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碰!

  鐵門重重打開,只因為正豪在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將門打開後,只剩下把門踹開的力量。

  「終……終於到了……」

  話才說完,雙手抱著的成堆禮物全都散在地上,正豪也整個人趴在沙發上直喘氣。

  「正——豪——!你很沒用耶!」怡芳一手提著大蛋糕,一手將門帶上,並對累倒的正豪一直指指點點。

  「別人偉望都可以拿你的兩倍重的東西!」

  「對不起厚!我只是個瘦小且戴著金絲眼鏡的上班族而已!」正豪沒有好氣得說著。

  一切,只因為不久前兩人到街上購買歡迎梁偉望回來的禮物而已;為了表達歉意,兩人除了蛋糕,也幫偉望買好了日常生活用品、休閒娛樂的玩具等;光是這些玩意,就買了整整兩個五斤的塑膠袋!當然,怡芳只拿了蛋糕,其他就由身為男人的正豪來拿。

  在走了十分鐘的路之後,正豪就已經達到自己的體力上限,現在,氣喘如牛的倒在沙發上。

  「吶,你到底要躺到什麼時候?」怡芳收拾地上的東西到一半時,發現正豪還躺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

  嘆口氣,走上前,使出渾身解數--搔癢攻擊!

  「……哈哈!別這樣啊!癢死了!」

  正豪嚇得跳了起來,他能接受苦瓜拌茄子這種怪東西,唯讀對搔癢完全沒有抵抗力!

  「有精神了吧?快幫忙啦!」

  「我剛剛幫得夠多了吧……?」正豪抱怨著。

  「以男人的標準來說,你連份內的事情都還沒做好。」怡芳說著,再男人兩個字還特別提高了八度!

  「……以女人的標準來說,妳管太多了。」正豪低聲說道。

  「什麼?」怡芳擺出一臉狠樣,雙手的手勢早已預備在一旁,準備發動第二波的攻勢!

  「沒,剛剛我有說什麼嗎?我最喜歡勞動了!」

  正豪敗走……

  很自動的開始清理善後。

  「很好,姑奶奶我先去洗個澡,別偷懶喔!」怡芳在正豪的臉頰親了一下,這種高壓懷柔的政策,根本就沒有回嘴的餘地。

  看著剩下的牙刷、牙膏什麼的,正豪嘆口氣,繼續完成他身為男人的本分。

  「怎麼還沒來啊……」關巧嘆道。

  此時的時間,十二點四十七分,位於桃園中正國際機場的關巧,手上拿杯剛剛才買的曼特寧藍山咖啡,等著她朝思暮想的偉望……當然,偉望這時候還在波音七四七的經濟艙,看著飛機上的電影……

  「啦、啦、啦……」

  怡芳浴室裡面,粉紅色的瓷磚可以讓她的心情愉悅;她褪去了有著紅色幾何圖形的白色襯衫,以及七分並帶些破洞的牛仔褲;自個而欣賞鏡中自己玲瓏有緻的身材,誇獎自己道:

  「嗯——怡芳,妳將讓所有男人敗倒在妳的石榴裙下!」

  說完,輕輕的笑了幾聲……她不笑了。

  「這是什麼啊!」

  怡芳怒罵,這不是沒有原因的……一個奇怪的老頭出現在你家鏡子哩,你能不驚訝嗎?

  不過,怡芳比表面上看起來更大膽許多!別看她矮矮小小的,膽子卻大的很!

  鏡子裡面的老人,毛髮稀疏,身型瘦弱,灰暗的光源讓他活像個剛從棺材裡跳出來的殭屍。

  ……他甚至帶著詭異的笑容,看著怡芳!

  怡芳也不甘示弱,緊盯著鏡中的老頭!

  「這不就是老趙嗎?」

  雖然只看過老趙一眼,不過那長相恐怕不會有第二個相同的吧?

  「這是監視器嗎?還是惡作劇的道具?」怡芳拍打鏡子,試著想找出其中的端倪……毫無頭緒。

  「應該只是個惡作劇的鏡子吧?老趙看起來忠厚老實,沒想到還會惡整房客……這東西要怎麼關掉啊?」

  撫摸著鏡邊,似乎並沒有所謂的開關;正當怡芳傷腦筋時,突然傳出一個低沉的敲打聲……

  叮……咚……

  這聲音應該是從牆壁內傳出來的,怡芳湊耳上去;該不會是這裡個水管有漏水?

  叮……咚……

  好像是金屬敲擊的聲音,而且是水管,因為那敲擊聲還會微弱的抖動,像是水波影響的。

  過了不久,怡芳開始懷疑自己的耳朵,整個人趴在牆上……只因為她聽到裡面傳出非常小聲的,人的聲音。

  叮……咚……

  『美麗耶……』

  ……她真的沒有聽錯!

  會是隔壁的人嗎?等等,這座公寓一層樓只有一個房間,也沒有和其他房子並在一起,哪來什麼隔壁?

  怡芳開始感到好奇,想聽聽這聲音究竟從哪來的……如果是正豪的惡作劇,等等一定把他打個半死!

  『好漂亮……』聲音尖細,很難猜出究竟是誰的聲音。

  『哪個部位……?』另外一個較為低粗的聲音問著,對話內容完全讓人搞不懂。

  『你要哪個部位……?』

  『不知道……看不到……』

  『你們要哪個部位……?』

  『看不到……不知道……』

  看來牆壁那頭不只一人,是有一大群人!

  『看看如何……?』尖細聲音似乎有點不耐煩,催促著。

  『看看好……看看好……』

  『那就看看吧……』

  打定主意的樣子,接著,怡芳聽到的不是對話聲,而是類似某種生物滑動的聲音……

  唏哩……唏哩……

  原本細微的聲音,好像越來越近……那種聲音越來越像類似蛞蝓或是蛇的生物,濕滑且黏膩,爬行在溼地上的聲音……

  唏哩——唏哩——

  從聲音的大小來看……應該就在怡芳旁邊的牆壁隔板上!僅僅不到三公分的地方!

  聲音停住了,怡芳聽得更仔細,深怕遺漏掉了什麼……

  『看看!看看!』尖細聲音發出命令,非常的清楚,真的就在隔壁而已!

  『如何?』

  『沒嚐過,不知道!』眾人的聲音雜亂的抱怨著,有些甚至低聲咒罵。

  『那你們舔舔!舔舔!』奸細聲音大聲罵道,聽起來很不高興似的。

  舔什麼?到底是什麼東西?

  瞬間,怡芳就知道了。

  唏——……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放聲尖叫!有某種東西滑過怡芳的臉頰,嚇得怡芳倒在地上,趕緊後退!

  「到底是什麼鬼東……」

  怡芳啞然,眼前的景象真的讓人難以相信,這裡是再普通不過的浴室……

  怡芳方才趴著的牆壁,由數百隻大大小小的眼睛代替了原先的粉紅色瓷磚;眼睛們各個眼神空洞,佈滿血絲且乾澀……怡芳原本臉頰貼著的地方,甚至有一條黑紫色、破破爛爛疑似為舌頭的物體突出牆面!

  嘶咻——!

  不明物體快速縮回,只留下一小片白濁的黏液。

  『味道如何?如何?』

  『鹹鹹甜甜的,好!』

  『決定了嗎?』

  『決定了!一起吃!』打定主意的樣子,一些不明的聲響微微叫著,也表贊同?

  莫名其妙的討論,但是,結果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怡芳馬上恢復理智,跑到門邊,打算逃走!

  喀!喀!喀!喀!

  「怎麼會……怎麼會……」怡芳使勁轉動門把,門竟然打不開來!

  怡芳害怕,害怕到哭了出來,她奮力轉動這該死的門把,但是不管怎麼轉,就是轉不開來!

  不過,奇怪的是……

  ……這門不是從裡頭反鎖的嗎?外面根本不可能鎖上!

  「正豪!正豪——!救命啊!有鬼!鬼啊——!」

  怡芳已經不想去管這門把究竟是如何鎖上的,她猛力拍打杉木製成的廁所門;不管怎麼打,木門發出多大的聲音……外面就是沒有反應!

  「正豪!不要丟下我——!救我啊!正豪——!」拍打、扭動門把、拍打……不管怎麼樣,即使門把被扭到變形,門甚至出現了些微的凹痕……仍然是不為所動!

  「……沒有用的。」

  是誰?

  怡芳慢慢轉頭,這廁所內除了滿面牆壁的眼睛,還有誰會在這裡面?

  「大家都好了嗎?」

  這聲音,是從鏡子裡傳出來的……

  老趙,在鏡子裡面,詭譎的笑容讓人不寒而慄……

  怡芳不知道她究竟聽到了什麼;只見老趙的嘴巴一開一闔,臉部的皺紋也跟著一起動作,好像是在說……

  「開動吧……」

  『吃!吃!吃!吃!吃!吃——!』

  隨著震耳欲聾的喊叫聲,牆壁上的眼睛眨呀眨,一陣扭曲,換成了數百張醜劣的嘴巴!

  『吃——!』

  咆哮!尖叫!這單純的瘋狂,只是單純想要一個目的……吃了她!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喀哩……喀哩……喀哩……

  「還沒到啊……」

  關巧停下嘴邊的巧克力棒,伸伸懶腰,繼續她的等待;此時的時間,一點零八分;梁偉望則是正在吃他的飛機餐。

◆            ◆

  「終於……」

  看著無暇的地板,以及桌子上整理好的雜物,正豪有著說不出的感動溢滿胸口。

  「終於整理完啦!」

  大喊一聲,跳到沙發上,拿起遙控器開始放鬆心情……活像個小孩一樣。

  下午的電視節目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大概只有國外影集能夠讓正豪消磨一丁點時間。

  滴……答……滴……

  「什麼聲音啊……?」

  正豪納悶著,因為在進廣告的時候,正豪聽見房子有一種水滴滴落的聲音,悄悄的迴盪在屋內。

  「水龍頭沒關好嗎?」

  正豪起身去查探聲音的來源,但他查過了整間房子大大小小的水龍頭,就是沒有發現漏水的部分;雖然沒有查過怡方待著的浴室,但是浴室那邊並沒有傳出漏水的聲音。

  走回客廳,發現這聲音在客廳聽得最清楚。

  「這到底……」左顧右盼,在客廳中來回走了三趟,仍舊什麼也沒有。

  「不會吧……」正豪看著電視的方向,發現聲音好像就是從那傳出來的?

  這電視機……奇怪,是誰把節目轉掉了?

  電視內所呈現的,只有一個老舊的小吊燈,四周則是只有斑白的牆壁……就算是電影,他也不記得什麼時候換到這一慕了。

  唧……唧……

  不知道電視裡面的節目是不是吹著風,那昏暗的吊燈微微的晃動,在電線與燈泡的接頭部份,發出細細的聲音。

  水聲似乎也是從裡面傳來的,可以從電視畫面上,發現左邊有一個突出牆壁的細水管,配合著聲音,緩緩滴著水……就算真是這樣,但是剛剛可是在廣告的時候就發出聲音了!

  「……睡一下吧,可能是自己太累了。」走回沙發,正豪拿起遙控器,打算關掉電視,來場好眠……關不掉?

  「壞了嗎?」把遙控器扔到一邊,正豪直接走過去將電視關掉……也是同樣的情形。

  「怎麼搞的?都壞了?」正豪問著,他開始緊張起來,明明之前都沒有問題,怎麼在這時後出狀況?

  滴……滴答……滴……

  電視傳出的水聲越來越大聲……等等,電視裡面的水流還是一樣小,這聲音究竟是怎麼來的?

  滴答……

  正豪覺得肩膀一陣濕,轉頭看看左肩……一灘紅液在正豪的肩膀暈開……

  「這……」抬頭向上看,正豪倒抽一口氣……

  血,就像是下雨一樣,一滴滴的,從天花板的裂痕中慢慢滲進來……

  「不……不是……開玩笑的吧?」正豪啞口無言,不知道該怎麼做,漏水也就算了……漏血?

  血不斷的滴下,正豪不知如何是好,莫名的焦躁以及害怕佔據他的心,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頃刻間,滿地都已經是一灘一灘的血池!

  「不要……這到底是什麼……」

  正豪並沒有緊張的大叫,他可以說是已經喪失了所謂的骨氣……只能腿軟得癱在血池中,滴聲抽噎。

  「……害怕嗎?」沙啞的聲音詢問著。

  「誰?是誰?誰都好,救命啊!這……這裡好奇怪啊!」就像是獲得了什麼一般,正豪急切的尋找聲音的來源,

  「不要緊張……」

  「你是誰……?這裡……」

  正豪發現,這房子裡面除了自己和怡芳,哪還會有第三人?除非……

  電視,裡面冒出一個瘦小的身影,是一個沒見過的老人。

  「電視……電視……」

  正豪不知道該說什麼來表達內心的激動,指著電視,口中一直重複相同的片段字語。

  電視裡的老人不是別人,正是老趙。

  「真是,比那女孩子還要沒有膽量。」老趙嘆道,馬上又露出神秘的笑容,是個不懷好意的奸笑。

  女孩子?他說的是怡芳嗎?

  也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勇氣,正豪當場對著電視咆哮!

  「你對怡芳怎麼了?怎麼了——!」

  「……火氣別這麼大,年輕人。」老趙揮揮手,反正再怎麼樣也做不了什麼,那女孩子早就……

  「我要去找她!」正豪拔腿就跑,誰之道沙發馬上衝了過來,將正豪撞倒在地上!

  等到他爬起來時,已經被各種大型傢俱給圍住,餐桌、沙發、木櫃……正豪整個人被圍在中間,動彈不得!

  「……讓開!」正豪打算直接爬過沙發,哪知道一個花瓶就這麼把他打了回去!

  「可惡……」正豪咒罵幾句,仍然盯著四周,試圖找出破綻跑出去!

  「你可不能走,還有很多人等著你呢。」

  「等我?你什麼意思啊?」正豪怒視電視裡的老趙,他完全不曉得自己到底是捲入了什麼事情裡面。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老趙丟下一句話,隨及電視就被黑白交雜的訊號給佔據;幾秒後,又變成另一個截然不同的影像。

  一條長廊,除了一些散在地面上的紙屑,以及牆壁上早已昏黃、破爛到看不出內容的壁報,就沒有其他東西﹔長廊所通往的地方,是一大片的黑暗。

  不知道是不是神經過敏,正豪總覺得電視裡除了些微的雜訊聲,還有某些東西發出的聲音……

  『嗚……啊……』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正豪終於聽到了……

  ……生物所發出的低沉悲鳴聲、腳步拖行聲,就像是從遠方而來一樣,由些微的聲響慢慢變大。

  過了不久,那一大片黑暗竟然動了起來……不,是有一大群的東西在黑暗裡面蠕動著!

  「什……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正豪又再一次的爬過沙發,但這是飛過來的並不是花瓶,而是木櫃其中一層的抽屜!

  當然,正豪又被打了回去;他根本坐不住,又再一次的爬起……這……?

  「怎麼……?動不了了?」

  數隻枯細的手從地面竄出,緊抓著正豪不放;滿是黑色血絲的手看起來一折就斷,卻以驚人的力量抓住正豪,就像是要正豪好好的坐在那邊,看完這電視的最後一幕!

  終於,可以看清楚黑影中的生物是什麼了……

  不知道該怎麼說,這還是人嗎?

  人型生物,卻沒有五官!身型瘦長,慘白,身體上佈滿像是岩石裂開一樣的裂痕,明明沒有嘴巴,但是卻能從電視的喇叭清楚聽到數十人悲鳴的聲音......難不成聲音是從他們身上的裂痕傳出來的?

  正豪感覺到數道寒意襲來!這不止是從抓住自己的手臂傳來的冰冷感……

  而是不知名的生物,所傳來的……

  最原始的恐懼……

  「不要……回去啊!不要過來——!」正豪不但沒有力氣掙脫纏住他的手,更沒有勇氣面對這些越來越靠近自己的人型生物!

  嘶——嗡——

  他最害怕的事情發生了……這些人型生物爬出了扭曲的螢幕!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心臟就像要爆開來一樣!

  無臉生物,僅有裂痕的臉部,傳出陣陣哀鳴和一股惡臭的寒風!

  「住手……住手啊……」正豪不斷掙扎,抓住自己的手臂越抓越緊,示意著……

  這場電影還沒結束!

  其中一隻,伸出來的細長手臂就像是抓住自己的那些手臂一樣,慘白,佈滿黑絲……

  慢慢的,摸到了,正豪的臉頰……

  就像是大理石一般的冰涼、粗糙,寒意和深沉的恐懼,也從生物的指間,傳導到正豪全身……

  「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嘶嗡——嗡——……

  電視螢幕逕自暗了下來,是否不忍看到接下來的畫面?

  啪……

  一抹鮮紅,濺上螢幕的一角……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