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喔,那些都是騙你的。」傳奇身穿筆挺的西裝,臉上戴著某種高級變裝舞會所用的華麗半截面具。然後毫無形象的啃著地瓜。南翟已經不想問原因了。

  「純甄目前還是單身,沒有任何人跟她告白,你可以算是第一位。恭喜你啦。」雖然傳奇的祝賀相當隨性,但現在,南翟卻聽不進半點賀喜之言。

  他的腦筋還停留在第一句話──騙你的。

  「為、為什麼要騙我?」

  「如果我不那樣說,你真的會全力以赴嗎?」傳奇舔舔手指,滿不在乎。

  「不,你不會。要知道,你的緊張差點使一切出槌,第一步雖然乍看下不算什麼,卻是開啟接下來所有一切的重要大門。所以我想,反正你都這麼緊張了,再讓你多點危機意識應該會好得多。端就結果來看,我所想得果然沒錯,你成功了,就是這樣。」

  「可是、可是……」

  「欸,別再跟我可是了。」傳奇一把將地瓜塞到南翟嘴裡,阻止他繼續往下說。

  「今天要開始進行下一個步驟。前面既然已經有了初步的印象,那現在就該是彼此深入了解的時候了。所以,這是你從今天開始的新課表。」背後憑空拿出紙條,老招數。

  「咳、咳、呸……新……新課表?」南翟接過紙條,但無論他怎麼看,都看不出與原先的課表有何不同。

  「……這是新的整人方式嗎?我看不出裡面有什麼不同。」

  「噢,也是,因為也只改了那麼一堂課。你仔細看看通識課程的部分。」

  照著傳奇的指示,南翟很快便找到了正確的位置。在他的印象中,原先自己所選的通識課程為「應用科技與生活」,一堂閒閒沒事又可拿學分的超營養課程。如今,那張課表所顯示的課程,卻變成了陌生的「音樂賞析」。

  「……你說得新課表,就是這堂音樂賞析?」

  「那可不是普通的音樂賞析啊。和其他音樂賞析的老師不同,這門課的老師特別教導搖滾和重金屬的專門課程,可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呢!」

  「我平常一直看還不夠嗎?」南翟大聲抱怨著。現在他的腦袋中已不見任何動畫歌曲的蹤跡,無論是倒楣星還是舊世紀福音鬥士,如今充斥著劈頭四、聯合廣場、甚至是籠族。他不是不喜歡,則是真的有些受不了。

  「別激動、別激動。你忘記我剛剛說什麼了嗎?現在要進行第二步驟,讓彼此更加熟識。而這門課就是你唯一的機會。」

  「……我唯一的機會?」

  「對。」傳奇輕聲笑道:

  「──吳純甄也選修這門課。」

  「吳純甄也……」很好,這下南翟全都搞懂了,利用這門課,增加自己與純甄接近的機會,這就是傳奇的目標。

  只不過……

  「……真有那麼簡單嗎?」

  「別擔心。」傳奇以一貫的輕鬆語氣笑答:

  「我不是說過了嗎?任何魔王都有攻略的方法。」

◆            ◆

  因為真的太喜愛搖滾與重金屬,純甄一再拜託教務處,一上就比別人還早一步選修到通識課程。就是這樣,南翟才有更進一步的接觸機會。

  「聽好。」傳奇在上課前,面色凝重的對南翟如是說著。雖然他看不到傳奇的臉,但他還是覺得傳奇的面色十分凝重。

  「等等上課前,你先等純甄進去才行,並且一定要記住──如果她坐奇數排,你就坐她左手邊的位子;如果坐偶數排,那你就得坐在她右手邊的位子。聽清楚了嗎?」

  為何要這樣安排?南翟沒有多想。既然是她身旁的位子,大概是打算讓南翟有更多與之互動的機會吧?

  到了教室前,南翟沒有直接走進教室,他先在外頭觀察。離打鐘時間還很早,再加上今天似乎是第一天上課,教室裡根本就只有小貓兩三隻而已。大略瞥了一下,南翟並沒有看見純甄的蹤跡。

  ……大概,太早來了吧?

  要先進去嗎?南翟在外頭猶豫著,且來回踱步。也許他可以先進去找個位子,等到純甄出現後再令其坐於他的身旁。這計劃聽上去相當不錯,但根本就只是南翟自己的妄想罷了。

  傳奇說得沒錯,與其先進去,倒不如等純甄先坐定位還比較輕鬆。

  南翟躲至一邊,沒過多久,純甄嬌小的身影便從走廊盡頭緩緩現身。

  與上回相比,純甄今天穿了件較為寬大的白色長衫,下身則是緊身牛仔褲,小肩包背至一旁左搖右甩,馬尾也放了下來。今天的她,看起來文靜無比,卻又與人一種登仙一般的飄然感。

  一樣,在南翟眼中,純甄好美……完全是美呆了!

  那美若天仙的身影小小跳躍著,似乎正為了接下來的課程滿心期待。眨眼間,她便進入了教室。很好,該換南翟進入備戰位置啦!

  他乾咳幾聲,稍微理了理衣領,邁出大步走進教室。純甄的美相當顯眼,就算是背對著,南翟也能一眼就看出她身在何方。只不過,再瞧瞧她兩邊的位子──南翟當場傻在原地。

  純甄坐在第四排第三個,正中央的座位,依此類推,南翟就該選擇第三排第三個才對。不過,如今這個坐位卻被某位不速之客給佔住。

  南翟只看到背影,就知道對方一定不好惹。別看那椅背上掛著的海綿體寶寶書袋,其持有者卻是體積大上南翟三倍的大塊頭。虎背熊腰的他縮趴在桌面上不動如山,巨岩般的背脊隨著呼吸上下起伏,低沉、緩慢……是在睡覺嗎?

  眼看就差那麼一步而已,卻在這時候被狠狠擋住。再怎麼衰小,也不會這樣吧!南翟在心中如此嘶吼。

  但要叫他打退堂鼓,他可辦不到,因為就差這麼一步啦,這麼一步而已!南翟躡手躡腳的往前走去,他不打算驚動純甄,更不打算驚動那位大塊頭。南翟選擇巨人背後的座位坐下,不管是否有方法,先接近純甄準沒錯。

  伺機而動的日子相當難熬。

  幾分鐘裡,南翟就像經歷了好幾年。眼前的肌肉高山依然龐大無比,且沒有醒來的跡象,他連說一聲:「嘿,同學,跟你換個位子好嗎?」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拒於門外。

  看看左前方的純甄,她似乎還沒注意到南翟的存在,自顧自的聽著MP3。南翟相信耳機的聲音一定不小,最起碼能蓋住周遭的嘈雜,因為他能清楚聽到耳機內偷跑出來的節奏,是龍族悍醬的Through The Fire Or Flames,那首歌的旋律南翟記得一清二楚。

  但現在知道這些有什麼用?如果是坐在前方的位子,南翟搞不好還能藉討論之由來接近她。現在被一個大塊頭整個佔住,別說接近了,就連招呼他都不敢叫出半聲……欸,等等,誰說坐在後頭就不能打招呼的?

  南翟還是可以跟純甄打招呼、聊天,不是嗎?這和有沒有坐在她身邊的位子什麼關係?

  話雖如此,心裡頭的另一個聲音卻在此時不斷大喊──傳奇說,一定得坐到那個位子上才行啊!

  為什麼非得這樣不可?南翟不知道,因為傳奇壓根沒有解釋半個字。於是乎,他目前正陷入一個兩難的狀況──等待位子的空出,不然就是直接予以接觸。

  赫然間,前方開始有了動作。

  巨人如跋山倒樹之姿慢慢聳立而起,他揮出雙手,不過是打呵欠,卻像是猛獸的低吼。在那對迷濛的睡眼中他看到了什麼?南翟想也不敢想。

  「……想尿尿……」

  然後,他走出位子,慢慢走出教室。

  南翟看看門口,再看看眼前的空位──現在不就是個大好機會嗎?

  趁著現在往前坐去,這種運氣絕對不會出現第二次。南翟輕輕起身,確定周圍沒有人特別注意自己後,慢慢往前挪動。他沒有驚動任何人,就連身旁的純甄都沒意識到南翟的到來。

  坐定位後,下一個步驟,便是偷偷將那海綿體寶寶的書袋挪到自己原先的位子上。

  很好,一切就緒,神不知鬼不覺的行動都要替自己拍手叫好。剩下的,就只能祈禱那位大塊頭認為自己睡昏頭了。

  沒過多久,巨人慢慢走了回來,南翟能清楚感受到對方全身散發的氣魄,與雙腿所傳達之震動。他的一顆心懸著,豆大的冷汗一粒粒冒了出來。現在他才清楚覺得,這行動壓根是個屁!然而現在後悔卻也早已來不及。

  「……咦?」走近南翟,大塊頭遲疑了一下。這也難怪他會猶豫,明明是自己的位子,現在卻忽然坐了個不認識的傢伙是怎樣?還一副做賊心虛的神情,分明就是有問題。

  但,為什麼自己的書袋卻是在後頭的位子呢?

  他揉揉雙眼、搔搔腦袋,最後做出結論──大概是自己睡過頭了吧?

  巨人一步步慢慢踱著,走到有點陌生卻又有點熟悉的位子上,坐定位後,倒頭繼續就睡,渾然不知正前方的始作俑者就快嚇到挫出尿來。

  南翟的計謀成功,就連自己也嚇了一大跳。

  他大呼一口氣,一時衝動所想出來的愚蠢計謀所幸是成功了,但也因次讓他嚇短了幾年壽命。南翟重新提振精神,既然位子已到訂位,是該正式開始的時候了。

  ……所以,該怎麼開始呢?

  這樣一問,南翟可真考倒自己了。傳奇只說一定得坐在純甄旁,接下來可是隻字未提,半個提示也沒有。很好,難道他是要南翟自個兒在位子上流口水發呆嗎?順便等到上課時,再對老師傻笑一下?

  抱怨歸抱怨,南翟依然什麼都不敢做。

  「這樣子,拼命到這個座位也沒什麼意義嘛……」大嘆一口氣,他趴倒在桌上,萬念俱灰。

  微微往旁一瞥,純甄仍然沉浸在自己世界中,輕輕晃著腦袋,那輕快的節奏似乎會傳染一樣。南翟看著看著,不知不覺看得出神。

  純甄是個耀眼的存在,對南翟來說一直都是這樣。無論是一句話、一個微笑、甚至眨一眨眼,都會激起他心裡的無限波滔。南翟還記得上一回的對話,僅僅只是幾句無異於寒喧的言語,卻能使他忘記如何呼吸、更別提心臟的跳動。

  現在,不說話的她、靜靜享受音樂的她,吳純甄,就如同世界上最美的一幅畫。這種美無法複製,只能偷偷保存於心,只因世界上最好的畫家,都無法畫出一模一樣的感受;世界上最好的相機,也都無法將這份美完全複製。

  至少,南翟是這樣認為的。

  然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原本凝視著純甄的南翟──猛然發現自己也正被對方直盯著看!

  有多久了?三秒?十秒?還是五分鐘?到底有多久,南翟不敢打包票,但即便只是瞄到一眼,南翟還是覺得丟臉萬分。瞬間,他驚覺自己的雙頰正燒燙著,還想說些什麼來打圓場,舌頭卻彷彿打結了一樣,動彈不得。

  「哈囉,王南翟。」純甄率先打了個招呼。只見南翟連忙端正起坐姿,結結巴巴回道:

  「哈、哈囉……吳……」吞了吞口水,該死,不過是個名字,有這麼難唸嗎?

  「……吳、純甄……」

  「哈,你是睡到舌頭都出問題啦?」

  「是啊,哈哈……不知道為什麼,一早起來就發現舌頭落枕。」南翟裝了個嘴巴抽筋的怪模樣,惹得純甄掩嘴直笑。

  「但我還真感到意外,沒想到你通識也修這個呢!」

  「嗯……我也是,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妳。」此時,南翟赫然想起純甄為什麼要選這個通識修課。只要運用得當,他搞不好能一口氣親近純甄不少!

  「我會選修這堂通識,是因為聽說這老師專門教搖滾和重金屬,在唬科很出名呢。」

  「真的?」果然就跟南翟想得一樣,純甄的雙眼馬上為之亮起。

  「太好了,我還怕自己會選錯哩!」

  「咦?妳是特別為了學這些才來?」雖說早就知道了,南翟還是明知故問。藉由問題來增加對話的頻率,基本中的基本。

  「是啊,在所有音樂裡頭,我特別喜歡搖滾和重金屬呢……啊,不過,很多人都說看不出來我喜歡聽這個啦……」純甄吐了吐舌,尷尬笑笑。

  「呵,妳朋友說得沒錯,要不是聽妳親口說,可能我也很難相信吧。」南翟抓了抓頭。很好,就是這種感覺。

  「不過,我從上一次碰面就開始在懷疑了。」

  「嗯?上一次?」

  「不小心撞到妳的那一次。」南翟搔搔臉頰,有些不好意思。

  「妳掉的那些書中,我看到了那本滾大石雜誌。從那時候開始就在懷疑了。」

  「嘻,滾大石雜誌真的很好看呢!特別是現在最新的一期,有專門對龍族悍醬樂團做專訪呢!」

  「喔喔!我知道,那期我最近也看了。感覺妳好像特別喜歡龍族悍醬這個樂團啊?就連MP3放得歌都一直是他們的。」

  「啊啦?你聽到啦?好丟臉喔!」純甄對於自己音樂太過大聲的行為面紅耳赤。南翟也跟著臉紅了起來,因為純甄害羞的可愛遠超過想像。他馬上搖搖頭,現在可不是沉浸在小鹿亂撞的時候。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龍族悍醬的歌很好聽啊!我特別喜歡Through The Fire Or Flames這一首哟!」

  還真是大言不慚。

  正確來說,這是純甄所喜歡的歌才是,要不是被南翟碰巧聽到,他也不會說出這一句話。

  一切正如南翟料想,純甄的眼睛張得更大,因開心而咧開的嘴角更加上揚幾分。

  「好巧喔!我也特別喜歡那一首呢!」

  「哈,不會吧?說到Through The Fire Or Flames,它奇幻味道濃厚的風格就尤其吸引我,特別是Herman Lin和Same Totman兩位靈魂吉他手的神速Solo技巧,暴風雨般的印象依然深植我的腦中……」

  「我知道!我知道!特別是看他們的MV時,十根手指根本看不清如何動作呢!能達到那種程度,大概也能進今式世界記錄了吧……唉……」說著說著,原本激動的純甄突然表情落寞了下來。

  是怎麼了?南翟說錯什麼話了嗎?純甄突如其來的反應令南翟不知所措,明明聊得還算開心,氣氛怎麼會一下子冷了下來呢?

  不要緊、不要緊,南翟在心中如此對自己安慰著。不知道原因,還不是妄下定論的時候。現在最該做的,就是關心!如果關心得當,搞不好還有機會更加拉近彼此的距離!

  「呃……怎麼了嗎?忽然嘆氣地,是想到什麼不開心的事嗎?」

  「與其說是不開心,還不如說是對自己的不爭氣感到有些生氣吧。我問你,你覺得喜歡音樂的人,一定會去做什麼事情呢?」純甄望著南翟問道,雖然是微笑,但卻帶著一抹愁容。

  只不過,無論純甄現在是哪種表情,面對她的問題,南翟一時半刻也不知該如何回答。喜歡音樂的人一定會去做什麼事?南翟想不出來,只因追根究底自己最喜歡的並非音樂,而是動漫、動漫、還有更多的動漫!

  ……假使這樣說出口,純甄一定會徹底跟南翟斷絕關係吧?往後就連走在路上,肯定也會裝作不認識吧?

  所以,這個答案一定要回答得慎重些,措詞不僅要正確,更重要是其中所代表的意義……嗯……所以……得要……

  ……得要怎麼回答啊?請問!

  看樣子,老實一點會是個不錯的選擇。

  「呃……說實在話,我還沒想過這個問題耶。」南翟搔了搔臉頰,苦笑著。

  「因為我只是單純的喜歡聽音樂而已,至於更深入的問題,我到現在還沒有真的去想過。哈哈……真是不好意思了。」

  「不會,這樣也很好啊!單純喜歡聽音樂,這也是欣賞音樂的一個出發點嘛!你不用感到抱歉。不過,倘若有機會,你一定得去試試看才行,因為去聽其他人的音樂,還是遠比不上自己創造音樂來得有成就感呢!」

  「自己創造音樂?妳是指自己演奏嗎?」

  「沒錯!」純甄有些得意的答道。但這揚揚得意之貌還沒持續多久,就像洩了氣的皮球,消失殆盡。

  「……雖然自己創造音樂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學任何樂器都很難上手呢……唉……」

  「放心啦,我相信只要努力,人人都有那種機會。」

  「……你的意思,好像在說我沒有努力過一樣耶……」

  「呃呃……抱歉,但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

  真是天大的失誤啊!沒想到一時得意忘形,說話都開始失去了應有的準頭。南翟暗暗咒罵一聲,得要更加專注才行,不然待會兒出了什麼事情都不知道。

  「沒關係啦,反正我不會樂器也是個事實,大概是老天故意跟我開這種玩笑吧……說明我真的是個音痴……」

  「不,妳怎麼可能會是音痴呢?」南翟正聲嚷道。

  前一刻還對自己說要冷靜行事,下一刻又不禁激動起來。沒辦法,他實在無法坐視純甄的消沉不管。

  「我相信任何人都能創造屬於自己的音樂,就算我完全沒有學過,但我相信總有一天,我一定也能用樂器演奏出自己的音符。當然,妳也是。」

  語畢,換來一陣沉默。

  不知道是不是南翟變得敏感了,他感覺好像有人在偷瞄他……不,這不是南翟的錯覺。稍稍環顧一下四周,就會發現,幾乎全班人都被南翟的一番話吸引著。即使有部分的人認真傾聽,但絕大多數還是掩口竊笑。就連他正後方沉睡的大石也醒了過來,一臉恍惚的看著南翟,心想怎麼吵成這樣。

  而坐在一旁的純甄,早已因此情況笑彎了腰。

  「對……對不起……」面紅耳赤的南翟匆匆對大家喊了聲抱歉後,馬上龜縮回自己的座位,一步也不趕動。自己是怎麼了?這麼衝動的行為,根本不是平常的南翟。

  「哈哈哈……真好玩,你幹嘛突然那麼認真啊?都嚇到別人了。」

  「真是非常抱歉……」

  「哈,不過──」純甄對南翟微微一笑,那可人的笑容,幾乎可以令南翟忘記一切尷尬。

  「──謝謝你的安慰,我現在心情好多了。沒錯,只是時機未到而已,看來我得多多練習才行!」

  啊啊……

  雖說非常丟臉,不過,若是這樣能讓純甄心情變好,南翟再怎麼丟臉都沒關係。

  ──他是認真的。

◆            ◆

  「Hello!各位同學,抱歉抱歉,老師遲了那麼久才來,真是Very sorry啊!」在上課鐘響二十分鐘後,一名中年男子這才走進教室,操著混雜英文的奇怪腔調與大家問好。

  這名男子全身上下造型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白色長髮毛毛躁躁,披頭散髮隨意甩動,且無論是在耳朵還是臉上,都可以發現大小不一的金屬環穿過皮肉;男子身穿滿是金屬配飾的黑色皮製外套,手上甚至還戴著環有一圈金屬尖刺的皮環,一襲重金屬搖滾的經典造型,幾乎在他身上完整重現。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左眼下一個F開頭K結尾的四字母刺青了。

  與其說他和其他老師有所不同,應該說要相信他是老師,本身就非常困難。這樣一身嚇人的造型,還真是南翟在唬科四年間所遇過最誇張的事。

  「So──班上同學就這些嗎?總感覺人有些少……I remember不是有修滿六十人嗎?但在座的似乎沒有這麼多耶。」

  廢話,當然是離開啦!南翟心想,你這個老師在上課二十分鐘後才進來,要是在國外早就沒有半個學生會留下來了,我們坐在這裡等你進來已經很給你面子啦!

  十分鐘前,原本教室還坐滿了人,但不知是哪個傢伙蹦出一句「老師大概不會來了吧?」,便開始有人直接離開教室,頭也不回。隨著第一位勇者的行動,第二、第三位鄉民也開始跟進──直到現在,原來修滿六十人的課程,當下還待在教室的卻剩不到二十人。

  「Um……好吧,沒關係,人少了點也好。我們就不管他,開始我們的課程吧?Let’s rock吧!Baby們!」男子在台上開始彈奏起手中的空氣吉他,誇張激烈的動作再配上口中不知所云的吟唱,讓南翟開始思考自己真的適合這種課嗎?

  反觀一旁的純甄,則像看到了心目中的偶像一樣……原來,一名瘋癲的中年男子也能散發如此魅力。

  「Oh!對了,我都還不認識各位呢!好,那就從第一排開始,一個一個輪流Self Introduction吧?」

  「老師,點名條上應該有大家的名字才是……」一名戴著眼鏡的男同學舉手喊道。中年男子聽了只是笑笑,揮著手指道:

  「這你就不懂了,比起用點名條,Self Introduction才比較能讓人記得呀!同學間也需要彼此認識一下才行!點名條?多Sad啊!來、來、來,廢話不多說,第一排第一個,就從你先開始吧?」

  「呃……嗯。大家好,我是多休閒系二年級的……」

  雖然大多數的人不是很願意,但在這位男子的強烈要求下,每個人還是乖乖做出簡短的自我介紹。

  「機械設計系四年乙班的王南翟,因為名字的關係,大家都叫我宅男。」南翟聳聳肩。不過是個自我介紹而已,這還難不倒他。

  「耶?你四年級?真看不出來,原來是學長啊!」純甄搞笑的敬了個禮,南翟笑笑回應:

  「哈,沒關係,大概是因為我長得幼齒,所以也只有知道我的人才相信。」

  「真的,雖說有點失禮,但只看外表真的會認為您只是一年級呢!」

  「別用敬語啦,很丟臉耶!」南翟大笑道。話雖如此,以前給阿泰那樣一會兒「學長」、一會兒「您」之類的,他可從沒反感過。

  「啊,輪到我了。」純甄輕輕起身,轉過身面對全班同學。應該是鮮少有這種機會的關係,一時間她顯得有些慌張。

  「大、大家好,我是多媒體系一年級甲班的吳純甄……各位學長姐叫我純真就行了。」語畢,她紅著臉迅速坐下。

  只不過,這一介紹完,沒有人不感到驚訝。

  「Wow!Little girl,妳完全嚇到我了呢!一年級就跑來修通識,妳也真夠Harder呢!」男子率先喊道。這也難怪,才一年級上學期,理應修一修通識教育、去聽聽演講就好,卻願意另外花時間來修通識課程,這或許是唬科極為鮮少的一件事吧。

  純甄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紅著臉微笑,緊張的搓著手。然後,下一個人繼續未完的自我介紹活動。

  不到二十人的班級,每個人自我介紹又多浪費了十五分鐘才宣告完畢。男子再度彈奏起空氣吉他,低聲嘶吼道:

  「Very good!這樣子,我每個人都認識啦!還請多多指教、多多指教喔!」

  「可是……老師,我們還不知道您呢……」方才的眼鏡男又舉起手怯生生補充著。男子先是看了看他,再看了看全班困惑的表情,才知道自己遺漏了什麼。

  「Ha、Ha、Ha!Sorry、Sorry,My fault、My fault!Okay,我現在就告訴各位!」男子拿起粉筆,洋洋灑灑的在黑板上留下一段不小的名字──Roberta Planter。

  「Robert Planter?怎麼好像齊柏林肥船的主……」一位眼尖的男同學還沒說完,就遭到Roberta的強烈反駁。

  「Hey!小鬼,仔細看著,我的名字後面可多了個a,姓氏則是多了個er啊!」

  「呃……可是,Roberta不大都是女生的名……」

  「Rock!baby!Rock and roll!Okay?別計較這種小事了!以後叫我Roberta就好!讓我們開開心心的來上課吧!」Roberta直接擦去黑板上的名字,像是在逃離無法避免的爭議。

  「Okay……既然是第一天第一堂課,那我就稍微說明一下我的上課原則吧!首先,我會讓各位提早下課!It’s good,對吧?」

  雖然是不到二十人的班級,卻還是響起不小的歡呼。不過,下一句話一說出口,立刻轉為大大地悲嘆。

  「也因為如此,所以我們兩堂課之間沒有下課!這樣子,你們第二節課就可以提早Ten minutes啦!」

  嘖,每個老師都常用的小伎倆。

  「當然不止這些Good points囉!因為我這人最討厭Troublesome,所以,我們沒有期中考,更沒有期末考!」

  又是一陣歡呼。但這次南翟並沒有參與,以他大學四年的經驗,通常沒有期中、期末考,就代表著……

  「可是呢,期中、期末都得交一份Report出來,而且Verbal report!」

  ……果然,沒有大考,就一定代表著有報告要做。還是口頭報告,Roberta這傢伙也真是愛耍人。

  「也因為這Report的關係,我希望你們能分組進行。雖然我的報告原本就很簡單,但人多一點完成的話,我相信你們會更加輕鬆,時間上也不會太過Hastily。至於該如何分組嘛……」Roberta兩隻眼睛骨碌碌地轉動,微微一笑。

  「就這樣吧!兩個兩個一組,每個人都跟你臨近的同學一組。第一排和第二排、第二排和第三排,That’s it。最後沒有組別的再統一來我這吧,我會幫你們安排好的!」

  更大聲的抱怨此起彼落,只因這突如其來的分組方式。即使有人幸運的與熟識朋友同組,但絕大多數的人身邊都坐了個陌生人。這種分組模式,也難怪Roberta一開始會要大家先做自我介紹了。至少,你還能知道跟自己同組的人叫什麼名字、且來自哪裡。

  「啊哈,學長,好巧喔!」純甄開心的笑著,原因是什麼,南翟大概能猜到。

  「同個通識課遇到,現在又是同組。以後還請學長您多多指教啦!」

  純甄伸出了右手。

  南翟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不過如此順利的發展卻令他感到有些恐怖。先是純甄的興趣、這個課程的選修、再來是座位的安排、分組方式……這每一個地方都是環環相扣,若不是出自於完美的謀略,也不可能碰上如此多的巧合。

  傳奇到底是何許人也?為什麼他能把這一切調查得如此詳細、如此透徹?且更能好好利用?

  「……嗯,不過,別用敬語啦。」南翟靦腆笑著,伸出自己顫抖的右手,並握了上去。

  總之,這一切真是太過神奇了,神奇得有些駭人。

  ──但,那又如何?

◆           ◆

  這個時候,南翟應該已經發現,為什麼一定要坐在那個位子的原因吧?

  傳奇獨自待在空教室裡頭,燈也不開,就這麼一個人待在裡頭。

  他所在的教室與其他教室沒有兩樣,凌亂的課桌椅、講台、黑版、甚至是上頭的日光燈與電風扇,樣樣不缺,不會太新,也不會太舊。

  傳奇之所以會待在這,就只因為它是間空教室。

  要是在段考週,這一類的空教室肯定會被想讀書的學生迅速佔領。但在這平常的日子,普通人就連看都不看一眼,就這麼從走廊匆匆走過。

  若想要一個人靜靜待著,這種時間點,空教室就是最好的選擇。

  一盞風扇在頭上孤伶伶地轉著,吹出空洞的風,掃過單調的課桌椅、掃過這滿是靜謐的教室。

  還有,掃過傳奇溢滿虛無的心。

  「……吳純甄……」拿著手中的資料,低聲呢喃。

  「……興趣是聽音樂,特別喜歡重金屬類的曲風……」

  「……討厭苦瓜,茄子,還有青椒……」

  「……家境小康,父親是公務員,母親是家庭主婦……」

  「……房貸還有十年……」

  「……參加過搖滾初學班、搖滾夏令營、電吉他基礎課程……」

  「……最尊敬的人是父親,最喜歡的是母親……」

  「……身高一百五十二公分……」

  「……最喜歡的運動是籃球、保齡球……」

  「……願望是有朝一日能學會電吉他……」

  「……一多甲班,學號49648304,桃園八德人……」

  「……沒有兄弟姊妹,獨生女……」

  「……體重四十九公斤……」

  「……最喜歡的樂團是龍族悍醬……」

  「……單身……」

  「……理想職業是樂團吉他手……」

  「……無政治色彩……」

  「……想要一個弟弟……」

  「……無交往經驗……」

  「……討厭使用即時通,因為太多Bug……」

  「……無特別宗教信仰……」

  「……班上成績中上……」

  「……怕黑、怕鬼……」

  一條一條,這些全都是有關吳純甄的資料。南翟就像著了魔似的不斷重複,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他不懂,為什麼這女孩會跟記憶裡的「那個人」這麼相像?相像到……有點詭異,且令人畏懼……

  ……奇怪,這是怎麼回事?握著資料的手不斷顫抖,往臉龐一摸,都可以隨意撈到大把冷汗……自己,正在害怕嗎?是在害怕著什麼呢?

  ──傳奇不懂。

  「……高中畢業於桃園高級濃公職業學校,國中畢業於……」此時,口乾舌燥。

  傳奇真的搞不懂,每每唸到這一段,他都會習慣性啞著嗓子。與其說是習慣性,倒不如說是身體的本能,促使他毅然停下即將唸出口的文字。

  他吞了吞口水,一字一句,抖著音,慢慢唸出:

  「……畢業於,桃源國中……」

  頓時,傳奇覺得眼前被黑暗所籠罩,頭暈目眩,難以動彈。

  勉強撐住身體,傳奇揉了揉眼睛,愣愣地望著面前一疊又一疊的資料。

  「……是因為領帶綁太緊的關係嗎?還是面具呢?不然,我怎麼會……」

  這不過是無謂的自問自答而已,傳奇非常了解這一點。可是,他卻不願承認,就算將事實丟到他的眼前,他也不願去承認。

  「巧合。」他將資料理一理,將整疊迅速翻閱著。

  「這全都只是巧合。」

  傳奇再說一次,無論是口頭還是心中,他都得再說這麼一次。

  現在,他得完成手頭上的工作,而不是沉溺於過去的黑暗中。無論是怎樣的深淵,那都已經是過去式了。還是過去完成式。

  既然是過去,那就沒有理由將其再度翻出攤開。

  沒錯,他已經改變了,早已不是那時候的自己。傳奇,那是他現在的外號、成就、以及人們的尊敬與肯定。

  他,可是單身男孩唯一的救星,傳奇啊!

  「一切,都只是巧合。」再一次,他的語氣堅定無比。

  「絕對。」

  因為,就算將事實湊到他的面前……答案,你用膝蓋想也知道吧?

  ──他也絕不承認。

◆            ◆

個人粉絲團!請點圖進入並按「讚」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鐘鳴.貉 的頭像
鐘鳴.貉

鐘鳴.貉的小說仍在寫!

鐘鳴.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