三十吋的好了……就當作是賠罪吧?」

  「正豪,我先說,我沒有這麼多錢。」怡芳大言不慚的說。

  「……那根本就是我在賠罪嘛……」

  「多謝啦!」

  真是一個惡魔……

  但,他們兩人似乎是沒有注意到,那閃爍的電時螢幕中,突然有一個人影趴在螢幕上,凝視他們數秒,接著就失去了蹤跡……

  「是時候了……」

  老趙,對著滿是裂痕、油漆剝落的牆壁說著,牆壁扭動了一下,像是在回應什麼……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